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

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六)

2015-09-15 22:46:51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第一章/第三节  人民币汇率(节选二)

王尚一 生于0715

 

 

       1949年后,中国经济经历三个主要阶段:进口替代、出口导向和外资依赖(个人下的定义),这三个阶段的名称,并不是世界普遍意义的概念,而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称谓。在这三个阶段中,人民币汇率政策不同,国内经济模式也不同,决定着中国经济方向。

  第一阶段,进口替代,以1958年大跃进为标志性开端,延续到1978年。在这个阶段,人民币汇率一直保持在1美元兑1.5-2.5人民币左右。

  第二阶段,从1978年到1994年,中国从进口替代逐渐向出口导向转化。在这个阶段,人民币汇率从1.68.6,贬值幅度达到4.5倍,期间人民币保持汇率双轨制,也就是黑市和官价并存。中国完全实施出口导向政策之后,又维持10多年,到2005年汇率改革,长达8年美元兑人民币保持在8.27-8.28

  第三阶段,从2005年到2009年,中国经济逐渐从出口导向型向外资依赖型转变。2010年到2014年初(撰写本文时),外资依赖成为中国经济的主导方向。从2005年到2014年的10年间,人民币汇率从8.27缓慢升值,2009-2010年达到6.832010年升值步伐加快,2014年初升到6.05
  
  1990年代之前,中国决策者主要以进口替代经济模式为主;1949年之后,体制系统消灭地主资本家阶层—以肉体消灭为主,引发整个社会生产倒退。体制内的人主要是革命出身,只擅长杀人和宣传,毫无发展经济的能力,体制需要引进外国工业品。中国接受苏联的工业体系,按照苏联方式自己组织生产,以此达到不必用外汇从国际市场购买的目的。


  进口替代的经济模式决定了中国经济的整体走向。韩战后苏联大规模援助中国,包括给中国150多项大设备和相应的专家队伍,在这些专家队伍的指导下,中国开始轰轰烈烈的工业建设。但工程尚未结束,中苏交恶,苏联撤走专家团队,中国土包子没有办法,只能用土法完成后期建设和管理。

  从整体基础上看,苏联设备和工艺本身也是从欧美偷技术搬设备之后,东拼西凑弄出来的系统,苏联专家撤走后,中国在苏联的框架下进一步东拼西凑。大跃进后,中国把大量曾经在欧美留学工作的科学技术专家弄到夹皮沟饿死,更没人完善设备改进工艺。等文革开始,土包子变本加厉,完全关掉大学,尽管后来大学重开,但一直到1976年都是工农兵大学生,可想而知这期间的工业产品多么粗制滥造。

  在封闭的计划经济内,中国民众没有其他产品可用,只能使用劣质产品。在这样的社会文化熏陶下,整个社会都形成土包子思维方式,虽然表面上在生产现代科技产品,但实际上根本不知道现代工业为何物,更无法理解现代管理和现代科技的实质。

  从产品的角度上,进口替代逐渐演变成山寨。体制引进的结果是引进一代落后一代亏损一代,最后全军覆没,于是体制将进口替代生产下放,由半体制或者依靠体制的民营企业引进和生产。民营企业的老板同样刚洗脚上田,采取与体制类似的模式,只不过民营企业更便于通过压榨员工降低各种成本,以价格战的方式参与竞争。

  进入1980年代,体制面临巨大的危机,改革开放是体制在走投无路时最后的手段。当时两方面的问题起决定作用:一是农业问题,涉及到改革。整个社会群体极度饥饿,尤其是上山下乡政策越来越难以推行,体制首先必须解决农业问题,保证充足的粮食供城市消耗。二是工业问题,涉及到开放。从1950年到1976年,中国主要的工业设备极为落后,但是如果这些设备报废,中国工业基本消失。中国技术专家已经消亡,50年代后出生的人生活在愚昧中,别说制造大工业需要的设备,就连大工业如何运转都难以理解,所以中国必须实施开放政策从欧美引进工业设备。

  农业改革从小岗村开始。只要民众能吃饱肚子,农民生活再苦体制都不担心,最大的问题是开放。引进西方技术和设备,首先要让人们了解欧美日,了解的结果是人们看到巨大的差距形成强烈的崇洋心理,这种心理在两方面形成强大的作用:一是变革,要求体制提高管理水平。这种诉求对体制带来严重危机,体制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名义开动坦克到北京街头和广场。二是消费,工业经济造成极大的外汇消耗。首先各工厂需要大量的外汇购买进口设备,二是工人化作消费阶层,也要使用进口家用电子产品,这两方面强大的消耗让外汇极为紧张,中国经济随时会因外汇枯竭而停转。

 

       在思想和外汇的双重压力下,体制被迫从进口替代转向出口导向。当中国的工业从苏联系统转向欧美日系统,转变的不仅仅是工业经济本身,更重要的是思维模式和教育模式。

  中国闭关锁国的20多年间,欧美日工业已经从电力机械工业转向电子机械工业,也就是电子和机械的集成。如果对欧美日的工业品进口替代,不仅需要引进设备,更需要学习电子和机械集成使用,才能够把设备用好维护好,这需要整个经济和教育的投入做支持,所以工业最需要变革,需要外汇投入,决策者一拍脑门就造成巨额外汇损失。

  实施进口替代等于中国从负数开始,填平文化教育、知识技术、研发创新、设备与关键零部件等方面的巨大鸿沟,而填平这些鸿沟意味着外汇消耗更大,体制决定放弃进口替代,转而实施出口导向。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