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物理》(上部)

中国大物理(三)

2015-08-21 15:39:18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概述:中国经济逻辑 (下)

生于0715

 

 

       经济,源于人,结果也作用于人。随着空气污染、水污染日益严重,而且有有害食品已经覆盖人们的餐桌时,人们面对越来越严重的生命威胁。按道理,当人们面临生命威胁的时候,往往会做反抗。但是,中国人似乎只有微弱的抱怨,而大部分人都在视而不见。人们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被动地接受着各种现实,而且以自己的方式适应环境。当整个社会失去智慧——也就是无法解决、任由问题越来越严重的时候,人们的个体开动脑筋,寻求个人智慧——也就是人们都在想法自保,在自己的小范围内希望解决问题。当人们越求自保的时候,结果也越像一盘散沙。当问题越来越严重的时候,人们实际上都无法自保。随着问题越来越严重,人们逐渐躲无可躲、逃无可逃。人们的行为模式反映中国社会系统的模式特点,而社会系统作为经济系统的基础,进而决定经济系统的模式和发展方向。

 


  其中,2008年之后中国乳业的变化模式,反映出整个社会系统的特点。(我在“2010年中国经济分析中,对中国乳业产业进行了专门的经济机理分析,并且总结了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乳业特点。这个分析解释了整个中国乳业的方向,也能帮助人们继续了解今天(2013年底)的中国乳业和其它食品行业的运行特点和状况,减少个人对有有害食品的摄入。)2008年,新西兰副总理以外交照会的方式通知中国政府,三鹿公司(由新西兰恒天然集团部分控股)生产的奶粉含有三聚氰胺,已经造成多起儿童死亡。中国政府在国外势力干涉的情况下,被迫宣布三聚氰胺事件,并且对此调查。至此,已经被压制了一年的三聚氰胺奶粉中事件曝光,而且几乎所有知名乳制品企业的产品中都被曝光查出三聚氰胺。根据相关报道,此次事件的直接后果是多名儿童死亡,近30万儿童在医院接受治疗,估计数百万(甚至数千万)儿童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三聚氰胺事件之后,整个社会掀起轩然大波,无数人开始痛批中国乳业行业。三鹿奶粉倒闭,中国乳品企业的整体销售急剧下降。在销售压力下,乳品企业开始大规模降价促销。在降价促销后,大量民众开始蜂拥购买,趁机捡便宜货。另外,在三鹿奶粉倒闭后,根据当地政府的安排,所有三鹿的剩余资金都做了相关内部人员的遣散费用,而对受害儿童没有一分钱赔偿。另外,三元牛奶收购三鹿,等于三鹿重新包装上市。至此,三聚氰胺事件告一段落,轩然大波似乎很快变得无声无息。从2009-2013年之间,有牛奶和奶粉的事件越来越频繁,但是因为报道及时被压制,再也没有引起重大社会反响。另外,民众对于每一次有奶粉事件的反映,从开始的愤慨到担心、再到麻木,进而习惯成自然。大多数人在买牛奶和买奶粉的时候,已经不再考虑有。而一部人为了孩子的健康,高价从国外代购进口奶粉。而国家则出台多项措施,对进口代购奶粉进行课税、甚至没收,进一步提高民众个人进口奶粉的成本。



  任何一个重大社会热点事件的发生和发展,都能够反映出整个国家社会系统的特点。在三聚氰胺事件之后,国家与民众的关系经过了三个阶段的变化,形成了根本的异位关系。最初,三鹿奶粉事件爆发的时候,人们强烈要求国家进行处理。国家对民众进行处理的承诺,而且开始查出三鹿奶粉,并且批评其他制的奶粉企业。在这个时候,民众处于主动地位,而国家处于被动地位。在这个时候,民众不是乘胜追击,而是开始成箱成箱购买打折牛奶,也就是抢夺战利品。当然,这个战利品是靠成本上千万孩子受害而得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论国家还是乳业企业都放心了,不就是点钱的事情吗?从牛奶里掺水变成水里掺牛奶,包装还是那个包装,增加打折力度,让民众继续得到战利品。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有牛奶和奶粉不仅没有被处理,而且成为公开的常态。在这个时候,民众因为打折而变得麻木,也就是失去主动性。国家和乳业企业重新站稳脚跟并且逐步采取主动进攻姿态。在对个人的层面,国家开始强调税收流失,控制外国奶粉流入中国,提高人们直接购买进口奶粉的成本,逼迫绝大多数人买不起进口奶粉,而只能买国产奶粉。在对企业层面,加大对外国品牌奶粉的打击力度,迫使外国品牌奶粉不能自行进口和封装,只能由中国奶粉企业购买进口奶粉进行封装,中国奶粉企业赚取利润丰厚的封装和销售业务收入。在这样的情况下,2013年媒体又大肆宣传恒天然集团奶粉有,影响中国消费者身体健康的事件。恒天然集团进行道歉后,将所有奶粉进行召回。不过,恒天然将召回的所有批次奶粉样品送到美国实验室进行检验,结果所有批次产品均合格。而这个结果反映出,中国奶粉封装企业掺入中国国产奶粉,而冒充纯进口奶粉,以获取更优厚的利润。但是,中国媒体却不报道恒天然奶粉全部合格的消息,人们也装作自己不知道这么回事。于是,中国乳业重新依靠进口奶粉的招牌继续获取丰厚的利润,给国家创造销售收入和税收。而且,本土企业也持续涨价,因为所有的危机都不存在了,可以继续大把赚钱了。在民众消费者中,除了很少的人有机会给孩子购买真正国外进口的奶粉后,大多数也心安理得地花高价购买进口奶粉。人们也知道,自己主要是求个心安。到了这个时候,国家和企业又占据了主动,而民众又花更多的钱处在被动之中。
 


  从乳业的社会机制互动的过程,可以看出中国经济的特点。如果民众能够齐心协力,通过三聚氰胺事件的主动机会,共同抵制中国乳业企业,让当时通过制而生存的乳业企业都倒闭,中国的乳业就能够得到重组,乳业产业就会是另外一个模式。但是,大量中国民众却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式,就是认为乳业出了事情后,不会很快重新制,因此民众蜂拥购买打折牛奶。当时,少数一些人坚决抵制乳业企业,希望通过自己的抵制而让这些企业都倒闭。但是,他们看到人们蜂拥购买打折牛奶,因此在网上哀叹,而且非常痛恨这些贪小便宜买打折牛奶的人们。当然,这种痛恨是有道理的,因为这些买打折牛奶的人们,让制贩赌的乳业都度过了难关,生存了下来,继续进行挂着牛奶招牌进行制的活动。因为这些乳业企业都是靠制起家,想让他们改行做基本健康的牛奶,他们进行的大量设备投资、建立的大量关系网、各种广告投入、缴纳的各种税收等等费用,怎么能够收回?既然人们让这些制的企业活下来,也就是让这些企业赚钱,这些企业就会从利润中拿出钱来,增强自己的力量,实现更大的垄断范围,进而获得更高的利润。有了更高的利润,就能够开办更多制贩赌的企业,实现更大的发展,进一步获得高利润。而不论中国的tg体制建立,体制着手建立的经济系统,都是这样模式的结果。从经济运行层面,不论是依靠中央体制的垄断央企、还是依靠地方体制的烟草、房地产和汽车等企业、还是与当地势力相结合的制的乳业等食品企业和高污染的血汗工厂,都是以这种方式运作。在这样的背景下,外资品牌在中国市场攻城略地,占领大多数中高端消费市场份额——尤其是高端公务市场的份额。因为,中国体制的中上层都知道,外国产品要钱,中国产品要命。中国体制有的是钱,而体制内的人都惜命,因此基本都购买外资品牌产品,或者直接购买进口产品。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也是同样道理。在20世纪末,朱镕基制定房地产立国政策时,取消福利分房、推动商品房,同时修改《银行法》,支持人们贷款买房。但是,由于当时的房价相对于人们的收入已经很高,而且当时香港和广东的房价暴跌,也导致人们并不认同房价上涨。银行本身不愿意进行房贷业务,而有资格贷款的人也很少贷款买房,因此朱镕基在当时的政策基本失败。不过,后来在上海等局部地区,政府官员给房地产投资商打包票,保证房地产必然上涨,开始吸引人们进入房地产市场。以温州炒房团为代表的早期民众开始进入商品房市场,房价从此开始逐渐启动,并且一路上升。随着房价上升,一些人认为房价不应该继续上涨,因此号召人们都不买房,等着房价下跌,也就是抵制房价上涨。但是,这些人就像抵制中国牛奶企业的人一样,只能眼看着其他民众蜂拥买房,然后哀叹人们就像一盘散沙。由于房子是大宗买卖,房价的波动影响到人们的主要经济状况。早期的一盘散沙看到房价持续上涨,即使做房奴也觉得自己有了盼头;而早期坚定者则随着房价上涨,眼看着自己即将买房价格逐步升高,也越来越懊悔、沮丧、痛苦、痛恨。由于这些人自己也希望买房,在房价节节上涨的情况下,纷纷叛变自己过去的决定,也加入一盘散沙的行列。随着房价上涨,相信房价下跌的人越来越少,民众也掀起一轮轮的买房热潮。而且,房价升到不可思议的天价是,几乎没有人会相信房价会下跌了。这时候,问人们为什么房价不会下跌,人们几乎众口一词地说国家不会让房价下跌。或者说,人们相信国家的力量强大,而根据过去的经验,发现国家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也就越来越相信国家的力量,也就是相信国家力量掌控的房价。

 


  从具体的经济机制上,房地产行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也更受到民众的支持。由于制的乳业名声太差,因此国家不能完全支持乳业,只能一方面摆出公正的姿态,给民众以解决问题的信心,另一方面通过各种手段间接支持乳业企业,并从乳业企业的丰厚利润中获得份额。而房地产行业的规模越来越大之后,终于在朱镕基制定一系列政策的10年后,真正成为整个国家的支柱产业,实现了朱镕基开始树立的房地产立国的思路。从经济机理上,房地产从两方面支持中国的整个经济模式:一是在地方层面,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自于房地产和相关配套收入,尤其在08经济刺激之后,由于实体加工企业和商业一波波垮掉,因此地方政府对房地产的依赖急剧增加;二是在国家层面,房地产涉及到铁路、公共、基础设施建设(铁公基)等房地产的配套产业,汽车、家具、电子、餐饮等附属产业,以及钢铁、水泥、工程机械、建筑建材等上游产业,并且直接决定石油、电力等央企的收入。因此,国家一方面通过各种房贷、理财、高利贷、股市和债券等各种金融手段,支持房价和房地产开发建设;另一方面持续通过社会舆论引导社会民众,支持买房热潮。在具体的手段上,社会上层操控房价,并且形成社会舆论的房价上涨预期;同时,社会中下层积极参与配合,在上涨预期的刺激下拼命买房。所谓拼命买房的意思是,人们就是搜光家底、背负重债也要买房。这种上层操控和中下层配合的模式,就形成社会系统在支柱产业上的主要表现。

 


  当民众都在积极支持国家的时候,也就是积极支持国家制定的经济模式。在民众的大力支持下,房地产立国的经济得到充分的扩张。当然,既然国家主要考虑房地产,让主要经济单元为经济服务,因此其它的问题就基本可以忽略。当国家支持铁公基和地产建设、尽量消化产能的时候,也就意味着经济对于资源的消耗持续增加。例如,日本钢铁业的每吨钢生产的清洁淡水的耗水量大致在4吨多,剩下超过90%都是循环使用水。而中国每吨钢生产的耗水量则超过30吨水,大量钢铁废水直接进行排污,或者用于农田粮食和蔬菜灌溉。中日钢铁企业耗水的差异根本在于,经济运转的根本目标不同。日本树立的是在节能、节水和环保基础上的经济发展:首要前提是节约和环保,也就是持续进行节约的创新;其次才进行相应的工业发展,也就是经济增长。中国则强调以房地产立国为主导的经济增长,因此盖房子是主要导向。在这样的导向下,钢铁作为高耗能、高耗水、高污染的行业,就必须持续保持低成本,以保持世界范围内的低价,并且为房地产和其它行业提供低价钢铁。由于节能、降低水消耗、降低污染等措施的建设成本和使用成本过高,因此保持低成本的主要方式就是高耗能、高耗水、高污染。高耗能和高耗水还能给相关部门创造更多的收入,也就是创造更多的GDP。当然,高污染也具有同样的结果,就是导致人们的体质下降,得疾病-尤其是得恶性疾病的人数显著增加,到医院花高昂代价治病的人也显著增加,给医疗产业和国家创造了大量的高利润收入。当民众普遍认为房价会持续上涨,并且通过踊跃买房继续支持房价上涨的时候,也就是支持国家政策,并且鼓励房地产商和相关建设单位开工更多的建筑工地,对钢铁形成更大规模的需求。而钢铁业为了满足大量的钢铁需求,而且每个钢厂为了自身的市场份额,都在扩大产能、加紧生产,也就是大规模消耗能源、消耗水源、污染环境。

 

 

房地产与相关行业的加速扩张,加剧中国经济对于农业和自然环境的纵深式毁灭打击和消耗。在房地产的上游行业,钢铁、水泥和其它建材的生产持续增长。 2012年,钢铁生产超过7亿吨,而水泥的生产则达到将近22亿吨。仅仅钢铁和水泥两项,每年就消耗巨量的能源、相关矿产资源和水等自然资源,并且形成对环境的严重污染。而且,大量建材和家具的生产,需要通过大规模的森林砍伐而获得木材作为原料。而除了钢铁、水泥、木材(森林)、水的天量消耗之外,中国经济还消耗巨量的石油、煤炭、天然气等能源,另外还在消耗大量其它的矿产资源。同时,房地产、铁公基、工业区等项目都在大量圈地进行建设,而这些土地基本来源于相对优质的农田。当森林基本被砍伐一空、地表水源被大量消耗(华北地区几乎消失)、地下水被大量抽取、农田被大量侵占之后,最为显著的特点就是空气污染的持续严重恶化。因为土壤已经没有水进行控制约束,因此大量漂浮在空中,形成PM10以上颗粒较大的灰尘。这些灰尘经过汽车发动机和其它机器的加工,变成悬浮在空中的PM2.5或者以下的灰尘。由于中国的房地产和铁公基的建设规模越来越大,对森林、水和土地的毁灭性破坏持续加速,因此污染也以加速度的方式日益严重。在这样的情况下,由于民众普遍支持中国经济,也就支持中国经济带来的污染,因此民众普遍认为污染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当经济发展起来以后自然就会好起来。所以,民众普遍对污染不当回事,即使污染再严重,民众仍然更关心房价,而不是关心污染。例如,北京PM2.5的灰霾日益严重,人们也对灰霾忧心忡忡,但是人们为了能够在北京赚更多的钱、而且在北京买房,因为北京赚钱的机会更多。所以,人们在适当地抱怨灰霾之后,继续积极赚钱和买房。这种情况就像人们叫喊着三聚氰胺之后,蜂拥购买乳业企业提供的打折牛奶一样。从这个角度出发,人们往往认为中国人不会反抗,因此即使人们因为化学污染而患恶性疾病-也就是化学死亡,也不会经历饥荒和战争形势的大物理。
 


  但实际上,当人们只看到社会的时候,往往真正忽略了自然环境自身的硬件约束。人类思维的三个显著特征是:空间狭窄、时间短暂、事物表面。这三个特点在中国人身上,能够明显表现出来。有的人说,房价不会跌,因为国家不会让房价跌;有的人说,中国经济不会崩,因为国家不会让崩;有的人还说,中国即使出现大化学,也不会大物理,因为中国没有人准备反抗。而这些思维和态度,都反映出人们的上述特点。而如果真正将空间扩大、时间放长、并且进行内在机理分析,就会发现大物理并不是由人所决定,而是由更为广阔的自然环境所决定。中国经济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机器,其高能耗、高资源消耗和高污染的特点决定了,必须进行巨大的自然资源和环境的吞吐,才能够维持其运转。而空气污染、水污染等表现,只是经济机器运转的结果,也就是吐的过程,也就是化学部分。而更重要的是,机器的运转还需要吞,也就是需要获得天量的石油、煤炭、森林、清洁水、铁矿石、各种机器设备、关键技术和零部件等等各种相关原材料和产成品的供应。除了这些具体物资之外,还需要大规模占据农田。在过去中国经济的竭泽而渔的消耗过程中,中国的石油资源已经接近枯竭,或者开采的成本过高,导致石油进口迅猛增加,赶超美国的能源进口量;森林已经基本被采伐一空,而中国在过去数年已经将采伐的范围扩展到东南亚和非洲等地区;除了华北和西北出现大面积的无地表水地区之外,中国绝大多数水体都已经被污染,地下水普遍被过度抽取;铁矿石和其它各类矿产也大规模进口,以满足越来越巨大的国内供需缺口;各种关键零部件和高技术产成品的进口量也越来越大,进口货值越来越高。其中,任何一个部分供应减少或者中断,都直接会导致整个机器的停摆。

 


  更重要的是,农田大规模被征用,以加速度的方式变为其它用地。而这样的结果是,中国农产品进口量急剧增加,从08年的很小比例达到2012/2013年已经超过8000万吨,超过中国粮食产量的15%。更重要的是,这些进口中的主要部分是热量值高的大豆、植物油和肉类。如果按照热量值计算,这些农产品进口对于中国的食品热量补充应该达到三分之一以上。另外,各种有有害食品充斥人们的餐桌,也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粮食供应的增加,明显弥补了另外一部分的热量供应。有有害食品是食品行业的大量从业人员能够在低成本/低价格的情况下,为社会提供更多的食品而做出的理智选择。在大量从业人员的共同行动下,为中国社会提供了大量的额外热量供应。如果将两项加总就可以看到,进口和有有害食品占中国粮食供应的比例,已经达到了极为客观的份额,这也是中国在过去两年尚未发生粮荒的原因。问题在于,2012/2013年并不是结束,而只是加速度破坏的过程。由于农田流失加速,再加上空气污染、地表水和地下水抽空和水污染,同时中国的粮价被严重人为压低,也意味着中国农产品生产将继续萎缩,也就需要更大规模的进口农产品和有有害食品供应。但是,中国在过去几年的农产品进口,已经导致世界粮食市场的库存大幅减少,尤其是高热量值农产品的供给潜力已经基本丧失。将来中国的粮食进口,必须增加小麦、玉米等低热量值产品的进口,也意味着进口规模将以倍速的方式增加。因此,即使在未来,别说中国没钱购买农产品,即使有钱购买农产品,也将会把世界粮食的价格推到前所未有的高位。
 


  因此,中国经济的根本问题是:虽然人们认为,由经济机器吐出的污染物导致的中长期(5年以上)化学式死亡,将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宿命,让人们经历恶性疾病的痛苦折磨后死亡;但实际上,由于中国的资源和环境已经遭到全面的毁灭性的破坏,无法为中国的经济机器提供相应的原料,因此中国必须花费越来越巨额的外汇购买原材料和产成品。而且,由于农田急剧减少、农民丧失种粮积极性的原因,中国粮食进口量还会加速增加,导致国家市场都无法满足中国的粮食需求。而考虑到原材料、高技术零部件和产成品、以及粮食进口等因素,中国已经维持不了年的运转,甚至可能维持不了年的运转,开始发生中国大物理。其中,外汇和世界粮食市场的供应能力,将成为中国经济的前提,也将成为中国大物理的关键部分。

 


  《中国大物理》将通过系统地分析和推演,结合中国历史和世界状况,对中国的经济系统、社会系统、自然资源和环境系统进行分析,探讨大物理的生成机制以及将来的发生状况。

 

 

2013119

 

(待续)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