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陆经济分析

中国金融危机局势分析

2015-08-23 22:51:2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中国金融危机局势分析

王尚一

 

 

金融危机的意思是自己钱不够了,欠债无法归还,金融市场随之崩溃。金融危机之所以爆发,主要是实体过弱而虚拟经济过强,虚拟经济作为上层建筑,压垮实体经济后自己也难以维持下去。中国金融危机是中共体制经济缺钱,在过度压榨实体经济导致实体经济走向末日后,通过各种金融手段在社会圈钱,竭泽而渔的极致后,金融系统不可避免地全面崩溃。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宗产品进口国、奢侈品进口国、关键工业设备和工业品零部件进口国,还是世界最大的净投资引进国(国际负债最大)。所以,当中国发生金融危机,没钱进口和还债,将直接引发世界金融危机。

 

中国金融危机的基础是实体经济走向末日。7月初,A股实施暴力救市措施后,我说中国金融危机爆发,随后撰写了《中国金融危机爆发》,强调金融危机爆发是经济旁氏骗局破灭的结果。如果追溯源头,经济旁氏骗局主要源于实体经济走向末日。

 

中国股市从建立之初就是中共体制做局,通过诱骗的手段从散户手里圈钱的场所。在中国股市的25年历史中,出现过多次崩盘。最典型的是2008年,A股经历了整体跌幅达到四分之三的崩盘,上证从6100多点跌到1600多点,但是由于当时实体经济仍然火热,出口创汇能力强,持续给中国经济输血,所以A股崩盘并没有造成中国金融危机,反倒是美国次贷危机爆发造成全球金融危机。到上个月,也就是20157月,股市比2008年扩容数倍,而实体经济已经进入末路,没有能力继续输血。

 

所以,当股票暴跌时,中共的态度也不同。2008年股市崩盘,中共置之不理,任由股市下跌;到2015年,股市跌幅不大就气急败坏,强调暴力救市,甚至用枪逼着股市上涨。

 

首先,实体经济走向末日让中共体制失去基础收入来源。在《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中,我们对中国实体经济进行了全面系统的分析,有些人不是实体业主,或者在不算太差的行业中,从个人的狭隘肤浅短视角度出发,不观察社会整体情况,认为“末日”是危言耸听。

 

从宏观角度可以看出,中共体制发展实体经济的目的主要是养下金蛋的鹅,为自己提供收入来源,支持自己的奢侈生活。随着实体经济衰败以及体制的消耗不断增加,体制需要对实体经济加大压榨,维持自身消耗,进一步加剧实体经济衰败。尽管经济日益困难,然而体制不仅收蛋,还要拔鹅毛,进而杀鹅取卵。

 

另外,体制为了延续自身生存,也要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开支,例如对公款吃喝消费急刹车,让外围依附体制生存的企业垮掉,以便体制经济的核心能继续扩大开支。

 

不论实体衰败、体制加大对实体的压榨,还是剥离外围企业,都是以加速度的方式推动实体经济走向末日。所以,当我们在2014年初预测,2015下半年实体经济将绝大多数破产倒闭,当时都认为是危言耸听、杞人忧天。

 

今天,20158月,实体经济哀鸿遍野,大多数人面临实体欠薪减薪,才开始恐惧迷茫。而如果理解《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里分析的内容,就会很清楚,体制比大多数民众更绝望,因为失去实体经济的支持,体制失去收入来源,类似苏联解体的垮台危机随时会爆发。

 

其次,体制经济充分挖掘国内金融市场,试图榨取更多的资金。金融的特点是本身不创造财富,只是用来转移财富,也就是一些人通过开发金融手段把其他人的钱圈到自己口袋里。在中共历史上,运用最娴熟的就是金融手段,而金融经验从苏区就开始积累,也就是我们在《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中强调的“金融指挥棒”。

 

在金融系统中,长期不变的核心主题是印钞,从苏区到延安、从旧人民币到新人民币,持续地印钞。不过2011年后,中共不敢再大规模印钞,同时银行为了自身的安全而卡紧对地方体制的贷款,导致地方体制经济陷入困境。为了摆脱困境,银行配合地方大力发行理财产品;同时,地方大力支持本地的高利贷,理财和高利贷通过较高的利息,大量从民众手中吸收资金。通过这些方式,大量民众的存款向体制聚集,支持房地产和地方体制的经济运转,也在后来被体制称为“挖掘存量”。

 

2014下半年开始,高利贷和理财产品的开始爆破,大多数参与者损失惨重,甚至直接返贫。形成“粉碎性崩溃的中国经济”(参看我的同名文章)。随后,理财和高利贷规模也急剧萎缩,让体制失去另外一个重要收入来源。

 

第三,体制积极吸引外资,以外资填补资金缺口。吸引外资是中国经济的主要国策,长期以来没有变过。即使中国外储将近4万亿美元,李克强将外储视作“负担”之时,各地都在想方设法吸引外资。因为,当外资进入中国,一方面外管局和央行可以根据外资进入的额度印钞,另一方面可以再配套印钞,共同支持体制经济的运转。

 

2011年资金紧张后,中国不仅加大吸引外资的力度,还大举对外借债。在2011-2015年,中国地方政府和企业在境外借债的额度增加大约1万亿美元。同时,大量中国企业到海外上市,进入香港和美国股市圈钱。

 

中国企业海外上市不仅获得境外资金,还促使更多游资进入中国,试图在中国淘金。随着美联储减少到停止QE,进入中国的外资逐渐减少。2015年初,某房地产公司的境外债务违约,导致债务市场对大陆房地产借贷急剧减少。其实2014下半年开始,流出的外资已经在逐渐增多,进入2015年,外流资金规模越来越大。资金外流意味着体制不仅不能获得收入,还得从自己口袋里掏钱配合外资离开,更加剧资金短缺。

 

第四,支持股市上涨,从股市圈钱2014下半年,当上述三个方面圈钱的手段都用尽,国家开始支持股市上涨,试图通过股市圈钱。尤其上证指数超过4000点后,官方宣传机器大规模启动,全力鼓吹牛市8千点、上万点,各地方政府也积极制定大规模的地方国企上市计划,准备在未来几年从股市圈的盆满钵满。

 

但是,除了少数人之外,不论中央体制、准备圈钱的机构还是参与股市的人们都没有意识到,中国已经进入亡道经济阶段(参看我的《亡道之中国经济》)。大部分人几乎都掏出家底炒股,大量实体企业老板也参与股市投机,大规模的银行资金和民间资金也参与配资,支持股市的杠杆炒作。

 

事实上,这种杠杆炒作恰恰是金融市场最后的竭泽而渔。当圈钱机构在高位大规模套现而入市资金开始枯竭,就意味着股市已经见顶,然后迅速下跌。股市暴跌则意味着再也没有资金进入,而过去进入的资金想出逃,想圈钱的企业也无法圈钱,体制失去最后的圈钱机会。

 

更重要的是,股市暴跌的结果是快速引爆金融危机。在实体经济走向末日的过程中,几乎所有老板都把困难藏在心里,表面的光掩盖真实窘境。实在撑不下去,有一定底线的老板把欠债还清、工资发放后,缩小规模或者关门;没有底线的老板则甩开大量欠债欠薪直接跑路或者跳楼。

 

实体经济末日不是一天两天发生,而是个延续的温水煮青蛙过程,人们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危机。理财和高利贷都是散户草民承受损失,然后大家情绪稳定,悄悄回家节衣缩食,独自品尝血汗钱打水漂的苦果。大部分外资还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认为中国即使经济放缓,也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多数企业都不着急撤。银行债务问题,也可以通过印钞和债务以旧换新,尽可能长时间遮盖。股市暴跌则以迅猛之势将整个中国经济都卷了进去。

 

股市暴跌引爆所有中国金融危机要素。整体上,中国股市已经形成号称高达70万亿的市值,民众感觉自己一夜暴富成为有钱人;但是,股市在短短的十几天时间内,跌幅超过三分之一,20万亿纸上财富蒸发。多数股民本来都在赚钱,有很强的财富感,因此大幅增加个人消费,这刺激了一些领域的实体经济。而股市暴跌后,股民全面赔钱,立即紧缩开支。似乎一夜之间,房子、汽车、旅游、餐饮等销售都面对市场的急剧萎缩。

 

股市暴跌后,资金开始大规模外逃,不仅影响民众对于人民币汇率的预期,而且差点拖垮欧美股市。更重要的是,数万亿的杠杆炒股全面亏损,直接威胁到民间配资和银行配资的安全。如果股市继续下跌,民间和银行配资大幅亏损或者血本无归,将直接让坏账已经堆积如山的银行资金枯竭,引发银行大规模倒闭。一旦银行面临倒闭,金融危机就无可挽回,体制经济也随之土崩瓦解。

 

整体局势上,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枯竭阶段,体制经济进入还债期。由于过去的竭泽而渔,体制经济处处欠债,如果不希望实体经济快速垮台,体制必须大规模减税降费,但这不可能发生;如果不想让理财产品(3年期为主)全面违约,体制还要拿出大量资金偿付,这也不可能发生;如果不希望外债违约,还得拿钱支付外资离开并且偿付外债,而这件事体制必须做、不得不做;如果不希望股市继续暴跌,体制必须掏出钱来支持股市。在体制看来,为了能拖延危机到来,必须尽全力救市。所以,体制宣称暴力救市后,组织各方力量来支持股市。

 

所以,对于体制来说,坏债的路线非常清楚:为了维持自身的生存,继续加大压榨实体经济的力度,不必还理财的债;同时对外资守信誉、及时偿还到期债务、足额兑付离开的美元,并且及时投入主要力量挽救股市、挽救中外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不过,暴力救市是一场必输的赌局。从股市本身的角度,股市的规模过大,即使股灾后,仍然有数十万亿的市值;同时,杠杆资金接近爆仓,市场出现大量强制卖出股票的多杀多行情,股票抛售金额巨大;而且,由于市场跌势过猛,比较聪明的资金不相信国家有能力挽救股市,在号称暴力救市最初几天,汹涌的卖盘完全打垮国家队买盘。

 

万不得已,国家队放出消息,公安部派出人马以枪顶着股市上涨。很多散户信心恢复以及国家队投入更大规模资金后,股市终于反弹。不过,在上证指数冲破4100点后(最初各大官媒鼓吹的牛市起点)、国家队后续资金缺乏(虽然宣传国家队有巨额资金准备入场)以及一些解套盘涌出,市场暴跌两天,股市又接近前期低点。随后,国家出台更严厉的限售措施,继续增加资金托市。严厉措施说明国家队更加虚弱,只能采取更不正常的手段救市。

 

需要注意的是,国家队后来再也不说救市,而说股市维稳,这说明支持力量基本枯竭,这种手段和宣传让股市投资者更加清楚形势,随时准备逃离。所以,虽然国家队再次努力支持股市,但是在资金持续逃离股市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再投数万亿巨额资金接盘,救市终将毫无希望。

 

就在体制竭尽全力维持股市时,人民币汇率风云突变,与股市轮番冲击市场。当国家队竭力筹集资金往股市里填钱时,股市的实际作用已经完全改变。本来,中国体制希望通过股市圈钱给体制输血,结果却是不仅没有达到为自己输血的目的,还往里倒贴更多钱,给资金已经陷入极大困境的体制雪上加霜。

 

国家队投入数万亿资金救市,等于把社会中的流动资金基本抽干。其结果是,6月底到7月上旬的股灾导致股民亏钱,大幅降低整个社会的购买力;而7月中旬到8月中旬的国家队救市,进一步因为吸干社会资金,必然导致社会经济活动大幅停摆,而且8月下旬后实体消费将陷入极度萎缩(虽然目前还没有相关数据,但是属于基本经济原理)。

 

大量股市资金解套后并不领情,加速换美元外逃。由于实业和投机资金共同外逃,实际上已经捉襟见肘的外储受到极大压力,被迫突然人民币大幅贬值。两天时间里,人民币从6.2贬值到6.4,引发国内和国际市场的大恐慌。中国不敢再贬值,只能抛售更多美元以稳定人民币汇率,拼死顶住。

 

虽然汇率稳住,但体制再也不敢/无力推动股市上涨。上证指数在4000点之下窄幅波动数天后,在818短时向上突破4000点,随后快速回撤,开始新一轮暴跌。

 

中国金融危机正在引发全球金融危机。随着中国汇市和股市轮番下跌,其他欠发达国家的货币贬值趋势进一步加速,香港股市也连续下跌,进而带动发达国家股市下跌。虽然大多数外国人不了解中国金融危机已经爆发,但是看到中国股市的戏剧化场景以及人民币突然贬值,嗅到中国形势不妙,开始对中国经济前景感到悲观。

 

外围股市下跌反过来影响中国股市人气,促使人们更积极抛售股票。国家队的资金无法有效支撑股市,股市在821周五下跌后,上证指数跌到3500水平,国家队的数万亿救市资金全线被套。

 

欧美股市看到中国A股和港股下跌,恐慌情绪加剧,在周五进一步加速下跌。欧美股市整周的表现成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缓解后跌幅最为显著的一周,很多人开始担心全球金融危机卷土重来,这种担心同样对中国股市资金形成压力。而一旦中国与发达国家股市相互推动,形成螺旋下跌的市场形态,从7月初开始的中国金融危机,将在3个月内传导到全世界。

 

中国股汇双杀的全方位危机将随时形成。一旦中国与欧美股市的下跌螺旋形成,由于中国实体经济已经崩溃,中国金融危机将快速经过经济危机直接演变成社会危机,中共权贵将重演1934年从苏区逃跑的场景。逃跑之前,中共还会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但是基本失去操作空间。

 

如果国家队想制止下跌螺旋,必须准备巨额资金支持股市,推动股市连续大幅上涨,不过这需要大规模印钞准备,同时继续从社会中抽血,才有足够的资金全方位购买股票,结果将是实体经济完全熄火,更多的非权贵资金从容撤离股市全力换美元出逃,推动汇市快速崩盘。随后,国家队支撑股市变得毫无意义,股市也一道崩盘。

 

反过来,如果国家队无力大规模救市,只能以少量资金延缓股市的下跌速度,减弱螺旋下跌的速度。这个结果则是减缓实体走向末日的速度,也相应减缓外资实体资金逃离的速度,同时能从股市出逃的资金减少,外汇也能维持更长时间。但是,即使能维持,时间也非常有限。

 

不论汇市先崩盘还是股市螺旋下跌到一定程度,都会形成股市和人民币汇率共同崩盘的股汇双杀,这个局面一旦形成,则无人再能救市,全球金融危机亦随之爆发。

 

 

2015823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