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陆经济分析

四面楚歌的中国经济:外储篇

2015-04-26 22:19:22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四面楚歌的中国经济:外储篇

 生于0715

 

美元紧缩回流为中国经济的终曲做铺垫。从1945年开始的70年期间,美国成为中共的最主要支持者。在中共多次生存危机中,美国都以强有力的姿态支持中共,让中共体制多次起死回生。在1990年代中后期,中共体制已经基本陷入绝境。克林顿政府逐渐放开中国出口,并且允许进行中国加入WTO的谈判。在当时北方体制经济基本崩溃的情况下,中共依赖东南沿海的血汗工厂出口而生存下来。在911之后,小布什出兵伊拉克和阿富汗,创造出巨大的需求。中国血汗工厂出口利用战争机会,实现更加迅猛的扩张,对美实现巨额贸易盈余。在美国次贷危机后,温提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口号,积极推动4万亿经济刺激。在美联储3QE和中国4万亿的共同作用下,中国内向型体制投资经济获得爆炸性成长,成为世界GDP第二的国家,同时积累了将近4万亿的外汇储备。在世界上,中国经济拯救世界的呼声极高,各国领导人都高规格欢迎中国领导人到本国访问,也让中国民众开始产生国家强大的虚幻感觉。不过,随着美国QE3停止,美元外流减少,在国际上的美元资金开始回流,美元指数不断走高。美国中期选举后,共和党控制参众两院,美国内部形势开始发生重大转向。两者因素相叠加,正在对中国经济产生重大影响,随时将中国经济打回原形。其中,美国形势发生重大转向在长期其作用,而美元上涨在中短期内就能起作用。作用的基本原理在于,中国经济以美元为基础,通过获得美元而增长,依靠美元储备而显得强大。当美国发生重大转向,中国贸易获得美元的方式逆转,美元外储耗光,中国经济将倒退到比原始经济更差的状态。(相关内容参考我撰写的多篇关于世界经济和中美经济的分析内容)

 

美国内部形势变化,意味着对中国态度的逆转。中国的经济增长,以消耗美国经济为基础。克林顿政府支持对中国贸易,并且支持中国加入WTO后,中国以血汗工厂出口,开始大规模抢夺美国人的就业岗位,向美国输出劣质低价产品,与美国人争抢收入。在开始,美国人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采购中国的便宜产品,忽略了中国对美国资金和制造业就业岗位的抽血,对后来的次贷危机起到重大作用。在次贷危机后,中国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让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显得一枝独秀。大量企业看到美国衰落,中国崛起,更加速向中国投资和工作岗位转移。同时,奥巴马上台后,实施大政府措施,和蓝色州的州政府一道,以仇视富人的理念为导向,加大对企业的压榨。大量中小企业被迫纷纷裁员或者关闭,或者将大量full-time的工作岗位,变成part-time工作,导致平均工资持续降低。由于美国低智商人口持续增加,吃政府福利的人员也持续增加,这些人都是民主党社会主义政策的支持者,响应民主党的号召,反对共和党。在2012年总统竞选中,除了奥巴马靠个人特点吸引少数族裔和女人的选票外,还紧紧抓住罗姆尼说的“美国47%的选民都依靠政府”的话,争得大部分选民的支持。但是,随着奥巴马政策的推行,即使低收入、低智商的人也开始发现,自己受了骗。奥巴马的口号和社会主义政策不仅没有给自己带来好的生活,反而让自己的生活每况愈下。而矛盾的一个焦点,就是中国人大量争抢美国资金和美国人的工作岗位。在2014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在资金劣势的情况下,通过反对大政府、支持中小企业、促使工作岗位回流等主张,战胜资金雄厚的民主党,掌控参众两院的主导权。共和党在劣势的情况下获得大胜,说明美国社会民众的关注点已经发生急剧变化。即使低收入人群也开始认识到中国对工作岗位的抢夺,积极要求制造业回流。反对大政府、反对无原则的自由贸易、要求从中国抢回制造业工作岗位的呼声开始成为社会的主导舆论。

 

在新的社会经济环境下,中国正在被区隔在世界贸易系统之外。从美国民意的角度,新上台的共和党,将经济的矛头直接指向中国。在新共和党内,相当一部分是GOPGood Old Party),意思是以前的好的共和党。GOP在信仰和保守思想基础上,回归传统的共和党,不过在人员构成和经济主张上有所区别。传统的共和党以企业家和职业精英为核心,属于中资产阶级范畴。在美国二战后的帝国主义化趋势下,在美国大政府的支持下,美国金融机构和企业如同罗马军团,在世界各地进行市场开拓,从中获取高额利润。而这些大企业、大金融机构均支持大政府,因此成为民主党的主要阵营。GOP则大多数由制造业的中小企业和农民为骨干,反对大政府,反对高税收,要求美国采取措施促进公平竞争,促使制造业回流。因为中国采取血汗工厂、劣质低价倾销、偷窃技术、侵犯知识产权等等手段,在国际市场进行竞争;所以GOP的主张看上去,明显属于敌对中国产品竞争的模式。在金融危机后,美国民众深感美国衰落、中国日益强大,不仅痛恨或者担心中国人抢自己的饭碗,更对美国前途忧心忡忡。所以,美国的方向非常明确,尽量与中国进行切割,减少与中国的经济往来关系。当然,美国民众所担忧和恐惧的内容,和欧洲及亚太其它国家的担忧类似。所以,当强调开放透明、尊重知识产权的tpp协议推出后,美国看到tpp的好处,也开始积极推动tpp的建立。在北京豪华奢侈的APEC会议招待间隙,APEC其它11国首脑在美国使馆开小会,商讨tpp建立的推广措施。中国政府通过媒体喊话,说没有中国的tpp不完整。但实际上,tpp并没有对中国关门,只是希望中国能够遵守各种公平竞争的基本规则。但是,中国由于体制问题,自身根本做不到,也无法参加tpp。而如果不参加,一旦tpp建立和实施,中国出口和吸引投资将遭受全面重创。

 

在中短期,随着QE3逐渐结束,美元指数持续上涨,对中国经济形成重大冲击。如果说美国内部转向是长忧远虑,美元指数上涨则是燃眉之急。美元从2014年中期开始明显回升,已经导致多数不发达国家开始陷入困境。中国经济虽然规模大,外储多,但是内部形势也在快速变化。大致上,美元指数上涨在两方面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1、中国出口遭受致命打击,贸易逆差扩大(详情参见文章《美元暴涨后的结局》):由于2009年后中国实施外资依赖的经济增长模式,以及体制经济特点,决定了人民币不敢对美元进行贬值,只能跟随美元指数,对其它非美货币上涨。由于中国出口利润微薄,而且被东南亚、印度和拉美等国加速替代。在美元指数暴涨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货币贬值程度更大。所以,人民币跟随美元上涨,意味着出口自杀。同时,中国人进行国际采购的行为更加积极,从体制和权贵阶层出国采购进口产品,迅速扩大到中等收入阶层。例如,长期被认为昂贵的日本游,也因为日元大幅贬值和人民币升值而价格急降,引发大量中国人到日本旅游,顺便大量采购。如果不考虑中国的出口数据造假,中国的外贸应该已经属于逆差,而且逆差在持续扩大。2、中国外储因违约而产生重大实际损失:在中国外储持续增加时,中国领导人到处出国访问,通过购买产品、给各国贷款、以及承揽各种工程项目而全世界撒钱。例如,中国对非洲实施大规模的与工程项目相关的贷款援助建设,这些援助建设的债务算到非洲国家政府的头上。在适当的时机,中国宣布对非洲减免债务,这些债务就部分或者全部勾销。从中国体制的角度,这些项目往往与资源开发有关,以债务换取廉价资源的方式,实现所谓的互惠关系。不过,相当一部分并不是互惠关系,而是中国贷款建设后,因为国家内乱,中国投资血本无归。在卡扎菲时代,中国与卡扎菲达成巨额的建设协议,以从利比亚获得低价原油。但是,由于利比亚内部局势巨变,卡扎菲倒台,中国已经建成和在建项目全部打水漂,情况类似中国与乌克兰签订的巨额粮食购买协议。随着美元指数上涨、能源和原材料价格下跌,中国的巨额贷款债权遭到越来越严重的损失。例如,随着油价下跌,依赖原油出口、负债沉重的委内瑞拉陷入困境。经过慎重的权衡,委内瑞拉将欠敌国美国华尔街的债务归还,而对盟友中国的高达500亿美元的欠债违约,既不给中国石油,也不还中国钱。从中国外储的账面上,这500亿美元还存在,但是事实上已经成为呆坏账。而随着美元上涨,较为落后国家发生经济危机的范围越来越大。这些国家一旦陷入危机,直接意味着货币大幅贬值、而且大量欠债不还。届时,中国在这些国家发放的贷款,不是因为货币贬值而大幅损失,就是完全成为呆坏账。

 

中国外汇储备的关键问题是,资产内容的不透明化,难以判断到底还剩多少。从数字上,中国的外储将近4万亿美元,看上去是庞大的数字。但是,由于资产配置的不透明,外部无法了解,中国的外储已经损失多少,真实有效的外储到底有多少。在过去十年左右,中国到处在世界上撒钱,购买各国对中国的支持。在中国撒钱之后,往往以购买资产的名目,放在外储当中。例如,购买美国数千亿美元的两房债券、上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些数字都可以从美方的数据中找到。在最初,中国的外储主要在美国,以低收益债券为主要资产内容。但是从2011年开始,中国的相关研究单位认为,美联储QE导致美元走弱,而且收益低,不如其它国家的资产收入高。而且,中国应该利用外储加强资源收购,也就是用钱加强亚、非、拉和俄罗斯等国的关系,确保中国能源、矿产和粮食等能源和大宗原材料的供应。另外,中国也应该加强对新兴市场的投资,以获得更高合更灵活的收益。在这样的思维导向下,中国领导人更大手笔花钱,似乎有买下全世界的姿态。而且,到2014年上半年,李克强还强调自身的外储规模太大,应该通过花钱降低外储。如果说投资到美国,外储的账目还较为明晰。当中国将投资分散到欧洲国家的垃圾债券,购买日本资产,以及给非洲和拉美等国家的贷款,其内在结构越来越不透明。随着美元上涨,大量所谓的新兴国家陷入困境、甚至实际破产,意味着中国对这些国家的投资变成实际的呆坏账,难以收回。有的即使能够回收,也需要以极大的折扣贱卖。如果美元继续升值,表面上是资产,实际上是部分或者全部呆坏账的债权比例将更大,有效外储也更少。如果刨去中国购买上万亿的美债、以及各种表面是储备的呆坏账,中国可以随时可以调动的有效外储可能连1万亿美元都没有。

 

     美元指数上涨加速资金逃离中国。经过反复的权力与政策清洗,社会中的绝大多数资金已经集中在国内权贵和外资手中。根据中国官方数据,在中国进行直接投资的外资超过1万亿美元。这些外资利用技术、管理和市场地位优势,在中国占据几乎所有的中高端和关键零部件市场,获得丰厚的利润。外资累计的利润有多少,缺乏相应官方数字。但是,从外资获利的幅度进行推算,其利润最少翻倍。这个数字还不包括非官方数字统计的热钱,估计在数千亿到上万亿元。热钱从2005年开始就大举进入,爆炒中国的股市和楼市。考虑到游资在股市和楼市中的杠杠使用,获利翻倍更容易。这两项的外资加总和,已经和将近4万亿的名义外储相当,而且可能多出很多。如果外资对中国的投资和收益超过4万亿,那中国人血汗出口的钱都去哪里了?很简单,按照当时商务部长薄的说法,上亿条牛仔裤才能换一架空客。而在过去10多年间,尤其是4万亿之后,中国贷款租赁了大量的飞机。而且,中国还需要购买高价的设备、核心零部件、汽车和其它奢侈品、能源和原材料、以及粮食奶粉等。更多。所以,虽然中国民众看似辛苦劳作,但是中国整体积累的资金实际为负,这还只是按照中国外储账面数字计算。对于外资来说,在过去10年,在中国国内通胀与人民币升值的双重作用下,中国生产组装的成本日益提高。尤其是4万亿之后,中国生产组装逐渐被全面压垮,出口日渐萧条。另外,随着房地产冰冻,国内市场也加速崩盘。当外资感受到出口和国内市场都失去空间时,就开始安排资金撤退计划。在美联储持续印钞的情况下,由于美元货币还在持续扩张,外资撤退的意愿和速度都不强。但是,当美元开始大幅升值,人民币也被迫跟着升,比较了解实际情况的外资开始加速撤离。当然,不论外资如何了解中国市场,也不如权贵和一些清醒的中国人对中国的了解更深刻。关注形势的权贵已经开始捷足先得,大量向外部转移资金。2012-2013年,中国有钱人加速移民,而且大量资金购买美加澳英等国的地产,都是中国人向外转移资金、实现保值的表现。

 

中国开始采取外松内紧的方式,唱起空城计。考虑到大量资金准备离开中国,同时中国实际可兑换外储已经很少,中国的外储可能在短时间内被冲垮。为了防止人们恐慌兑换美元,中国政府在表面上似乎仍然非常自信,还在保持人民币强势,并且到处承诺撒钱。但是,在2014年下半年,随着美指提升,资金外逃加速,中国的银行机构开始收缩中国向境外汇款的条件,卡紧向海外的汇款。而且,随着形势日益紧张,中共开始打击地下钱庄,降低资金外逃的速度。通过这种表面不在乎外储,但实际上已经极为紧张的措施,中国试图继续维持一枝独秀的形象。但是,空城计只可以唱一时,无法真正应对危机局面。进入20144季度,中国经济加速全面崩溃,市场全面萧条。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后,在双十一的促销中,获得极高的营业额。但是,这些营业额的背后,是对于实体零售更大规模的打击。除了脱离经济基本面的股市被爆炒之外,资本已经几乎无处可去。而且,随着资本加速离开中国,国内资金被持续抽离,也就是资金更加紧张。在201410月,中国的银行系统存款总额显著下降,既反映出外资撤离的效应,也加剧银行危机。银行危机进而转变成房地产成交冰冻进一步深入,实体因为资金紧张加剧末日的势头,让资本更无处可以获利,兑换美元离开成为优先选项。在速度上,2014年下半年与上半年相比,随着美元见底上涨,似乎形势风云突变。在3季度,整个变化明显加速。进入4季度,10月的变化和3季度相比还在加速,11月的变化更加显著。可以说,空城计在真实的外资逃离压力下,表现出快速崩溃的征兆。

 

面对资本外逃,中国已经束手无策,坐视经济全面走向崩溃。中国体制的特点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因为中国民众普遍的权力崇拜、短视从众、贪婪懦弱等特点,很容易跟着中国体制的指挥棒行动。当体制引导大家发财致富时,人们努力工作,然后将攒的血汗钱买股票、买房子、买汽车、买各种不必要商品。当体制说信心比黄金更重要时,民众拿出自己最后的积蓄,进行各种所谓的投资和高利贷。当人们都已经成为穷鬼的时候,就跟着体制一起唱响中国梦。当中国经济开始崩溃时,民众自我安慰,认为国家能够掌控一切,不会让经济崩。当然,经济的本质是用钱说话,而不是由人数决定。即使6亿中国人大跃进的调子喊得再高,结果还是饿殍遍野,直接饿死数千万。即使比尔盖茨默不作声,还是身价数百亿美元的世界首富。而在经济中,默不作声的外资,才是真正的主要决定力量。体制无法忽悠外资花钱,反而是外资在整个过程中占领市场,集聚了巨大现金储备。而且,外资并不听体制的指挥,而是按照自己的决策实施执行方案,在该撤出的时候坚持撤出。中国体制也不敢直接阻拦外资撤出,而只是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有限延缓外资撤资的步伐。在权贵和外资换美元逃离的过程中,留下越来越多巨大的现金流黑洞。面对这样的黑洞,体制也不敢大规模印钞。因为,如果大规模印钞、刺激楼市交易,结果只能将被套牢的外资解套,让这些资金更疯狂地换美元逃离。所以,体制只能有限进行印钞,给主要金融机构补充一定的流动资金。通过这样的方式,既不让被套牢在楼市的资金解套,也防止金融机构因为现金枯竭而形成兑付危机,防范银行因为挤兑而关门。这样的措施只是在大厦将倾时,进行小修小补,能够暂时缓解局部危机,而对整体的作用杯水车薪。

 

四面楚歌奏响后,社会中的人心全面涣散。中共集权体制的特点是利出一孔,也是所谓的心往一起用,劲往一处使。在1980年代末,中共遭遇合法性危机后,邓提出发展才是硬道理,通过经济增长解决自身危机。朱镕基作为主要操盘手,确立了中央体制、地方体制、社会民众(包括私企)和外资等四大部分分级分类的经济机制。在这样的机制下,体制倡导经济增长,社会民众和外资实际做事实现经济增长,随后体制对经济增长进行收割,再用收割的部分进行所谓的投资,刺激经济增长。这个机制在1990年代全面建立,在2000年代收获经济增长的结果,2008年底的4万亿后达到顶峰,引导全民为了经济增长、赚更多的钱而疯狂。从2011年社会资金链开始断裂后,中国经济开始像逐渐被围困的楚军,在越来越困难的时候,仍然保持着较高的斗志,也就是信心比黄金更重要、正能量和中国梦等。在这个阶段,一波波极为乐观的人已经倒下,剩下的人还在乐观地相信,未来经济会增长,自己的事业工作也会好起来。进入2014年,整个中国经济已经被全面围困,整体陷入绝境,粮草(资金)越来越少,人们还在继续坚持。到2014年下半年,四面楚歌悄然而起,人们才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走,民众的信心开始全面崩溃。中央体制主导控制的金融系统已经基本失去功能,财大气粗的央企也开始面临业务显著萎缩;地方体制主导的房地产冰冻,地方企业大量亏损或者实际破产;支持大多数民众就业的本土实体经济走向末日,失业潮席卷全国;外资也开始加速撤离,批量或者全部裁员,并且开始实施资金撤离。尤其是房地产,在2009年后形成全民炒房热,驱动中国经济增长,也开始成为准备被扔掉的鞋子。大多数消息灵通的有钱人在想法出货,而只有视野狭窄、信息闭塞、思维落后的穷人还想着买房。简言之,中央和地方体制自身已经成了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更无法指导经济方向。而大多数民众已经开始迷茫,失去体制的引导,自己已经不会思考,不知道怎么办。人们开始各自找出路,希望自己能够逃过越来越明显的危机。这种情况就如同经历四面楚歌的楚军,已经不在一起作战,而是各自开小差逃跑。

 

随着经济全面崩溃,中国将快速开始苏联式溃败解体。在朱镕基开始建立新的中共极权体制后,体制经过了20年的发展和完善,形成了类似苏联的庞大统治系统。在中央体制中,除了规模庞大的各部委、各央企、各大金融机构之外,还有两套庞大的军事(军队)和准军事系统(维稳)。只需要在长安街上从东向西走上一次就可以看到,中央体制规格档次高、耗资巨大,而且主要消耗进口高档产品。在地方体制中,党、人大、政府、政协、纪检委五套班子俱全,编制层级多,单位和部门多如牛毛。而且,在一个班子里,编制也可以随意扩充。在有的县级体制,光副县长就可以达到数十人。在如此大规模的中央和地方体制控制下,体制内人员积极维护体制,加上现代技术的应用,中国不可能出现较大规模的反抗行动。不过这个体制与苏联一样,拥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耗资巨大。而且,体制内部关系交织,利益协调,难以进行相互切割,否则直接导致体制瓦解,也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状况。在这样的情况下,体制只有大规模从社会经济中进行压榨,才能维持整个体制运营。一旦体制收入有少许减少,整个体制都开始感觉到寒意。当体制收入大幅减少,体制内部将自我否定,并且快速垮塌瓦解。而社会经济则主要指实体经济,尤其是绝大多数民众参与就业的私营企业和外企经济。只有实体企业开足马力生产,并且获得较高的利润,才能够基本维持体制的庞大消耗。在2008年下半年,体制经历了来自于美国的重大危机,通过美联储QE4万亿刺激而度过。从2011年开始,中国自身的经济问题开始起作用,随着实体经济下滑,体制面临极大困难,必须借债度日。到2013年,体制已经难以维持,通过反腐的多种措施,有限延续寿命。到2014年,随着实体经济走向末日,大多数私企老板返贫或者负债累累,大量人口失业,大多数民众手中的现金已经基本枯竭。整个社会经济产出在迅速下滑,而且到2014年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后变成跳水俯冲。不论中央和地方出台什么样的政策,当经济产出快速枯竭,也意味着体制收益来源枯竭。当社会基础完全溃败,两层体制不可能像空中楼阁一样独活,只能在突然间垮塌。如同苏联一样,当干活的人没有了,都剩下坐等着吃饭的人,尤其都想吃好的,结果是快速瓦解。

 

     溃败瓦解之后,人们四散奔逃。首先出逃的是权贵和做好准备的官员。权贵和大量官员已经把家眷和财产送出国,自己在国内继续当官获利。不过,随着房地产冰冻,以及实体末日,获利的来源基本枯竭,留在国内风险高、收益低,因此将纷纷离去。这些人是消息最为灵通,离开最为便捷的群体。其次是外资和一些白领中产。在溃败瓦解的过程中,这些人的消息相对灵通,也会快速采取行动。不过由于希望出逃的资金过多,可以兑换的美元过少,大部分外资无法兑现,只能损失惨重、甚至血本无归。再次是大多数国内民众,各自寻找自己的出路。由于中国的体制特点和资源遭到彻底破坏,类似苏联瓦解的结果将意味着大物理。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