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陆经济分析

中国系统性危机

2017-05-28 12:24:3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中国系统性危机

王尚一

 

中国系统性危机,简单的说就是体制系统的所有支持力量全面垮塌,系统无法维持而面临倒闭。到20175月底,中国宏观形势已经全面失控,体制面临全面瓦解。依附体制的各利益群体,也就是体制的各种支持力量,大部分在过去几年经历级差式返贫,剩下少部分将在短期内大难临头。

 

中国体制经济主要包括两部分,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实体经济主要指在血汗工厂政策支持下,血汗工厂式的实体生产组装、商业销售、服务等相关经济环节。虚拟经济则以债、股、楼、汇为主,代表在金融政策和房地产立国政策导向下的中央和地方两大经济系统,其中中央经济系统包括央行、外管局、主要商业银行、中央各部委和央企等,地方经济系统主要包括地方金融系统、房地产和地方国企等。

 

上述分类可以清晰反映中国级差式返贫和体制崩溃的进程。利益关系上,虚拟经济代表体制利益,实体经济则是体制的奴仆;操作模式上,体制直接控制虚拟经济,间接操控实体经济。基于此,体制面临经济困境时形成几个返贫阶段:第一,牺牲实体经济利益,造成实体相关环节的崩溃和相关群体返贫。第二,牺牲非核心的虚拟经济部分,尤其是非战略重点区域的地方经济。第三,2016年空中解体后体制系统已化成碎片,体制自身大部分虚拟经济作为残骸次第坠毁,只剩房价空转。第四,20173-5月后,银行资金面临枯竭,地产经济无力继续支撑,体制最终耗尽所有可消耗的资源,不可避免的崩盘。 

 

体制权力表面上似乎日益强大。1990年代开始,通过分税制和发展地产经济,中央极权得到逐步加强。同时,由于中国的文化扭曲、经济体制的逆淘汰、西方国家和企业的短视和邪恶,加上中国民众的愚昧,看不到体制潜伏的重重危机。经过数十年逆淘汰,只有少数群体实现发家致富。获利群体具有一系列明确的特征,包括知识贫乏、视野狭窄、目光短浅、小处精明、精通厚黑、媚上欺下、贪婪凶狠、做事无底线。他们依靠体制致富,对体制感恩戴德,更以体制内的态度自居,自以为赵家人,对体制外群体予以讥讽嘲笑和无情打击。他们全心全意支持体制更加强大,同时引导并强化崇拜体制的社会文化。

 

体制崇拜在体制瓦解过程中更加强化。近几年,随着经济形势不断恶化,体制再度面临生存危机。为了保护核心权力,体制不断加大盘剥力度,杀鸡取卵,竭泽而渔,致使不同的利益群体沦为牺牲品。根据距离体制核心的远近关系,利益群体经历级差式返贫。既有利益群体返贫后,或沉默,或隐匿,渐被遗忘;仍在获利的群体则继续积极鼓吹,宣扬个人财富和社会地位,强化体制的无所不能。实际上,返贫的利益群体越多,体制的力量越虚弱。

 

2016下半年开始,体制的核心经济系统从内部瓦解,即空中解体。除极少数权贵,几乎所有拥护体制的利益群体都被关门打狗。不过多数利益群体满怀侥幸和对体制的信心,依然积极参与体制政策,形成世界经济史上最疯狂的投机狂潮——中国式房地产涨价去库存。20173月开始,面对油干灯枯的银行,体制以行政指令方式,实施最严厉的住房限购。在中国“财聚人聚、财散人散”的经济模式下,这种行政指令意味着中国宏观形势失控,权力体制正快速瓦解,即最近体制经常提到的“系统性风险”。

 

在中国系统性危机爆发之际,我对中国级差式返贫过程做个小结,也是从我2014年初写《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以及迄今为止全部微博内容的一个总结。而这个过程,是体制经济逐步崩溃的过程,也是中国系统性危机积累的过程。

 

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是系统性危机的开端。在级差返贫中,实体经济是关键代表。1980年代末,中国政治经济深陷双重危机,体制采取的措施之一是血汗工厂政策,催生出庞大的血汗工厂式实体经济系统。血汗工厂经济通过残酷压榨农业、破坏和污染自然环境和农田,把大部分农民变成血汗奴工,通过血汗产品的生产和出口换取外汇,成为当前中国经济的基础。在整个经济环节中,实体经济属于非体制经济,但严重依赖体制的血汗工厂政策。在《实体末日》中,我对中国实体经济有过全面分析,这里不再赘述。

 

首先,血汗工厂曾是体制的重要支持力量。2008年之前,血汗工厂老板积极活跃在社会舞台上。血汗工厂的成长,依托于血汗工厂政策制造出来的奴工群体,包括几乎没有成本的农民工以及国企下岗流放出来的廉价技术工人。其时,体制为了通过血汗工厂的出口获取外汇,通过媒体对血汗工厂进行极度美化的宣传,甚至达到神话的程度。私企老板扬眉吐气,对体制感恩戴德,积极表忠心,随时随地发表爱国爱党言论,对中国未来充满信心,纷纷扬言要做“百年企业”和“世界500强”。 2008年之后,私企老板的声音快速消失。美国次贷危机后,中国体制为了救美国即救自己,推出4万亿经济刺激措施。4万亿强化中国的金融导向,支持铁公基和房地产的爆发性扩张。在体制压榨、奴工流失以及市场环境和社会环境同时恶化的共同作用下,私企实体工厂处境急剧恶化,经历波浪式倒闭潮。我在《实体末日》里说过,除了专门制造假冒伪劣的非法企业外,血汗工厂将全面倒闭,仍然维持运转的大中型实体企业,实质上大部分变身金融套现的壳。最终,除极少数选择移民离开的,大部分中小私企老板逐步回归贫困,个别困于债务而自杀。

 

第二,外企大溃败。外企进入中国市场攻城掠地,占据主要的市场利润,但由于参与的是庞氏骗局,下场注定和所有庞氏骗局受害者没有区别。在《2015外企大溃败》中,我对中国的外储和负债有过详细分析,中国将无法支付外企在中国市场的投资和利润,意味着外资多年打拼后财富归零。2016年中期开始,中国卡死外资的消息不断出现。事实上,部分2014年撤资的外企都没拿到投资和利润,2015年后的撤资的更没希望拿到,不断放出来的消息只是展示外企溃败的结果,命运在2015年已注定。

 

第三,实体商业同样全面溃败。《实体末日》结合民众消费降级、网购迅猛发展、租金不断上涨等因素对实体商业分析,预测实体商业将大规模萧条和倒闭。在这个过程中,虽然无数人响应体制“万众创业”的号召,开个小店当老板,为之前倒闭的商铺接盘。但由于实体商业环境日益恶劣,接盘侠实力又非常有限,所以很快再度倒闭。尤其是中后期的接盘侠,在亏损十几万、几十万或者上百万后,真正理解“创业致贫”的内涵。

 

第四,商业地产投资者默默品尝深度套牢的苦果。商业地产直接建立在实体商业基础上,对实体商业揩油。在血汗工厂经济增长后,先富起来的一批人积极加入炒房行列,其中商业地产铺面是炒房团的优先目标。吃上肉没几年的炒房客,对一铺养三代的洗脑广告深信不疑。从2012年开始,随着商业地产的迅猛扩张,加上实体商业的急剧恶化,实体商业开始大规模萧条而后倒闭。虽然大量“万众创业”的接盘侠出现,但也只能支撑少数居民区的商业地产租金,80%以上的商业地产不得不空关。租不出去的商铺既得不到租金,又卖不掉,还得缴纳各种费用, “一铺养三代”变成笑不出的笑话。

 

虚拟经济建立在实体经济上,通过盘剥实体经济而生存。当实体经济逐渐走向末日,虚拟经济也日益艰难,中央经济系统和地方经济系统的协调和运转失灵。在金融指挥棒和地产立国政策导向下,体制极权酝酿以举国之力再次打响国运保卫战。

 

虚拟经济的级差式崩溃,以债、股、楼、汇的顺序发生。债务危机是体制经济危机的开头,也是体制经济无法摆脱的魔咒。体制不断试图以股市和楼市拯救债市,结果是债市和楼市也被拖垮。最后,所有问题都集中到汇市,成为系统性危机的集中爆发点。

 

首先,体制大规模启动债市,实施经济刺激。2009年,中国4万亿经济刺激实质就是以负债的方式大规模投资,4万亿只是一个代号,代表中央负债,各地制定中央10倍以上的宏伟投资计划。疯狂投资的结果是,央企和地方经济不堪重负。2011年开始,中央加力收紧资金,导致央企和地方投资难以为继,比如铁道部负债超3万亿,一度万里大停工,中央又实施重点扶持支持铁道部重新开工,任由其负债逾4万亿。地方经济的负债则达十几万亿(有数据显示可能超过20万亿甚至30万亿,巨大的连环债务黑洞使得国务院至今都没搞清楚地方负债到底有多少),但无法得到中央直接支持,地方经济只能开通各种渠道,以金融创新的名义筹资。早期的地方融资平台被限制后,地方政府又以房地产为平台和渠道,通过银行理财、高利贷等方式融资。银行为规避风险,将大量资金转到表外,以银行理财的方式诱骗储户购买,并且以理财模式发放贷款。

 

2014下半年,理财和高利贷走到尽头。地方的房地产商作为融资渠道大都负债累累,很多房地产公司实质倒闭,一部分跑路。高利贷大规模倒闭,引发各种社会治安事件,不稳定因素急剧增加。同时理财作为银行的表外业务,急剧膨胀到极其危险的比例,银行万分恐惧。眼看地方经济走到崩溃边缘,体制期望通过A股融资让地方经济起死回生,于是决定推高股市。

 

接着,股市成为新的增长点。 2014下半年,股市开始上行。进入2015年,股市上涨加速,主流媒体对股市的宣传也不断升温。随后巨大的A股牛市形成,以至于中国全民炒股,全民谈股。当官媒吹着大喇叭“4000点是牛市起点”,民众更加疯狂,在各种配资的支持下持续加杠杆。与此同时,各地的地方国企积极制定股票上市和再融资计划,期望从股市割韭菜割出40万亿以上。

 

20156月股灾是中央体制遭遇的第一次重大失血事件,但同时被再次看作体制无所不能的象征。6月中旬股市突然暴跌,输红眼的股民要求国家救市。国家队迅速暴力行动,总计投入数万亿才勉强维持住股市。而体制资金全面被套难以脱身,救市属重大失败。国家队救市过程中,中小散户本来有大量逃跑机会,但他们不仅不趁机止损出局,反而把体制的失败看作成功,更笃信政府万能。

 

股市反映中国社会的集体癫狂。2015年股市暴跌前几天,我说股市已见顶,后面随时暴跌,遭到疯狂股民的嘲笑。股灾后,我只能说,“至今仍在股市里折腾人生的,已经不是智商问题,而是精神出了问题”。表面上,曾经见人即谈股的股民,在严重亏损后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炒股了,而私下里,却仍然持有股票不肯出局继续做黄粱梦,妄想股市再上万点,自己回本进而获利。整个群体都处于精神分裂状态。

 

第三,重启楼市。股市惨败后,体制不得不重回楼市。2015年底,中央体制规划部署房地产去库存,深圳作为中国地产标兵率先启动上涨。2016年,房地产去库存政策正式启动,以战略布局的方式创造出中国特色的涨价去库存模式。2015年的A股暴涨暴跌加速实体经济衰败,大量实体资金脱实向虚参与各种投机炒作。在体制策划下,各类资金汇集,实施重点布局、以点带面、逐步推进、轮番炒作式的房地产去库存。轮炒以深圳房价为开端,支持北上广楼价快速上涨,进而暴涨。在北上广楼价上涨过程中,资金进入一些二线重点城市炒作,包括杭州、南京、合肥、青岛、郑州、成都等。这些二线重点城市既具有轰动效应,又能辐射相应的资金聚集地区,目的是以点带面,实现相应辐射地区的住宅楼价暴涨。

 

学区房成为媒体宣传房价上涨的重点。除了整体战略布局外,各地通过学区房炒作,强化房价上涨的预期。各地方政府把学区房与孩子上学严密捆绑,家长为了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不惜巨资买房,实力支持学区房价格上涨。媒体则炒作学区房的畸形高价,强化房价上涨的趋势,使炒房者坚信国家对于房价的操控能力,既然国家具有绝对的控盘能力,学区房价格能上天,那么中国房价只可能继续上涨,不可能下跌。在这样的理念支持下,一波波跟风资金接盘,支持重点地区的房价不断上涨。

 

房地产去库存实质失败,体制陷入绝境。表面上,体制大规模投放房贷资金,实现一线城市和二线战略重点城市房价暴涨,买房炒房者欢呼雀跃房价只涨不跌,但体制真正的意图并不是推动一二线城市的房价上涨,而是希望资金进入三四线以下城市和县镇去库存,支持当地体制经济。结果却是,一二线城市房价暴涨后,早期入市的炒房者趁机抛售,吃掉大量房贷资金,而且并没有按照体制意图去三四线继续炒,而是换美元转移出境。也就是说,体制不仅没有实现涨价去库存的初衷,反而导致大量资金外流,对外储形成严重威胁和冲击。体制被迫又率先从深圳暗中实施紧缩措施,控制一线城市的房地产交易,减缓资金外流速度。

 

涨价去库存是对民众财富的凶狠挖根。2015年股灾后,全民炒股被狠狠割韭菜,民众大幅削减消费,社会经济遭受重创,市场显著萧条。2016-2017上半年的涨价去库存,继续对民众财富挖根。在人民币严重超发、外汇关门、各种经济活动萎缩、房价不断上涨以及对政府万能的迷信共同作用下,民众把买房当做唯一的保值和增值手段,不惜砸锅卖铁,花光积蓄的同时,背上二三十年债务包袱。民众的收入在偿还房贷车贷后,基本失去消费能力,而有能力者选择不在国内消费。市场内爆与通胀加剧结合,加上实体末日引发的大规模失业潮,房价跌幅将深不见底,部分房子价值直接归零,沦为建筑垃圾。

 

最后的落脚点,汇市。汇市就四个字,空中解体。2016年一季度末我在微博说,中国经济确实不会硬着陆,而是随着外储枯竭直接空中解体。自从空中解体这个概念提出来,我被人三天两头问候一年多,我在此重申,维持原判!详细分析请参考《中国经济奇迹大结局:空中解体》一文,微博被删除,请自行搜索其他平台的链接。中国金融的基础是外储,随着外汇日益紧张,中国经济从体制核心开始解体,体制无法照顾整个系统,只能通过外汇管制保住核心环节,任由其他环节自由落体。2016年一季度换汇还相对宽松,大额资金外流也比较容易找到渠道。二季度开始尤其到四季度,体制采取严格措施,卡住换汇和资金外流,尤其是停止支付外资意欲撤离的资金。 

 

关于空中解体我还说过,四季度将出现大通胀。四季度大通胀如期而至:各种药品价格轮番暴涨,不少低价药和高端进口药断货,带动医院各种费用大幅上涨;各种工业原材料和中间产品价格轮番暴涨,其中以纸浆和纸板价格一再上涨为代表;各种进口食品价格大幅上涨并且出现断货现象;各种电子元器件和关键零部件价格暴涨,打破以往价格不断下跌或者少数涨而大多数跌的常态;教育相关费用也不断上涨,尤其学区房价格暴涨;服务业价格大幅上涨,尤其是金融收费等体制收费,巧立名目强取豪夺,进而推动私营服务业价格上涨。在医疗、教育、各种服务、各种生产原材料和中间品的全线大通胀面前,部分人一叶障目只看到基于严重产能过剩导致的基础菜价和鸡蛋价格下跌喊通缩,只能说明这些人已被排除在经济生活之外,智商完全不在线。

 

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进一步坐实空中解体。20168月初我开始发布《特朗普风暴》系列文章,明确美国社会的各种问题,并且预测特朗普必然当选,而特朗普当选,意味着美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转向。特朗普如期当选总统后,美国政治经济发生重大变化,其中股市屡创新高,反映出资本回流美国的态度。我还强调过,美联储作为实质上的政治机构,也将因特朗普上台而改变立场,随后美联储果然全面转向鹰派,201612月和20173月先后加息,而且未来准备继续加息,同时实施更强硬的缩表(如果世界经济不出现大崩溃)。特朗普政府则一手软一手硬,软硬兼施,特朗普总统个人对中国的态度较竞选时显著缓和,给中国以政策缓冲时间,但特朗普内阁经贸班子从未放松,密切紧盯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不断要求中国缩减逆差,以期最终实现贸易平衡。资本回流美国、美联储加息缩表以及缩减对中国的贸易逆差,都迫使中国的美元必然向美国回归。外储作为中国体制经济的核心基石已接近全面垮塌,即空中解体。

 

至此,中国系统性危机已经非常明朗。接下来,形势急转直下,眼花缭乱。

 

中国体制孤注一掷,掀起基建新高潮。2016年底,中央制定更大规模的战略措施,实施全国性的房地产去库存。围绕去库存,各地政府规划出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去库存基建方案,包括(地)铁公基、旧城和棚户区改造、公租房建设、新城建设等。配合这些方案,基建相关系统大肆采购各种建筑设备和原材料。2017年开始,在金融系统大规模放贷的支持下,各地房价不断上涨(深圳除外,深圳二手房价格在2015股灾后即持续下跌,新房201610月开始实质下跌),建设如火如荼展开。 

 

20173月,体制对经济完全失控,赶紧急刹车。当各地房价暴涨、成交量大升、各类基建疯狂建设时,人们忽略经济的基础,资金。经济火爆场面的背后是,仅仅3个月就几乎耗尽金融机构全年的放贷量。随着美联储持续加息和缩表,体制不敢继续对一二线城市放贷,防止套现换汇出境。3月底体制紧急发文,对一二线楼市采取行政措施卡死房贷,同时通过舆论炒作和资金配合,把跟风的买房炒房资金赶到三四线楼市,给三四线地方政府施舍点残羹冷炙。4月,最后的跟风资金卷入恐慌性购房。

 

5月楼市开始爆破。进入20175月,全国购买力枯竭,楼市急转直下。北京商住房(占北京房地产成交量超过50%)完全停贷,商住房炒家惊慌不知所措。各地大量住宅楼的抛盘房源涌现出来,7折、6折甚至5折。只可惜,看房者基本消失,只剩卖房者和中介自娱自乐,甘苦自知。

 

就在人们争论体制保楼还是保汇时,股市再次受伤。4月股市开启新一轮下跌,而即使股市快速下跌,新股依然马不停蹄上市,显示出体制在股市中收割的决心。一方面,国家队通过拉抬成份股,让A股股指下跌显得温和一些;另一方面,大量中小盘股的大股东纷纷出逃,导致个股跌穿2015年股灾熔断时的底,中小散户损失惨重。

 

在债市,体制再次严控金融机构风险,试图抵御面临的金融危机冲击。以下内容据央行旗下《金融时报》418日文章《银行业风控大幕拉开》:以疾风骤雨来形容半个月以来银监会的监管动作,的确不为过。328日开始,银监会陆续对外公布《关于集中开展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简称5号文)、《关于开展银行业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简称53号文)等7个文件,同时配以专项整治,将十五字方针重服务、防风险、强协调、补短板、治乱象逐步落实到位。2017年是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也是金融业风险防控的关键之年。期间,银监会方面多次强调。对于作为我国金融核心的银行业来说,一场风控大幕正在拉开,去杠杆和防风险将贯穿始终。

 

5月下旬,股市达到新一轮暴跌的临界点,进而影响金融机构的贷款安全。从深成指的角度,当指数跌穿9700-9500的区域范围后,将引发大规模的多杀多行为。因为大量上市公司、基金和大股东为了提前变现把股权质押,从银行和委托资金渠道获得贷款。这些委托资金往往也从银行贷款而来,只是以间接形式规避监管风险。一旦指数跌穿该区域,即股价跌穿质押价,银行将要求质押人补充资金,但是质押人早就把资金挪作他用,银行只好抛售股票套现回笼资金,进而向债务人追索损失。当众多银行抛售股票时,市场中没有新的接盘侠,必然导致股市新一轮暴跌,银行将遭受重大损失。面对这样的危机,国家队再次进场拉抬股市。而迫在眉睫的是,新股发行还在继续,大股东越来越多出逃,而且逃跑方式越来越无耻。随着抽逃资金加剧,当前股市还能挺多长时间,会不会开始新一轮暴跌,都是问题。 

 

房价之水落下,外储之石露出。在中国外储降到低于3万亿美元后,体制紧急控制资金外流,同时加强从国际资本市场借贷,把外储总额又支撑到3万亿美元以上。进入5月,中央体制实施一系列公开措施,以最强有力的姿态保外储。包括外管局召集超大型欧美外资企业开会,要求外资(不要跑)维护中国的金融安全。海关实施更加严厉的措施,对个人入关时携带的物品收取关税。央行公布外汇管制措施,从20177月开始,对个人汇往国外的资金实施更严格的规定。在穆迪对中国的评级降级后,中国官媒忙不迭解释三天,并用人民币离岸汇率的持续升值方式以示中国实力无需堪忧。526日,商业银行爆料,央行要求上交外汇,央行随后咬文嚼字式辟谣。

 

综上所述显而易见,体制所有的支持力量都山穷水尽。实体经济进入末日难以继续给体制供血,自身不保;被体制各种阻拦的撤资外企逐渐失去耐心可能与体制翻脸,转而请求特朗普向中国讨钱,磨刀霍霍;民众在股市被反复割韭菜后面对房贷、车贷以及医疗、教育和其他生活品的大通胀,苟延残喘;股市经历新一轮下跌后进入大暴跌的临界点,再临深渊;巨资参与商业地产、鬼城、烂尾楼的炒房者,江湖不见;一二线城市房价和学区房开始暴跌,买盘急剧消失,近期三四线以下和县镇的接盘者,也将面对当地一家几套房和铺天盖地的空房,欲哭无泪;房地产成交冻结,地方政府失去地产经济收入后将大规模停工基建,疯狂执着的基建参与者,血本无归;各大央企在失去各地经济支撑后也失去收入来源,捉襟见肘。

 

体制各种支持力量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奋斗过程,也是级差式返贫过程。随着各群体陆续返贫,支撑体制的力量越来越虚弱终至垮塌,体制也将不可避免的全线垮塌,即中国系统性危机爆发。依附体制的各利益群体,将彻底失去依靠陷入绝境。

 

2017527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