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网络股》

中国网络股(三)

2015-08-27 17:07:32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我们没有理想(节选)

王尚一

 

 

娱乐化的一个副作用是最终摧毁血汗工厂系统。

 

娱乐化对社会起摧毁作用,促使社会走向腐朽。当人们把生活视作娱乐,而不是严肃的过程,人们变得好逸恶劳,在短时期内获得快乐,在中长期走向堕落。

 

在中国,社会娱乐化走过近20年,通过对不同群体的引导,推动社会一步步走向堕落。在引导过程中,技术手段不同,引导能力也不同。大致上,电视和网络是推动娱乐化的主要力量,同时占据不同位置,影响不同人群。

 

电视是早期娱乐化的主力,对习惯看电视的人群有显著影响力。电视在家庭里有较大局限性,大多只在晚上和节假日影响人们。电视娱乐化的主要方式是人们坐在电视机前,不论多少人,都是以个体的方式被动娱乐。

 

进入21世纪后,网络逐渐普及。网络不论在工作场合还是在家,都能影响人们。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网络进一步普及,人们随时随地上网,以不同的模式推进娱乐化。

 

中国权力系统大力支持社会娱乐化,获得娱乐化消费带来的大量收益,而忽略或者不关心娱乐化对于生产的影响。随着娱乐化的深入,血汗工厂经济系统悄悄遭到摧毁。

 

其中,电视推动的娱乐化影响比较有限,人们在被动娱乐化的过程中身体还得到休息,所以整体对血汗工厂影响不大。随着娱乐化的网络推广,新一代人群和网络一起长大,年轻人日益好逸恶劳,而血汗工厂则是通过高强度劳动压榨工人,两者形成根本冲突。

 

最初只是一部分人拒绝进血汗工厂,初步削弱血汗工厂的基础。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年轻人变得越来越无法忍受血汗工厂的剥削,拒绝进入血汗工厂,致使血汗工厂逐渐失去劳动力来源。

 

根据时间进程,网络娱乐化经过几个阶段,最终彻底摧毁血汗工厂经济。血汗工厂经济是中国在1990年代之后推行的主导经济政策,尤其在国企大规模关门解散后成为2000年后中国经济基础。一方面,血汗工厂经济为中国权力赚取宝贵的外汇,吸引外资带来更多外汇储备,另一方面,血汗工厂吸收大量的劳动力,让大多数人在血汗工厂中辛苦工作,丧失对外界的关注。

 

在宏观政策上,中国权力通过多重政策,把数亿农民驱赶出家园到沿海做奴工。在微观层面,血汗工厂通过把工人桎梏在工厂中,在恶劣的工作条件下,以超时和超体力的方式工作,同时付工人极少的工资,榨取工人的血汗。血汗工厂出口创汇和缴纳税收,成为中国权力经济的主要来源。

 

虽然2003年后,血汗工厂的关键政策被废止,但血汗工厂的模式仍在延续。随着社会形势的发展变化,血汗工厂经济与中国社会的深层矛盾越来越明显。网络作为社会变化的关键动力,成为瓦解血汗工厂经济的重要手段。

 

网络从1990年代后期进入中国大城市的少数家庭,2005年之前进入大中城市中相当多家庭,2010年在大中小城市和县镇进入大多数家庭,2015年通过电脑和手机基本在全国全面普及。

 

网络普及的过程中,不同年龄阶层受到不同影响。网络普及根据知识/收入与时间梯级普及。总的来说,1980年前出生的人群中,多数人计算机使用能力较低,网络的使用度低,从生活水平低、生活条件差、工作条件艰苦恶劣的状态起步,所以能相对容易忍受血汗工厂的状况,成为早期血汗工厂的主力。从1980年左右开始,中国推行独生子女政策,相当一部分80后群体作为独生子女,成为家庭中的小皇帝。

 

80后成长的过程,也是计算机普及的过程。不论计算机、学习机还是游戏机,都是初期计算机的不同形式。部分80后从小接触计算机,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接触到互联网。由于互联网发展比较晚,80后接触的信息媒介较为综合,包括电视、纸媒和互联网。

 

另外,中国从1990年代末大学进一步大规模扩招,相当一部分80后进入大学学习,对80后实行了分流。其中一部分没有上大学的80后直接进入血汗工厂,一部分上过大学的80后进入城市做改变形式的血汗工人。

 

以时代划分,80后是娱乐化人生的主要接受人群,把超前消费和过度消费做为正常观念,也是积极买房的群体。同时,多数80后接受血汗工厂的观念,愿意通过努力工作赚钱,然后过度消费,掀起后来的买房买车热潮。

 

从中国权力经济的角度,80后是最驯良最有价值的奴隶群体:既愿意花高价上大学、买房、买车、养孩子,同时具有一定工作能力,能创造出一定价值;与此同时,还埋头个体小利益,不关注社会公义,自觉支持中国权力经济和血汗工厂经济。

 

85-90后群体也是与网络共同成长的,但是与其他群体有明显区别。于这个群体而言,网络不仅是获取信息方式,更是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例如,电脑游戏(网吧游戏)和网络游戏全面普及,相当一部分85后的孩子更多在游戏世界中生活。虽然老师家长强迫孩子读死书和死读书,但是孩子通过各种方式反抗或者消极对抗,继续在游戏的路上我行我素。

 

很多90后孩子在较小时就拥有手机,从短信玩起。后来,手机QQ和微博微信等成为孩子们沟通的重要方式。很多家长指责孩子沉迷网络,社会上出现关于儿童网络成瘾的大讨论,心理学家趁机跳出来开设电击疗法治疗所谓的网瘾症。一段时间后,网络成瘾治疗问题不了了之,孩子一切照旧。85-90后群体在网络化生存下逐渐形成自身立场,对父母的思维和行为模式反思甚至批判,对中国权力的威严产生心理抵触。

 

在网络娱乐化的助推下,85-90后群体更追求个人生活享受,即使工作也要求对个人有益。在对父母和权力的反叛以及追求个人享受共同作用下,大部分人选择消极对抗现实。

 

消极对抗的结果是中国血汗工厂失去奴工来源85-90后群体消极对抗的起点是不信父母和中国权力描述的美好前景。虽然这个群体出于思维和行为习惯,也号称对未来充满信心,但内心主要还是看眼前的好处。多数人即使相信中国是制造业大国,但他们仍然选择和人打交道而不是跟机器打交道的工作,例如销售员或者电信银行等类似机构的服务人员,跟人打交道,既有趣又心智成长,不是迫不得已,绝不进工厂的流水线去做枯燥如机器人的工作。

 

另外,随着人口出生率持续减少以及高校录取人数逐年增加,有将近一半的人进入大学,这些人大学毕业后,只要有一点点机会求生都不会进工厂做苦力。随着大学生就业越来越难,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宁可啃老。即使为了生存赚钱被迫进入工厂,也不会努力工作。他们很清楚,无论工作多辛苦,赚钱也无法跟上飞涨的房价。

 

不论工作、不工作啃老还是半工作状态,多数人都上网,很多参与网络游戏,手机网络成为人们的主要沟通手段,生活的一部分,与外在的真实世界越来越远。随着50-60后日渐老去、70后因为恶劣的工作和生活条件而过早衰弱,中国工厂需要新生力量补充工人岗位。但是,85-90后部分人拒绝进入工厂,部分人对工厂条件要求很高,还有部分人随时离开工作岗位。

 

在一胎化导致的年龄段人数持续减少的背景下,大学扩招显著分流,而拒绝到工厂和随时离开工厂的人群再次分流,导致愿意在工厂辛苦工作的85-90后数量少的可怜。当年纪大的人无力工作而新生力量不再进入工厂,血汗工厂经济遭到釜底抽薪的摧毁。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