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2015外企大溃败》

外企大溃败(一)

2016-10-07 13:10:01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外企获利的成功陷阱

王尚一

 

外资企业作为西方经济与中国经济的衔接部分,在中国经济中的政治地位很高。外企经济实力很强,技术和管理能力也很强,市场地位更强,过去数年中在中国获得不菲的利润回报。进入2015年,随着中国经济的系统崩溃,外企将迎来大溃败。

 

外企想在中国赚取利润(利息),中国政府则瞄准了外企的本金。2014年开始,外企从充满信心变成各种怀疑,随后恐慌,进而夺路而逃大撤离。后知后觉的外企,不仅利润无法兑现,本金也将化为乌有。外企在中国积累的利润和本金达到数万亿美元,他们要撤离时才发现,投资到中国的钱早被挪用一空,由此将直接引发或者加剧世界经济危机和全球大萧条。

 

 

过去三年多,中国民间高利贷以理财公司、担保公司等方式开张,用高利率吸引民众,相当一部分民众争先恐后把钱放到高利贷公司,直到某天高利贷公司突然关门跑路,民众本利全无才如梦初醒,追悔莫及。

 

然而致命的是,一个地区高利贷爆破时,其他地区的民众根本不当回事;甚至在同一地区,某高利贷跑路导致一部分民众血本无归,投钱给其他高利贷的民众看着这些人的悲惨下场仍然继续做自己的发财梦,直到自己的高利贷也跑路。

 

中国民众普遍只看眼前的小利,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在这样的环境中,民间掀起的高利贷狂潮进入2014年遍地爆破。

 

跨国公司在中国,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复制中国民间高利贷。只不过,中国政府变换一下高利贷的模式,设置更大更复杂的一个局,洞悉的人就变得很少。

 

过去20多年,跨国公司逐渐增加对中国的投资,踊跃进入中国,既支持中国共产政权的生存,又谋得高额利润,从不担心高成长高利润的可持续性,普遍认为将来能获得更多收益。基于这种认知,外企如同加入高利贷的中国民众,忘记一切风险。

 

在中国的高利贷系统中,又分成不同的小高利贷区隔,不同区隔内的民众互相漠不关心,甚至本区隔内的相互也不关心。多数行业都是初期非常红火,过几年无声无息。对消失的行业加以分析,就会发现几乎所有参与者都赔钱,赚钱的只有最初鼓吹行业发展前景向好的政府。这就像某个高利贷公司起初非常红火,引发民众踊跃去放钱,跑路之后销声匿迹。

 

外企在中国一直处在最优势的位置,忽略其他区隔的经济在走向崩溃,外企的生存基础在垮塌。更重要的是,维护中国高利贷局面的中国权贵和富人都在大量换购美元,准备逃离到其他国家。

 

在中国式高利贷骗局中,外企陷入典型的成功陷阱。表面上,中国是一个自由市场,通过竞争获得收益。在市场中,竞争力弱的企业首先被淘汰,这些企业稍具管理概念都懂得及时止损,出售资产后退出市场,虽然可能遭受一些损失,但是仍能收回部分本金。弱势企业提前采取措施主动退出市场的行为,可以看作战略退却(strategic retreat)。

 

在真正的市场中,战略退却被视为失败行为,失去未来的市场份额和相应收益。同时,大多数竞争力强的成功者将进一步发展,巩固自己的市场份额,甚至获得相对的垄断地位进而获得更多收益。

 

但是,中国市场的实质是高利贷骗局,自由竞争只是表象,在中国,土地价格和外汇汇率才是利益的实质。战略退却的企业可能不会亏损,甚至还能因为土地等资产升值而获利。另外,外企进入中国时人民币汇率较低,而获利离开时汇率已大幅走高,看上去失败的弱势企业,反而获得利益,强势外企则选择坚持。

 

中国市场是典型的竭泽而渔的市场,随着中国经济全面崩溃,市场将快速消失。这时候,市场成功者再想退出市场为时已晚。企业想卖掉固定资产,但难以找到下家接手,最后不得不以废品价出售。尤其准备离开中国时,要把人民币换成美元,才发现根本换不到,眼睁睁看着手中的人民币变成废纸。进入2015年,随着中国从经济崩溃向社会崩溃快速演变,外企也随之大溃败,这就是成功陷阱。

 

在中国,外企主要通过两种手段获利:血汗工厂(生产与成本降低)和中国市场(销售与利润提高)。一是利用中国血汗工厂,外企通过雇佣廉价员工以及使用廉价到几乎白送的环境资源,降低自身的生产和运营成本。一些外企直接在中国设厂或者公司,主要包括生产和销售较为稳定、有一定科技含量的产品,例如家电生产和软件开发与支持;另外一些外企则把生产外包给港台(尤其是台湾)或者中国本地的血汗工厂,以贴牌方式代工。由于外包企业更了解中国情况,更凶狠的压榨血汗奴工,通过外企低价下订单,血汗工厂更低价生产,两者共同享受血汗奴工带来的经济成果。

 

二是瞄准中国市场。外企在有十几亿人口的中国市场销售,一部分是外贸方式,外企把其他国家生产的产品以外贸的方式销往中国,从中国市场获利;另一部分是在中国建厂从事来料加工,避免高昂的进口关税、增值税和其他相关税费,以更低成本全面开拓中国市场。

 

根据与中国关系的远近,外企表现出两种业务形态:贸易业务与投资业务。

 

第一,贸易业务基于国外,与中国有限接触。不论下订单给中国的血汗工厂,还是把国外产品销往中国,都属于贸易业务。贸易业务的好处是不在中国投资,没有过多投入,可以灵活采取措施。不过由于中国的政策导向,贸易方式不利于在中国的稳定生产和在中国市场扩大销售。随着国外对中国前景日益看好,外企逐渐减少贸易份额,追加更多投资业务。

 

第二,投资业务属于中外混合,外企与中国大规模深度合作。很多外企为保障科技含量较高、生产销售较为稳定的产品生产,在中国建立工厂。简单产品上,外企在中国实现主要生产,例如日化产品。复杂高科技产品则依赖国外生产,例如汽车行业,虽然多数外企都号称国产化率很高,但是核心零部件基本依靠进口。核心零部件尽管占据的重量和体积很小,但是占据汽车生产成本的重要价格比重。在高科技和高端产品上,奔驰宝马奥迪等汽车品牌,在中国产销低端车型,并且把德国生产的高端车型以贸易方式销到中国。

 

在未来,不同类别的外企有不同的下场。贸易型外企有更好的灵活性,便于把订单转移到其他国家和地区,未来遭受的损失较少。投资型外企进入中国越深,对中国依赖越强,未来下场也越惨。全世界经济日益动荡,不仅无法保全利润,连拿回本金都无望。

 

2015年1月25日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