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陆经济分析

中国股市的末日疯狂

2015-04-26 14:06:14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中 国 股 市 的 末 日 疯 狂

生于0715

 

2014下半年,在中国经济全面崩溃的背景下,中国股市实现大幅反弹,成交放出天量。不过,中国股市以期货市场逼空方式上涨,表现出末日疯狂的模式。末日疯狂的逼空模式主要的表现是:第一阶段,多头实力不足,上涨时间将极为短促;第二阶段,当上涨动能丧失、重回跌势时,将意味着崩盘式暴跌。

1990年代,中国期货市场到处充斥着行情操纵,其中主要方式是逼空。逼空是指在商品现货市场价格持续下跌甚至低迷的时候,主力做多资金为了自救逆势操作,在期货市场大量买入,拉抬商品价格。由于大多数中小散户做空,主力资金可以通过做多,将这些中小散户的资金吃掉。逼空行情需要期货交易所的配合,并且表现出相关特点。首先,如果期货行情过高,会吸引大量现货商进入市场,将现货抛给主力多头。如果现货数量过大,现货的会将主力多头压垮,进而拖垮期货交易所。所以,交易所会配合主力多头,停止在交割仓库接受现货,控制能够进入期货市场的现货数量,让主力多头能够接得起所有现货。和交易所协调好之后,主力多头开始拉抬期货价格。在逼空初期,多头稳步拉抬价格,各主力合约基本同步小幅上涨。随着价格逐步走高,逼仓意图显露。尤其在临近主力合约的交割月,不同合约开始出现严重分化。一方面,主力多头开始大幅推高最近期合约,每天以涨停板或者接近涨停板的幅度推高价格,表现得极为强势。通过这样的拉抬方式,多头尽可能从逼空中获得收益;另一方面,主力多头开始在远期合约上反手做空,以抛售近期合约所得的现货。在逼空早期,由于多头资金集中在最近期合约,抽空远期合约的多头主力资金,延期合约上涨乏力。当逼空意图显露,主力多头在远期合约反手做空,以抛售现货,与远期合约上的空头合流。在现货市场低迷的背景下,近期合约逼空的幅度有多高,远期合约下跌的程度就有多深。直到价格已经低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吸引现货商入场购买所有的现货,跌势逐渐停止。

 

2014下半年的股市上涨,表现出与期货市场逼空类似的操作模式。在基本面上,美联储在宣布逐步退出QE3后,美元指数经过长期的低位盘整后,从2014下半年开始上涨。与之相对应,中国经济恶化速度加剧,整个经济毫无亮点。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股市不仅没有按照基本面的恶化而下跌,反而开始逐级上涨。按照上证指数的走势,股市从2000点之下打底,通过长达4个月的两阶段平台上涨,到10月下旬达到2300左右。随着美联储宣布全部退出QE4,美元指数到10月底触及87,强势美元格局形成。由于中国货币系统以美元为基础,美指上涨意味着美元开始离开中国。而且,美元走强后,人民币跟随升值,引发中国出口急剧下滑,外汇收入能力大幅降低。随着中国出口经济的萎缩,国内经济也进一步萎缩,经济进入全面崩溃期。不论铁公基和房地产、实体经济、以及金融系统,大部分已经无法运转。在一般情况下,由于美元回流和人民币升值的共同作用下,经济全面崩溃的结果是股市随之出现深幅下跌。但是,在国家政策指令下,开始大规模调集资金,逆大势而动。而且,随着经济崩溃全面化和深入化,做高股市的意图更坚决。从10月的最后一个周开始,股市明显上涨。尤其在11月下旬后,股市已经完全与经济基本面完全背离,在经济全面崩溃加速的背景下,开始连续上涨,表现出与期货市场类似的模式。

股市逼空式的暴涨被广泛报道,吸引了大量中国民众的注意力。大量民众认为,中国股市本身就是政策市、资金市,其表现与基本面无关。即使中国经济已经全面崩溃,各行各业的企业都难以维持,但是只要资金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源源不断进入股市,股市就能够持续上涨。由于经济全面崩溃,各个行业都已经无利可图,大量资金无处可去。在股市上涨和媒体宣传下,资金开始进入股市,参与股市炒作。另外,与股市相关的融资手段也纷纷开闸,全力支持民众借钱炒股。在资金杠杆的支持下,市场资金更加充沛,支持股市上涨。到12月第一周,上证指数进一步暴涨,在全面崩溃的经济中表现得一枝独秀。至此,各种唱多的媒体宣传铺天盖地,认为逼空行情已经展开,再不跟进可能就会完全踏空。另外,不同的乐观预测开始制定自己预期中的目标点位,有的乐观预测甚至认为上证指数能够达到17000点,并且被广泛转载。

 

股市操控面临的根本问题在于,股市规模过于巨大,与期货市场相比,更面临完全无解的困境。从2004年开始的10年左右持续大规模新股发行、增发、配送、大小非释放之后,中国股市已经成为超级巨大市场。超级巨大的市场需要超级巨大的资金支持,才能形成一定程度的牛市形态。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这个市场就如同堰塞湖,随时会因为基础薄弱而发生全面垮坝。在2008年底宣布4万亿后,虽然美国实施3轮大规模QE,中国的货币总量M22008年底的47万亿,增长到20146月底的接近121万亿,市场中的货币供应增加到2.5倍以上。与此同时,上证指数从1664点反弹到3478点的高位后,经过反复的下跌-反弹-下跌-反弹,逐渐跌到2000点左右,相对表现相当疲弱。在社会资金总量持续扩大的背景下,股市反而表现不振,关键原因在于股市的特点。一方面,股市持续扩容,在股指疲弱的同时,市值规模越来越大。在每次股市反弹时,国家都试图发行更多的新股,从市场上圈钱,压制股指上行。同时,已经上市的公司在持续配股,继续从市场中圈钱。而且,大小非也对股市虎视眈眈,随着在反弹高点抛售股票。另一方面,上市公司业绩日益变差,市场逐渐失去炒作热点。在股市被持续抽血的情况下,市场缺乏相应的炒作题材,无法吸引更多的资金入场,股市的表现越来越疲弱。

 

所以,股市全面逼空只是一厢情愿,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虽然经过半年的时间,资金将指数从2000点左右推升到2900点之上,涨幅为50%左右。但是,由于市场规模巨大,股市越向上抬升,需要的资金规模越大。虽然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大量资金入场托抬股市。但是,这些资金只能从较低的位置开始,阶段推高股市。如果股市想继续上涨,必须调动更加巨大的社会资金参与。而从整个社会资金层面,明显缺乏后续资金支持。从2014下半年开始,中国货币总量M2一反持续增长的趋势,开始出现减少。在20146月底达到接近121万亿的新高后,7810月底均低于120万亿,而9月底略高于120万亿。这个趋势意味着,市场资金面日益紧张。由于中国经济属于货币驱动型经济,需要持续的货币增加,才能实现经济运转。M2的缩减加速社会资金链的完全断裂,社会资金成本日益高昂。而且更重要的是,美元指数还在保持强势,意味着中国的美元供应日益稀缺,美元从中国回流美国的倾向加剧。而一旦美元加速从中国撤离,中国央行进一步面临注销美元、缩减M2的困境。即使央行敢于无锚印钞,其目的也主要以维持M2规模为主,而不敢大幅提升M2的规模。在这样的背景下,能够持续投入股市的资金成本高,而且数额有限。在全社会都极度缺钱的情况下,如果想大规模调动资金,只能承受极高的贷款利率。随着股市上涨,将给越来越多的被套股票解套,部分解套盘会开始抛货。同时,大小非也会挑选价位,逐渐实现出货。另外,随着股市上涨,新股发行规模也会增大,现有上市公司增发圈钱的规模同样会急剧增大。因此,股市越往上涨,市场上的各种抛压和圈钱也越严重。届时,多头拿着高利率融到的资金,全面做解放军、接盘侠,帮助其他资金逃走。在市场上,散户多头可能会如此做,但是主力多头不会如此操作。在主力多头的畏高症情况下,继续向上的动能力量较弱。从1120日股市开始大幅冲高的过程中,成交持续放大,持续创出天量。这种天量成交让做多面临极大的压力,严重消耗向上的动能。到已经极为有限。

 

对于主力多头而言,只能选择期货式的局部逼空。在资金紧张的局面下,没有资金能够承受住解套盘、大小非、新股圈钱和老股增发的共同压力。主力多头如果继续上攻,必须和国家机构相配合,严厉控制抛盘量。由于解套盘大部分为散户,难以控制抛盘,因此只能听之任之。同时,随着社会资金日趋紧张,企业上市需求日益迫切,新股圈钱的规模也难以严格控制,因此能够控制的主要是大小非和老股增发。另外,越向上逼空,需要的资金规模越大,多头资金越不敢全面做多,而会采取重点做多的方式。重点做多是通过做多指数成分股,推动股指上涨,营造股市上涨的感觉,吸引其它资金跟进做多,推动股市上涨。通过重点做多,主力多头能够避开新股圈钱和老股增发吸血效应,保持成分股稳定上涨。不过,由于成分股大多数为大盘股,被套盘规模大,尤其是大小非集中。即使主力资金集中推高成分股,如果遭遇大小非大规模减持,也会被大小非打垮。所以,即使推高成分股,也需要监管机构紧密配合,严厉限制大小非减持的规模。当然,主力多头资金进场的目的,也不是让自己炒股炒成股东,而主要是为了烘托市场氛围。例如,在125日,中石油股票上涨到接近涨停板的位置,股价超过10元,为不少散户解套。在国际油价暴跌的背景下,中石油股票连续涨停或者接近涨停板,本身就是逆市场而动。即使在严控大小非抛盘的情况下,主力多头推高股价,不仅不会吸引散户多头跟庄,而且还会在股价上涨的过程中,持续遭受解套盘的抛压,导致高价筹码越来越多。由于股市中没有真正的空头,而只有以前被套盘做空头,因此主力多头获得只是账面浮盈,而损失的是真实的现金。在这样的情况下,主力多头陷入根本的两难困境:1、如果继续推高股价,解套盘抛售规模更大,而且大小非也必然不顾政策,逐渐加大抛售力度。到一定的时间后,虽然股价还在上涨,但是某天会完全耗光多头资金。主力多头资金枯竭后,解套盘和大小非会更疯狂抛售。因为市场多头消失,股价将开始连续的大幅下跌,拖低股指,让逼空神话破灭。2、如果停止推高股价,多头开始撤退。多头已经购买了相当数量的股票,撤退的结果是股价大幅下跌,股票的浮盈快速变成浮亏。而且,由于是主力多头的购买规模,即使股价下跌,也难以找到足够的接盘者,等于股票砸在手里,难以变现。

 

在所谓的局部逼空模式下,股市在上涨过程中,会出现指标股与其它个股分化的情况。主力资金面对上述局面,必须采取一定的自我保护措施。在整个股市中,各种利益相互交织,各个主力多头的利益主体也不相同。虽然从大方向上,主力多头之间会有一定的关联,做相应的利益配合,但是在利益争夺时,每个多头都要随时牺牲其它多头的利益,以保全自己的投资和收益。例如,进入中石油等大盘成分股的主力多头,在拉抬成分股时,也等于为其它多头创造机会。其它多头可以推抬股票上涨,或者在市场氛围高涨时,趁机逃跑的机会。随着股市上涨,多头之间的观点分歧也日益分化。在上涨初期,其它多头会与大盘指标股的主力多头一道,共同全面推高股市,以吸引跟风的散户。在上涨到一定阶段后,不同的主力多头开始分化。有一些主力会利用大盘股主力拉抬而形成的上涨氛围,开始逐步出货逃跑,获利了结。而其它多头资金逃跑后,不会分利润给大盘股的主力多头。大盘股的主力多头必须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在耗费巨资大量接受解套盘和大小非之后,通过其它途径弥补自己的损失,也就是锁定自己的利益。而锁定的方式也很明确,比如在合适的指数位置上做空股指。如果中石油股价下跌,股指也随之下跌,多头主力的损失被限制在一定范围内。而这样的模式如同期货市场,近期合约逼空拿货,远期合约抛货逼多。同样道理,在股市上涨过程中,当上方压力日益增大,而且上涨动能开始衰竭时,就会股市难以上涨。这时候,往往出现大盘指标股上涨,其它个股下跌的分化局面。在125日,在新的创纪录成交的情况下,股市无法达到3000点。而且,虽然上证指数上涨,但是大多数股票下跌,只有大盘的指数成分股和相关少数股票上涨。这种分化说明,市场已经开始处于十字路口。

 

随着股市分化加剧,市场反弹将很快结束,市场开始出现多杀多行情。在经济和资金基本面急剧恶化的背景下,股市上涨依靠吸引人气,进而吸引更多的资金跟进。如果人气不足、或者只是旺丁不旺财,个股的主力多头面对上方越来越沉重的抛压,将缺乏推涨个股的意愿。其态度是趁股指继续上涨,快速出货了结。一旦相当部分的个股多头主力出货,反映到股市上,表现为成分股掩护其它个股撤退的盘面。由于大量跟庄的中小户和大小非已经具有丰富的操作经验或者相应的消息,他们会与主力多头共同出逃,加剧个股的下跌。一旦大多数个股下跌趋势显现,大盘成分股的解套盘和大小非也会随之杀出,减少亏损或者锁定利润,大盘股主力多头的继续托抬行为也失去意义。一旦主力多头无力拉抬,股票抛售也将快速压垮大盘股。自从本轮上涨以来,跟风炒股的相当一部分中小散户资金都来自借贷,这是与07年之前牛市和08-09年反弹以的关键不同。其中,有的直接在股市融资,有的将个人或者企业房产抵押,还有的借高利贷炒股。一旦股票开始下跌,一部分借贷资金头寸不足,只能被迫砍仓。砍仓情形普遍后,开始出现一轮轮的多杀多。一旦多杀多开始,不仅反弹夭折,而且以迅猛的方式下跌。125日的行情已经开始出现个股的明显分化,如果这个分化无法通过多头的拉抬而弥合,将意味着进一步分化程度加深。股市上涨乏力,会开始进入下行轨道,进而出现多杀多的反复下跌局面。

 

如随着股市开始多杀多,中国经济崩溃的速度将进一步加快。在股市背逆基本面大幅反弹后,各方的资金大规模进入股市。整个社会的资金被抽血,进一步加速实体经济的崩溃进程。本来,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是支持实体经济运转的调配器。但是,中国股市是借着实体经济的外壳,为体制和权贵输送利益的场所,所以中国股市越火爆,对实体经济的资金抽血越严重。2014下半年,实体经济已经陷入全面萧条,并且开始全面崩溃。而股市火爆意味着,在已经即将死亡的病人身上,进一步抽血,加速实体经济的崩溃进程。一旦股市多杀多,中国股市最后一个亮点都会失去,中国经济的庞氏骗局也完全爆破。从社会民众—尤其是实体经济——置换出来的资金,就会寻找其它出路。而高高在上的美元指数,将成为大资金的关注焦点。

 

在过去数十年,中国人将追涨杀跌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一旦股市下跌,大量获利资金会离开股市,跟随美元上涨的脚步。而美元是中国经济的命门,中共体制经济最为担心美元逃离。所以,中国政府会采取各种措施,包括想法撑住股市的措施,创造两点,吸引人们的眼球,转移人们对于美元的注意力。在病急乱投医的慌乱之下,任何措施都是对社会资金抽血,仅仅保住某个亮点而已。这些措施必将加速实体经济崩溃,推动中国经济更快更全面的崩溃。从这个角度,留给股市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留给中国民众采取措施自我保全的时间也不多了。

 

2014127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