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陆经济分析

中国民间高利贷全面爆破

2015-06-03 20:19:48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中国民间高利贷全面爆破

仰山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圣经.旧约.传道书》

 

20115月份,从内蒙古包头、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崩盘开始,到9月份浙江温州、江苏泗洪、河南郑州、洛阳民间跑路狂潮爆发,再到12月份安阳等地上万集资民众聚集火车站。近三年来,几乎每隔三五个月,不同地区都会发生大大小小的民间借贷崩盘事件,以江浙山东、西部的内蒙、陕西和中部的河南、山西为代表,动辄都是上百亿至千亿的资金规模。

 

进入201412月后,媒体陆续报道了湖南长沙十几家担保公司倒闭、跑路,陕西西安每两三天都有担保公司关门、跑路,甘肃兰州、辽宁沈阳、山东济南等地都有十几家担保公司倒闭跑路等。年底,曾经是民间借贷崩盘的重灾区河南又接连爆出新乡腾飞担保集团资金链断裂,数万家庭血本无归;洛阳上百家担保公司跑路崩盘。

 

山雨欲来风满楼,全国各地民间高利贷全面爆破的大幕已经拉开。

 

  被压垮的实体

 

2011413,内蒙古包头知名企业家--惠龙集团董事长金利斌以惨烈的自焚方式,亲手戳破了一个明星企业的美丽肥皂泡,高利贷维系的13.5亿元民间融资随之化为泡影。

 

2011921,温州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跑路到美国,企业负债20亿元,其中民间高利贷达12亿元,922当天温州有9家实体企业主跑路。

 

201110月份,郑州铝业爆发债务危机,资金链断裂,企业总负债25亿元,其中民间高息借贷18.6亿元。

 

同月,郑州新增奇钢铁及其关联企业河南欧陆投资担保公司资金链断裂,涉及民间高利贷5.4亿元。

 

2011年底,河南新乡飘安集团资金链断裂,总负债13亿元,其中民间借贷3.5亿元。

 

201310月份,新乡全顺铜业资金链断裂,涉及民间高息借贷超10亿元。

 

20145月初,多家媒体爆出四川华通系李炎失联,涉及债务上百亿,其中卷走成都民间资金20多亿元(涉及当地多家民间担保公司和小贷公司)。

 

20146月初,媒体爆出广西柳州首富廖荣纳(广西正菱集团实际控制人)家族集体失联,涉及债务上百亿,其中银行70亿,民间借贷30亿。

 

20149月中旬,四川第四大民企科创控股集团曝债务危机,项目停工,涉及民间借贷数十亿,而上述四川汇通担保的崩盘被认为是压垮科创的最后一根稻草。

 

同样是因为担保崩盘引起银行停贷、抽贷,也造成第二大川企川威集团,被媒体曝出遭抽贷导致集团资金链断裂,总部裁员2/3

 

用原河南郑州地王——思达蓝宝湾的操盘者汪远思的手绢理论来解释这些实体企业的困境非常合适。一个小手绢上烂了个洞,洞挺大,就拿块毛巾盖上,这洞就是个小洞,这毛巾再烂个大洞,再拿个床单垫上,这毛巾上的洞就可以忽略不计。他的意思是,一个小项目赔了,就再做一个大项目,大项目赔了,就做一个更大的项目。这样,亏损就变小了。但他没说这大床单再破个大洞该怎么办,天下总没有天大的床单。其实,他最后也是栽在最后的大床单上那个大洞里。思达地产2008年底资金链断裂,被收购时,民间高息融资近三十亿元。

 

 

  大崩盘的煤老板

 

2012年初到2014年底,国内煤炭价格从每吨900多元跌至400元左右,每年平均下跌20%左右,随着煤炭价格的大潮退去,众多曾经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煤老板也开始了裸泳。

 

20116月,山西振富集团开始以各种理由拖欠民间放贷者的利息。20122月,上门讨要利息的放贷者得到振富集团正式答复:资金链彻底断裂,利息及本金无法支付。截止201112月底振富集团债务已达98亿元,其中原始本金62亿元,利息36亿元,原始本金中有29.8亿元来自高利贷,直接给振富集团放贷的有345人,通过这些人间接放贷的至少还有两万人,其中资金上亿元的有16人,而这些人下面还有为数众多的散户。

 

56岁的柳林县薛村镇高红村人王凤连,因为放高利贷,在柳林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被当地人戏称为银行行长。之所以有这个外号,除了因为他能在短时间内筹得巨资外,还因为给她钱的人身份复杂——官员、职员、企业老板、个体户、医生、老师、打工者,各行各业,形形色色。2012731,柳林警方通过当地媒体发布通告,称王凤连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被逮捕,要求所有给王凤连存过款的存款人20日内到柳林县公安局巡逻防爆大队申报登记。根据柳林警方记录及知情人透露,共有1024人申报登记,涉及金额30亿元,间接涉及人数至少有5万人,还不包括一些怕被问及资金来源的人。

 

201311月,山西联盛能源集团申请重组,企业总负债315亿元,其中民间高利贷数十亿元(上文提及的王风连处借给联盛集团高达22亿元)。2014312,联盛集团董事局主席邢利斌被警方带走。

同年84,知名的山西首富,号称山西地下组织部长的煤老板张新明被警方带走。

 

张新明被抓后不久,山西吕梁的3名企业家也遭遇同样的命运,在同一天被带走调查。2014826,吕梁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明珠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同时被带走的还有:山西大土河焦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贾廷亮、山西离柳焦煤集团有限公司前董事长邸存喜和山西中阳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袁玉珠。其中贾廷亮曾在2006年被胡润能源富豪榜列为山西首富。在此前一个月,离柳焦煤集团现任董事长郭继平已被抓。

 

山西的众多煤老板在投进去上千亿的自有资金和民间高利贷之后,被政府接连不断的停产整改和整合整顿折腾的精疲力尽,除了上文那些首富们纷纷身陷囹圄,更多的则心灰意冷,远走他乡。

 

而陕西北部的神木,众多的煤老板也同样感受了这些悲喜剧交替上演的疯狂。2012年,神木成为西北首个GDP过千亿元的县城,位列全国百强县的第26位。不料,同年国际煤炭行情大逆转,神木煤炭块煤从680/吨直跌到550/吨,籽煤、面煤等跌幅都在100/吨左右,售价直逼成本价。煤炭危机迅速传导至民间借贷环节。2012年底到2013年中,神木失踪的煤老板多达200人,神木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达4786起,涉诉金额初步估计超过350亿元,涉诉人数将近8000人,当地通常使用月利率,最低为3分,年利率即为36% ,约为银行贷款利率的6倍;较高可达到4-6分,年利率即为48%-72%,约为银行利率的8-12倍;极个别时期,典当行中的大户和老板提供五天以内的大额资金紧急周转,开价高达5角,年利率为600%,约为银行利率的100倍。

 

 这其中,以黄金大王张孝昌和集资大王刘旭明以及轰动全国的房姐龚爱爱最为典型。

 

2012年年底,黄金大王张孝昌案发,诸多散户被套牢。张孝昌宣称手中有黄金、白银矿,非法集资高达101亿,涉贷1380人,涉贷公司56家。

 

201211月份,曾经在神木轰动全县的80后煤老板刘旭明跑路,后被神木警方拘留,根据神木县公安局的通报,刘旭明民间高息融资涉案金额达11亿元。

 

2013年初,为众多神木煤老板提供民间高息拆借的房姐龚爱爱资金链断裂,身份被愤怒的下线意外曝光,令当地民间借贷危机的冰山一角浮出水面。此后,2000余家地下高利贷机构凭空消失,超300亿元民间资金蒸发,近千人出逃的局势引发了全城恐慌。神木民间融资全面崩盘、房价暴跌、商业萧条、医保欠款、社会解构,如同一张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

 

 

  撑不住的开发商

是谁让民间借贷变成崩盘的高利贷?房地产。是谁抽走了实业的血?还是房地产。

 

2009年,温州房价开始飞涨。整个温州都沉浸在一种亢奋情绪中。据温州商会统计,全国的每一个县,都有温州的开发商,温州本地就有500多家房地产开发商。从项目分布上看,温州的开发商主要集中在三四线城市,这正是房地产过剩最严重的地方。在银行贷款极度宽松的情况下,实业企业大规模涉足房地产开发,一场更大规模的投机开始了。房地产高杠杆率的特点,又使得短期过桥资金非常重要,民间借贷的需求飙升。

 

温州高利贷肆虐,与大家进入房地产的热情成正比。温州三角洲房地产策划公司总经理陈好说,民间高利贷2006年已大规模展开了,一开始是3分,到了2008年慢慢变成了4分、5分,20108分、1毛的价格都出现了。开发商之所以敢借高利贷,是因为所有的人都认为房地产是暴利。这场狂欢在2011年下半年戛然而止。当时,老高跑路、银行抽贷、债务不堪重负,大量抛售房产造成了温州房价的剧烈而持续的下降。2012年,温州的豪车开始大甩卖,吸引了全国的人赶来购买。这场狂欢因为房价的下降而被打回原形,温州房价从2011年下半年民间借贷崩盘后连续下跌三年。

 

2011年下半年,伴随着包头、温州等全国性的民间借贷崩盘,鄂尔多斯主要靠民间借贷维持资金链运营的房地产老板们开始撑不下去了。2011年国庆前夕,鄂尔多斯中富房地产董事长王福金因公司资金链紧张自杀,中富地产涉及的债权人达到373名,涉及金额2.63亿元。

 

     而整个鄂尔多斯民间借贷规模达到2000亿元以上,当地房地产开发行业的资金来源80%为民间高息融资。在开发商和民间借贷的共同导演下,鄂尔多斯楼市经历了长达五六年的狂奔。但目前,当地房地产市场已经进入冰冻期,房价从10000多直降到3000元仍是有价无市,当地因为资金的短缺开始流行起了以物易物的贸易方式。

 

鄂尔多斯2008年之前建的楼房,基本都有房产证,但是2009年后建的楼房,85%以上到现在都还没有房产证,而且很可能永远都不会有。因为随着民间借贷和房价的崩盘,深陷高息漩涡的开发商根本无力继续开发或办理各种证件。

 

20143月初,浙江奉化政府公布本地龙头房企兴润置业资金链断裂(官方认可35亿元债务, 其中银行贷款24亿元,民间借贷7亿多元,工程欠款3亿多元),拉开了2014年中国民间借贷崩盘的第一波序幕;

 

20145月份,在破产传言汹涌如潮的巨大压力下,光耀地产承认旗下多个在售项目停售或停工,公司资金链确实存在问题,多家银行不再为其提供贷款。集团董事长郭耀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长达3年的15亿元高息民间借贷款把光耀拖入资金泥淖无法自拔。如今,光耀已回天乏力,愿意接受一切企业的收购。

 

20146月份,杭州中都集团董事长杨定国失联,留下20亿元的银行和民间借款。中都系的崩盘主要由于地产板块投资出现战略性失误导致,其占用太多现金流,一直未能回笼资金,投资大都为郊区大盘,遇到政策调控后便失控了。

 

20147月份,河北邯郸金世纪地产实际控制人史虞豹跑路,留下总额近30亿元的债务,其中15亿元是民间高息借贷,由此也引发了邯郸全城房地产崩盘,涉及民间借贷的房地产及实体企业已有数十家,目前初步统计的企业的借贷规模已经至少在100亿元。而实际金额可能远超此数,因为邯郸市几乎所有的地产公司都牵涉到民间集资。

 

2015元旦过后,江西赣州两家房地产公司宣布破产,实际控制人曾长发涉及民间高息融资近20亿元。

 

元月中旬,杭州曾经的房地产大佬--浙江中江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涉嫌非法高息吸收民间资金44亿元,一审被判处20年。

 

201522,河南西峡数百名在当地某开发商处买房子的群众拦下宁西铁路火车长达20分钟,并随后导致西峡县众多民间合作社和担保公司被挤兑,当地民间借贷市场一片哀嚎。

 

  血本无归的理财散户

 

鄂尔多斯、神木、榆林、温州等地民间借贷崩盘后,当地民间资金被挥霍或套在煤矿、房地产、实体企业里的都在数百亿甚至上千亿的规模(其中鄂尔多斯和温州都达到2000亿以上)。而这些地方因为前十年持续上涨的煤价或当地由于资源丰富或是本来比较好的经济基础,损失的资金大多是当地居民在煤炭大幅涨价过程中得到的财富,正是匹夫何罪,怀璧其罪。

 

山东、江苏、河南、河北等内地更多的普通民众则将毕生积蓄甚至加上房子抵押贷款投入到民间担保公司,最后高利贷集体崩盘,众多散户理财者血本无归甚至家破人亡。

 

山东邹平2011年底因为民间高利贷崩盘,在一个月内有十几人死于非命,更有众多当地民间借贷中间人远逃至缅甸避祸;血债累累的邹平“全民放贷潮”肇始于2010年。当地众多工人、农民、银行职员、医院医生、学校教师、公安民警等各行各业均有卷入,甚至有县政府主要官员的家属、司机参与其中。

 

20119月份,河南郑州民间担保公司集体崩盘,受害者达数千人,资金量达数百亿。其中仅圣沃担保一家未兑付资金即超过15亿元,华大公司超过4亿元,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副行长马益江个人非法吸储63亿元,案发后未兑付资金达10亿元,间接受害人超过500人。

 

201112月份,豫北重镇安阳民间高利贷崩盘,众多担保公司和投资公司跑路,全民借贷的安阳民间资金蒸发约600亿元,安阳民间融资是全民参与,包括商贩、公务员、退休职工等各类人群,少者数万元,多者不下百万。后经多方统计估计资金蒸发约600亿元。而安阳全市人口也不过600万人,市区人口100万人。

 

20138月份,焦作德尔泰担保公司宣布倒闭,参与该公司理财的3000多名投资者的3亿元资金血本无归。

 

20147月初,四川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汇通担保高管集体失联,该公司涉及在保资金达40-50亿元,之后引起成都等地民间担保公司集体倒闭、跑路,民间资金损失惨重。

 

20149月份,河北黄金佳集团资金链紧张,公司实际控制人肖雪被抓捕,公司涉及非法集资近54亿元,全国各省参与者达36000人。

 

201410月份,苏州高仕投资担保公司资金链断裂,老板高虹林被警方控制,经统计,涉及大量普通民众,民间借贷资金总额达25亿元。

 

201411月份,新乡最大的民营投资担保公司,腾飞担保集团资金链断裂,涉及当地各县市近2万家庭数十亿资金。

 

2014年年底,河南郑州海洋不动产,亚圣担保、嘉信担保等主要投资项目为房地产的民间投资担保公司陆续出现资金链断裂,理财客户集中挤兑,资金被冻结,然后引发周边洛阳、开封、许昌、平顶山等地市民间借贷崩盘以及开发商的跑路。

 

2015年初,洛阳爆出近百家担保投资公司倒闭跑路,民间资金损失约百亿元,其中仅两家较大的公司涉及资金近10亿元。

 

1月下旬,辽宁沈阳华玉黄金非法集资案案发,1000余人超过十亿资金卷入超,可能血本无归。

 

1月底,北京今朝汇元珠宝首饰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及高管被辽宁省锦州检察院批捕,该公司在全国开设156家实体金店、17家虚拟金店,涉及19个省份数千投资客户,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1亿元。

 

1月初,河南周口扶沟县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富友担保公司倒闭,涉及民间高息融资数亿元,据说当地县城有近三分之一以上家庭在该公司放有资金,目前当地其他担保公司陆续被挤兑跑路,人心惶惶。

 

2月初,河北邢台隆尧县三地农民专业合作社历时7年建立的非法集资帝国坍塌。该合作社在全国16个省开始分社,吸收了近10万普通投资者的80亿元资金。

 

2月初,西安联合学院民间传销式高息融资崩盘,涉及陕西省数万人近60亿元资金,2月初,西安市众多投资者到陕西省政府上访维权。

 

正如《圣经.旧约.传道书》中所说: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仍然在当今上演着,只不过,其中的人物和场景有所不同而已。

 

当我们看到众多实体企业主、煤老板、开发商和全国各地的散户们共同创造了一个个的泡沫破裂,一个个的梦幻消逝,换来的是无数的人倾家荡产,从财富名利的顶端跌入人生的最低谷。我们不需要再怀疑,中国民间债务危机已全面爆发,尤其是年关临近,接连爆破的局面会愈演愈烈,等待着我们的未来是什么?随着这种到处爆破的状况持续发展,我们更没有任何理由再去怀疑:中国民间借贷市场已经过了某一临界点,正在读秒进入所谓明斯基时刻。

 

水正在不断升温,而青蛙仍在一如往昔地游弋。这是一场静悄悄的危机,但却是一场足以引发历史巨变的危机。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