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

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八)

2015-11-19 21:49:59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第一章/第一节  泡泡社会(节选二)

王尚一 生于0715

 

 

泡泡社会的实质是看上去很美,但没有未来。2011-2013年实体逐渐陷入困境,对前景越来越悲观,但是由于前期的巨大投入而不甘心放弃,希望未来会有转机,外部的乐观信息也给实体以信心。乐观信息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国家(体制)总是说未来会更好,信心比黄金更重要;二是广大民众对未来非常乐观,“我”们周围的富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富。

 

不少实体基于这样的心态,即使经营越来越困难,也不愿意退出,而是继续投资。砸钱越多,越发现形势险恶,此时又深感投入太多,更加无法撤退,只能继续坚持,期望时来运转。不少实体业主抱着最后的希望,卖房子/抵押房子、向亲戚朋友借钱,有些人还不惜借高利贷,继续投资。这部分人真心想把企业做下去,但是当状况持续恶化,只能面对各种债务,尤其是沉重的高利贷,最后,有的自己逃跑(留下妻子儿女),有的全家消失,有的选择自杀,结局都是家破人亡。

 

泡泡社会是体制与民众共同维护的。如果没有民众的支持,体制无法创造出泡泡社会,只有无数人不断重复我亲戚、我朋友、我同学、我邻居、我同事的传说,才能让泡泡社会维持,才能让人不断上当。或者说不仅体制在重复谎言,民众出于自身的动机,从不同角度以不同案例也在重复着谎言,这样最终才形成泡泡社会。

 

泡泡社会的人们腔调是如此一致,面对困难要有信心(乐观、前景光明、正能量),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信心主要分两个层面:第一,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这里必须指出的是,诗词的表达方式通常缺乏逻辑,人们可以用优美的诗句寄托美好向往,但是现实中冬天要到来,不是先考虑春天来不来,而是要先准备好如何过冬,如果在冬天冻死了,春天来不来都没什么意义;第二,党和政府会有办法的,所谓的政府万能论。哪怕实体正面临灭顶之灾,民众仍然在想,国家不会坐视不管,别低估高层的智慧,企业也不会坐以待毙积极升级转型。

 

这时候,实体面对一个关键点,在两难中顾此失彼。企业主人生的主次位置已经颠倒,将企业置于家庭和个人之前。当企业主习惯了天天呆在企业中,过度关注企业,在潜意识中已经忽略了家庭,忘记了性命。当企业主大量借债时,自然地把自己与企业的命运捆绑起来,为了企业而失去自己。只要一线希望尚存,企业主就会用尽全力挽救企业,无意识中过度借债导致负债累累。

事实上,无论是主动吹泡泡的帮凶,还是被泡泡迷惑的群体,坐等实体泡泡发酵只有死路一条。为了个人生存,不论实体业主还是员工,都要改变思维模式,回到真实的世界。

 

泡泡社会中,人们普遍的思维模式是盲目乐观:首先,认为未来会越来越好,情况不会变的很糟;即使已经很糟糕,还相信天无绝人之路。事实上,很多人乐观过度而倾家荡产,甚至跳楼。其次,在境况变得更糟,总是非常主动改善。原因在于两方面:第一,幻想别人来拯救自己。尤其企业大规模倒闭时,都期望国家救市,在此心态下,有人甚至加大投入。2009年四万亿后,很多私企老板就是在这样的思维下,大量贷款扩大生产规模或者多元化,结果,越是贷款多的私企倒闭越快,欠债规模越大私企老板越难翻身。第二,幻想升级转型。不少老板看到组装加工处于同归于尽的竞争中,希望通过升级转型找到活路,加大研发投入,或者加大市场开拓投入。实际上,从2010年到现在,没有多少做组装加工的私企升级转型成功,反而大多数在2009年之前,通过打广告树品牌升级的运动服装企业,到2013年亏得一塌糊涂。所以,在当前的形势下,首先要改变思维,停止给自己吹泡泡。

 

其次,需要关注身家性命的问题。身家指的是有多少钱,性命指的是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人是环境的产物,社会民众尤其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在经济快速增长(尤其在大规模印钞)的时期,绝大多数人都会关注身家,某个人有多少钱;在社会资金减少之后,社会资金链断裂甚至枯竭,人们必须以性命为主导,包括自己和家人。

  人们的认识总是落后于社会经济环境的变化。落后的结果是人们在经济快速增长的时候错过身家,在经济崩溃的时候丧失性命。首先,在经济快速增长时,个人在经济上过于保守,不敢大规模贷款投入,也就没有抓住经济增长的机会,在社会发展中,相对变得越来越穷。其次,在经济崩溃和萧条时,个人在经济上过于积极,主要关注钱,借贷过多,很多人不仅拿外财去赌,还拿自家保命钱赌,甚至以个人名义借高利贷赌。经济崩溃时,这些以个人名义借高利贷去豪赌的人,不仅自己不得不跑路或者跳楼,家人也受到莫大牵连。

  需要注意的是,过去五年的跑路或跳楼只是开端,更多的跑路和跳楼将在未来更大规模爆发。目前的情况是中国社会民众习惯于经济增长,也就是印钞,根本无法想象经济崩溃的状况,把过度负债当作必然。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