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

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五)

2015-09-02 16:32:14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第一章/第三节  人民币汇率(节选一)

王尚一 生于0715

 

 

 

人民币汇率是中国经济的基础政策,决定其他经济政策进而决定中国的经济走向,最终决定实体的兴衰。中国基本的经济政策导向是压制国内经济的自然成长,依赖国际经济循环,外汇政策是决定中国经济的根本政策,也反映中国经济模式。其中人民币汇率作为中国依赖国际经济的关键媒介是外汇政策的核心。外汇政策再通过配套政策,支持人民币汇率进而指导中国的整体经济政策。

 

中国是外汇管制国家,体制决定外汇的归属和使用。外汇管制主要包括两方面:1.强制结汇,外汇进入中国必须交给中共体制,体制再将相应的人民币兑换给外汇持有者;反过来,体制将所有进入中国的外汇掌控手中,自行决定外汇用途;2.官定人民币汇率,体制根据自身的需求—也就是从对自己有利的角度,决定人民币汇率的高低。其中强制结汇是体制确保自身利益的基础,汇率是体制往自身利益倾斜的分配机制。

 

人民币汇率决定利益分配格局,主要包括外贸依存和外资依存两个阶段。中国急需外汇时,通过人民币大幅贬值刺激出口。出口赚外汇的实体部分,按照人民币汇率低的比价,将美元换成较多的人民币,以获得较高的人民币收入和利润。在这个阶段,实体换汇的过程中,体制从汇率上有一定的损失,但这和得到的美元储备相比完全可以接受。随着出口不断扩大,中国到2006年的外贸依存度达到67%,这意味着外贸占国内经济的主要部分,成为中国经济的主要收益来源,此时实体能够获得较高的收益,体制则要付出一定代价,体制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开始推动人民币升值。

 

2008年后,外资进一步涌入中国,给中国带来完全无成本的美元,体制有了充裕的外资流入,获得更大头的外汇储备,贸易出口创汇就变成次要因素。体制开始实施人民币升值计划,在人民币升值后,体制用更少的人民币,从实体出口经济中获得更多的美元。


  2010年到2014年初,人民币持续升值,美元兑人民币从1:6.84逐渐升值到1:6.05。按照6.84计算,北京外贸进口总额为3305x 6.84 = 22606亿元人民币,北上天三地的外贸逆差为20773亿元人民币。当人民币升值到6.05的时候,北京外贸进口成本为3305 x 6.05 = 19995亿元人民币;与人民币升值前的6.84相比,北京外贸进口数额减少2611亿人民币。

  从地域的角度,北、上、天三地的外贸逆差为 18373 亿元人民币,比人民币升值前的逆差减少2400亿人民币。与此同时,人民币升值前,粤江浙三省外贸顺差为27031亿元人民币,升值后减少到23909亿元人民币,顺差减少3121亿元人民币,减少幅度超过11%

  这些数字意味着,实体经济大规模补贴体制经济。以美元计,实体企业出口相同的产品获得同样的收入,但是当美元换成人民币时实体得到的钱少了,实体少得到的钱补贴给了体制,体制用更少的人民币换取更多的美元,进而更多地购买国外产品,体制的外汇消费能力越高,国际购买力就越强。

 

汇率这只看不见的大手从宏观经济层面以强有力的方式操控着实体的运营,当人民币汇率政策改变时,直接影响相应的实体企业。符合汇率政策改变方向的实体企业获得生存发展,违背改变方向的企业则衰落消亡。


  实体经济的变化滞后于汇率政策变化,滞后周期主要由两个因素决定:一是汇率政策变化的剧烈程度,二是实体经济在过去积累的实力。汇率政策变化越剧烈,违背方向变化的实体衰亡的速度越快,实体的实力越弱衰亡的速度也越快。

  实体本该在政策发生关键改变时及时调整自身战略方向和运营方式,对于无法转向的实体,决策者/拥有者应该当机立断将企业卖出去或者直接关门,但是实体业主(包括进入中国的外企)往往聚焦于行业或者自己的企业,忽略金融政策对于经济的决定作用,当汇率政策发生重大变化时,不少外企都无法适应而亏损裁员甚至撤出中国,中国本土的实体更弱,大多数批量倒闭,少数在艰难困苦中挣扎,例如2005年前获得极大发展的出口加工业,到2014年大都陷入亏损境地。出口加工业的兴衰就是人民币汇率政策发生变化的结果。

  从根本经济导向上看,中国是压制国内经济依赖国际经济,人民币汇率成为主导政策。从经济政策制定/决策者(中央领导人)的角度,外汇是不可或缺的硬通货,用来购买国际产品;中国生产的产品不需要用外汇采购,印刷人民币就行。

  1959年,中国已经大饥荒成批饿死人,高层仍然大笔一挥给茅台酒厂批大量粮食酿酒供领导们消费。领导们享用的红酒和外国美食、买的电视、看的电影和使用的各种先进家居设备中国都生产不来,只能用外汇购买;另外决策者(中央)吃肉的时候也会给执行者(地方)喝点汤,如果执行者不执行决策者的决策,决策者即失去力量。

  1978年经济完全瘫痪,决策者的闭关锁国玩不下去,只好改革开放。大门打开后,执行者了解到国外状况,对外国产品的需求急剧膨胀。19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半头砖日本录音机和黑白电视机在欧美已被淘汰,但是仍以高价倾销到中国,民众这才知道什么是科技产品,对高端外国产品也产生渴望。

 

于是,在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求下,决策者通过人民币汇率政策的变化,推动中国进入国际经济循环。

    不论1978年之前的闭关锁国还是之后的改革开放,决策者的根本目的都一样,那就是尽可能调动中国的经济力量,获得更多外汇,以满足对西方高档产品的需求。随着外汇越来越多,需求也不断升级,决策者和执行者需要更多外汇保证消费。在这个思想指导下,外汇政策成为中国经济的核心政策,人民币汇率也成为中国经济的导向,进而决定实体经济。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