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陆经济分析

美日夹击下的中国经济 (一)

2015-08-26 16:17:25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美日夹击下的中国经济 一)

 

生于0715

 

 

        多年以来,美日都是中共的主要支持者,而最近开始协同夹击中共。日军侵华,让中共获得生存、发展和壮大的机会。二战后,在美国的支持下,中共占领中国大陆,成为中国的主导者。随后,在中共一次次的危机中,都有美国日本支持中共的身影,让中共一直能控制中国。从1990年代开始,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成为世界加工厂,基本驱动力也在美日。 2011年之后,中国经济持续面临突然崩溃的危机,也在美日的支持下撑过来。2014年开始,美日进入自顾自的阶段,中国经济开始全面崩溃。进入2015年,亚投行推动美日联合,共同夹击中国,意味着中国政治和经济只有加速崩溃一条路。

 

       唯物主义的关键特点是只看物质和表面,缺乏基本的逻辑思维,属于动物性条件反射模式。马克思在鼓吹唯物主义时就强调有钱人坏,穷人(无产阶级)好。《共产党宣言》号召穷人组织起来,共同肉体消灭有钱人,瓜分有钱人的财富,然后一起睡女人,实现共产共妻的共产主义。在睡地主小妾和睡女学生的口号下,中国的穷人们产生幻想型的条件反射,积极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推翻了国民党的统治。随后,中国人上学都必须学习唯物主义,大多数人从小形成唯物主义的条件反射模式。条件反射的情况就像经过训练的狗,听到铃铛就开始流口水。在经济层面,唯物主义的条件反射往往主导人们的思维。例如,中国在1978年进行所谓的改革开放后,很多人能吃饱穿暖。然后,喉舌宣传说,党的政策好,所以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大多数人对党的政策感恩戴德。这时候,人们不会思考,为什么以前政策不好?光政策能生产粮食让大家吃吗? 当然,唯物主义也不让大家这么想。就是在大家吃饱饭的时候,反复强调是党的作用,党的政策,所以人们必须支持党。不过,在1980年代,仍然有很多人端起碗来吃肉,放下饭碗骂娘。这种情况很让党忧虑而且讨厌,因此在中小学课程中更强化唯物主义,想法培养有奶便是娘的思维。

 

       在1990年代后,唯物主义教育让中共逐渐获得大多数民众的支持。经过40多年的教育灌输,也就是两代人的积累,唯物主义从1990年代中后期开始开花结果,成为中国人的主导意识,包括中高学历的人群。中国实施血汗工厂政策后,出口规模持续扩大,GDP也高速增长,很多中高学历的人员从中获得个人好处。在这样的情况下,宣传机构告诉民众,只有中共存在,才有这样的经济增长,人们才能获得好处。如果中共下台,经济增长就会停止,社会就要乱,人们的好处就没有了。在这样的宣传下,大多数中高学历人员也认同,并且协助宣传,将这样的观点传播到社会的各个阶段。当人们认为是中共给了大家安定的局面,给了人们饭碗,所以积极支持中共。从1990年代后期开始,中共号召大学生们反美时,大学生都积极参与。进入21世纪,在中共的宣传下,中国民众从1980年代的高度亲美,逐渐转到1990年代的部分人开始表面反美。再到21世纪,经过阴谋论的宣传,大多数民众真心反美。而对于日本则更简单,只需要中共号召反日,立即有无数人奉旨游行,砸中国人的日本车,中国人开的日本产品店。

 

        实际上,反美反日的民众应该亲美亲日,为自己给美日当苦力而自豪。当大多数民众以条件反射的方式,跟着中共的指挥反美反日时,其实不知道中共靠着美日获得生存基础。日本在二战后经济发展起来,提出亚洲发展的雁行理论。日本当经济排头雁,其他亚洲国家跟着日本经济,也逐渐实现增长。在1980-1990年代,中国经济理论界认真探讨雁行理论。在1990年代之后,日本房地产经济泡沫破裂,美国推动互联网革命,雁行理论基本不再被提起。但实际上,中国成为雁行理论的主要承接者。其中,日本提供主要的资本、管理模式、主要设备和关键零部件;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贯彻日本的思路,形成相应的中高端产品生产;在东南亚国家设厂,进行中低端组装和加工。在中国实施血汗工厂政策和97东南亚金融危机后,亚洲生产加速向中国转移。先是港台韩等地的工厂主将中低端组装生产线搬到中国大陆,随后日本美国的中高端生产线也逐渐进入。

 

       另外,美国允许中国加入WTO,让中国有了全球出口市场,在中国组装加工的产品可以卖出去。在加工出口和吸引外资的背景下,中国获得大量外汇,经济才得到增长,一些人才富起来。在吸引外资上,大多数真实外资主要来自于美日;同时,美日给中国提供各种设备和关键零部件,并且提供市场,让大陆人通过做苦力,赚取少数的劳动费用。而中共只是从中抽头,把民众卖苦力赚到钱拿走一大部分。在这样的经济中,稍微有点逻辑思维的人都知道,应该感谢美日给的工作机会,并且反对被中共抽头。(反对中国血汗工厂经济和铁公基房地产的人,才是应当反美日的)当然,绝大多数人只会条件反射,听到宣传说是政府的功绩,政府养活了十几亿人,就相信了政府。这种情况,就像狗见到东西的时候听到摇铃,以为是摇铃带来的狗粮,而不是意识到狗粮来了,人再摇铃。 

 

      中共宣传上瘾后,也开始自我膨胀。在唯物主义教育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阻断人们的思维能力。在中国经济中,唯物主义起到关键的作用。从1990年代开始,中共虽然从美日的经济支持中获利日增,但是同时引导民众反美反日的力度也越强。这样做的原因是,如果按照正常思维,人们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生活的时间越久,越能看美日对于中国经济的支持,因此会听美日的话,而不是听中共的话。所以,通过学校课程和社会宣传,极力引发人们的反美日情绪。

其中,反日很容易,毕竟日本对中国恶行滔天,又有钓鱼岛争端。问题在于,反美不容易,因为美国一直都在帮助中共。既然从实际行动上找不出来问题,那就来美帝阴谋论,一直想着阴谋暗害中国。而阴谋论的实质,是宋高宗和秦桧对岳飞罗织的莫须有罪名。通过宣传,民众的反美日情绪日益强烈,思维割裂完全暴露出来。中国民众一边咒骂美日危害中国,另一方面想法进入美日企业打工,而且以购买美日产品为荣。民众越反美日,越紧密围绕在黄俄中共周围。这种情况就像当年,汉族奴隶义和拳在扶清灭洋的口号下,紧密围绕在满清奴隶主周围。慈禧在当年看到几十万刀枪不入的义和拳支持,感受极大的正能量,决定与欧美列强决一死战。中共领导人在民众支持下也更有底气,腰杆似乎也越来越硬。当然,上层知道中国经济根本依靠美日,所以一直采取官方低调合作、同时煽动民意的态度。虽然美日对中共挑动中国民众的反美日情绪不满,但是也不好多表态,各方合作较为愉快。

 

戏剧性的事件发生在红小兵身上。红小兵出生在大院里,成长在折腾的年代,青壮年到农村刨地球生存。而且红小兵混官场后,一直处于边远地区、执行具体功能。这种经历决定了,红小兵只能看到表面的现象,只能看到经济增长的数字。另外,红小兵只读官媒,只知道官媒的说法,也就成为唯物主义的典型代表。在2008年之后,日本宏观经济已经超过15年表现不佳,美国经济深陷泥潭。同时,中国似乎一枝独秀,拉动世界经济。中国和美日的对比鲜明,更让红小兵觉得中国日益强大,赶超美日指日可待。红小兵无法理解,正是因为美国QE印钞和美国政策的作用,根本驱动中国经济,让中国显得很有钱,并且大把花钱。红小兵还真以为中国支持世界经济,所以红小兵强调自信,唱起中国梦,让中国民众充满正能量,支持中国加速崛起。红小兵的前一届低调务实,而且经常强调一下普世价值,显得与美国舆论导向相同。

 

红小兵既不理解经济,也从没经历过国际政治,所以不知道上届为什么这么做。而且,红小兵缅怀青少年时期万众崇拜的感觉,希望自己也成为被崇拜的偶像,同时相信民众将给自己带来最大的力量。所以,怀着这样的激情,利用中国经济的地位,红小兵开始积极的内政外交。尤其在外交上,红小兵在2014年底当APEC会议东道主时,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对安倍采取侮辱性态度和行为。而且,这个态度在中国国内被广泛宣传,被看作是中国对日本的一大胜利。在2015年初,英国突然宣布参加亚投行,让从未受人关注的亚投行突然大热。很快,欧洲其它主要国家也跟随英国,掺和到亚投行中。中国开始大肆宣传亚投行,将亚投行看作中国崛起的重大事件。在宣传过程中,中国媒体还突出奥巴马组织英国首相卡梅伦无效,英国脱离美国而投奔中国。而且,欧洲的行为也说明,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已经极为衰弱。

 

落后就要挨打,是唯物主义给民众灌输的另外一个观念。唯物主义将落后和挨打两个相关的事情当做绝对必然的逻辑关系。而深受唯物主义教育的人们只会条件反射,也很容易相信这样的绝对逻辑关系。实际上,落后和挨打之间并不直接相关,而是间接关系。因为,在日本明治维新前,在极端落后的情况下对外开放,并没有挨打,反而得到美国传教士的很多帮助。而在二战中,日本以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力量,偷袭美国珍珠港之后,才被美国打的很惨。而如果考察满清后期的历史,并与日本历史相对比,应该能得出另外一个结论:欠揍的落后者要挨打。什么是欠揍? 就是自己本来落后,实力弱,但是自以为实力强大,然后挑衅激怒强者,被强者反过来痛打。满清朝廷几次被欧洲列强痛打,都是挑衅激怒强者的结果。日本被美国打,也是同样的道理。

 

为什么唯物主义故意隐去欠揍这个最关键的环节,而强调落后就要挨打? 道理也很简单。当隐去欠揍这个环节,民众觉得自己的主要问题是弱,所以就要成为强者。而怎么成为强者?唯物主义民众自身智力低下、综合能力弱、而且经常还做欠揍的事情,而自己挨揍后还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民众肯定要围绕在国家政府周围,希望通过国家的强,掩盖个人的能力底下(弱)和欠揍的各种言行习惯。而这种模式就是所谓的人多力量大,团结就是力量(也就是法西斯)。反过来,如果从逻辑顺序的角度,不隐去欠揍的环节,人们就会发现另外的情况。

 

首先人们会反思,自己作为个体应该怎么做? 而自然的倾向则是,人们既会增强自己的能力,也就是变强;同时约束自己的行为,让自己与他人和平共处,而不是找着挨揍。同样道理,民众对国家政府也是同样的态度,也就是政府不要做欠揍的事情。具体到当今的事件上,如果红小兵不是唯物主义的典型代表,不选择欠揍的态度,就不会对安倍无理,而是采取国家领导人相互尊重的态度;同时,也不会高调推进亚投行,导致奥巴马很没面子。如果民众不是唯物主义,当红小兵对安倍采取侮辱性动作时,就会对红小兵的做法很反感;同时,在亚投行成立的过程中,民众也不会支持拿着自己血汗充面子,并且激怒美国的行为。当然,既然国家上下都是唯物主义,红小兵采取了侮辱性态度和动作,并且高调推动亚投行;而民众则积极支持红小兵,认为中国崛起强大了,采取这样的行为也是对的。

 

弱者既然欠揍,就得面对挨打的局面。真正的强者,并不是靠面子维持,也不是靠人多示众实现。强者需要有一个基本的常识,就是知道什么事情最重要,也就是明白什么是面子,什么是里子。同时,唯物主义只看面子,不知道里子。而当唯物主义在面子上对强者无礼时,强者不会跟唯物主义在面子上争执,而是一笑了之。在当红小兵两次在国际场合不顾国家利益,试图羞辱安倍时,安倍似乎都若无其事,该采取什么态度,采取什么态度,不失掉国家领导的仪态。奥巴马劝阻卡梅伦未果,进而眼睁睁看着欧洲国家蜂拥涌向中国,表面上无可奈何。

 

这时候,无数中国民众开始兴奋,认为美日软弱,中国已经强大。当然,民众只能看到眼前的表面现象,而看不到红小兵行动的一系列后果。这种情况,就如同义和团在京津冀晋鲁等地屠杀外国传教士,欧美列强还没有行动,义和团就觉得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不过,当拼凑起来的少数八国联军向北京进发,轻松将清军和义和团打得落花流水之后,满清朝廷和义和团才明白,列强为什么叫做列强。当然,义和团明白也晚了,很快被清廷扑杀消灭。

 

而在当前,红小兵亲自以义和团的姿态得罪美日,试图显得自己很强,让美日联合起来。更重要的是,红小兵需要面对的还不是临时拼凑的底层部队,而是美日两国首脑。当安倍在国际场合受到红小兵的怠慢后,日本民众当然也要关注事件,并且支持日本做出反击行动。同样,当奥巴马的声誉再次遭遇沉重打击后,同样也要报复。只不过,美日都属于法制国家,任何国家行为都需要经过正式的法律流程,这个法律流程需要时间。所以,在安倍和奥巴马准备报复行动时,红小兵和中国民众还能兴奋一段时间。随着报复行动经过法律程序,变成国家行为后,将是持续贯彻的过程,而且越往后的力量越强。随着美日国家的报复行为升级,红小兵必须面对自己无法承担的后果。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