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陆经济分析

欧洲加入亚投行加速中国崩溃

2015-06-03 20:24:26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欧洲加入亚投行加速中国崩溃

 

生于0715

 

根据2015317日的消息,法国、德国和意大利三国跟随英国,决定加入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AIIB)。消息传出后,引发巨大的国际反响。 对中共来说,这是国际经济外交的一次重大胜利,与美帝国主义和平争霸的里程碑。同时,对美国和日本来说,看似是一次重大挫败。亚投行不仅仅和美日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ADB)竞争,甚至对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形成威胁。美国以说服施压等手段要求其它国家不参加亚投行,日本也明确表示不欢迎亚投行的成立和发展。现在,看着美日的努力失败和无奈态度,中共在此次事件中更有成就感。

 

但是,表面和实质往往相反。中国有一句成语,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话说的是不要为现在看上去的好事高兴,也不要为坏事而悲伤,后续的事件往往会出人意料。从表面上,欧洲(这里主要指政治地理的西欧)加入亚投行的行为,只是对奥巴马政府的声誉形成重大打击。奥巴马已经尽力阻止此事发生,但是并没有奏效,表现出奥巴马的无能。如果抛开奥巴马的面子问题,从更广阔、更深入的美国利益层面分析,就会发现这件事对整个美国可以有很大好处。反过来,虽然中共获得欧洲的支持,越来越人多势众,脸面特别有光。但从实际利益上,中共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国内经济崩溃,出口因人民币升值遭到毁灭性打击,美元加速流出中国,外储已经极为脆弱。中国建立亚投行和吸收欧洲国家进入,实际上给自己增加更沉重的负担,加速中国的崩溃,也促进自己的灭亡。所以,当中共为自己更快灭亡而庆祝时,美日则更应当利用好这个时机,保全自身的利益。

 

从根本上,亚投行是中国为消化过剩产能而设立,因欧洲加入变得炙手可热。2013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东南亚时先后提出倡议,建立亚投行,以此满足亚洲地区基础设施融资的巨大需求。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各意向创始成员同意以国内生产总值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因此中国持有最大股份。中国提出和推广亚投行的目的很明确,在中国的基础设施大规模建设完成后,形成巨大的过剩产能。如果这些产能闲置,结果将导致大多数的大中企业倒闭,进而拖垮银行系统,中国经济完全崩溃。所以,中国需要在国外承揽基建项目,消化中国巨大的过剩产能。

 

中国在国际市场主推高铁项目,尤其是一带一路概念。中共希望通过高铁工程项目方式,向外输出设备、钢铁、水泥等过剩产能,维持中国经济。不过,在李克强经过一年多在世界范围内的努力后,实际成绩接近0。为了增强产能输出的吸引力,中国加大对于亚投行的推广。通过亚投行,中国出钱帮助被融资国建项目,中国解决产能问题,被融资国获得项目。本来,对于其它国家,这样的条件极为优惠。不过,即使在这样的优惠条件下,澳大利亚和韩国考虑到美国的压力,也犹豫是否加入。所以,除了中国和亚洲的一些小国和落后国家,亚投行并没有更广的影响力。

 

但是,英国不听美国的劝告和压力,与美国开始分道扬镳,准备加入亚投行。亚投行如同被打了一针特别的强心针,热度急剧升温。随着德意法三国宣布加入亚投行,亚投行已经不仅仅是一个融资机构,更代表在欧洲主要国家的支持下,中国似乎要和美国决一高下。可以说,欧洲的表态成为关键点,将亚投行变成超越亚洲的机构。

 

问题关键在于欧洲的内质。当亚投行加入欧洲因素,就需要对欧洲有深入了解,欧洲将对亚投行造成显著影响,包括影响亚投行的特点和方向。了解的关键在于确定欧洲国家对其它国家的影响。个人在选择朋友时,一定要谨慎,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即使自己的对手再凶恶,个人都会认真对待、做好充分准备,并不一定会败给对手,还可能在与对手斗争的过程中得到成长。反之,如果找到自私或者愚蠢的队友,个人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被队友拖累甚至直接被出卖。性命攸关时,不论拖累或者出卖,都意味着稀里糊涂地死掉。所以,个人宁愿单打独斗,面对各种危险,也不能找猪一样的队友,增加自己的危险,同时利益还被猪友偷走抢走。在国家利益上,国家和个人的状况类似,也存在猪友的问题。当盟国是猪友时,将导致本国付出更多的代价,得到更差的结果,甚至造成致命的失败。当欧洲背信弃义,为了利益加入亚投行时,充分暴露欧洲的真实内质。

 

欧洲的内质是腐朽堕落。从19世纪下半期开始,欧洲日益受社会主义无神论思潮影响。随着社会主义兴起和基督教的消退,欧洲的性质发生关键改变。各国日益失去基本道义立场,为了眼前利益可以背信弃义,甚至大打出手。欧洲成为两次世界大战的中心地区,是为了利益而采取各种丑陋手段,最后冲突升级的结果。而且,纳粹在欧洲对犹太人大屠杀,受到大多数国家的默认或者支持。二战后,在美国马歇尔计划的大力支持下,欧洲经济迅速得到复苏。但是,从文化的角度,欧洲社会主义更加深入,国家开始全面控制民众行为,甚至直接干预或者控制基督教会(广义)。进入21世纪,基督教在欧洲进一步加速消退,很多地区的基督教会名存实亡。在整个过程中,欧洲社会日益变得腐朽堕落,整个社会也表现得死气沉沉,经济也日益失去动力。

 

做欧洲的盟友是赔本买卖。基于欧洲腐朽堕落的特点,对欧洲的友好的结果往往是吃亏。从二战后期开始,美国罗斯福、杜鲁门和马歇尔政府将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中国出卖给苏联,以保障欧洲利益。到朝鲜战争期间,麦克阿瑟将军要求美国打垮朝鲜全境的中国军队,创造中共垮台的军事和经济条件。但是,杜鲁门和马歇尔以欧洲安全为借口,禁止美军和韩国军队向38线以北积极进攻,保住了北韩金家独裁统治,也间接稳固中共在中国大陆的统治。而且,美国以马歇尔为名实施欧洲复兴计划,大规模无偿援助欧洲。但是,随着苏联恢复,开始与美国争霸后,欧洲开始在美苏之间摇摆。不仅在欧洲社会中,舆论和大量人口采取亲苏的态度;而且法国直接以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为名,在美国的保护下,采取所谓的中立立场,在美苏两国之间耍弄手段。结果是美国用自己的资金支持欧洲复苏,并且自己花钱为欧洲提供保护伞,而欧洲反而积极削弱美国的力量和立场。

 

进入21世纪,欧洲更加自私自利。欧洲国家的表现,反映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种态度还日益鲜明,演化到根本没有朋友的程度。随着欧盟关系日益紧密,欧元开始启动,并且进入欧洲政治经济一体化进程。政经一体化似乎为了更紧密的关系,为了欧洲民众共同的利益,建立更强大的欧洲。但实际上,表面上的和睦之下,是更精明的利益计算,都希望从中捞到自己的好处,而丝毫不考虑其他人。例如,德国希望凭借强大的工业能力,占领其它国家的市场;而相对落后国家则希望通过搭上欧元区的车,实现高收入和高消费。在欧元区的前10年,德国获得了市场地位、赚到钱;落后国家通过借债,也提高生活水平。但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不同国家的矛盾开始激化。落后国家希望继续借债,而德国对债务卡的越来越紧。希腊三番五次债务危机,各种表演层出不穷,反映出各国之间的越来越深入的国家和民族矛盾。在有些国家,内部社会秩序日益混乱,甚至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在这样的背景下,欧洲各国对外更唯利是图,而忽视基本的道义和盟友关系。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似乎一枝独秀,为支持欧洲经济做出极大的贡献。欧洲为了从中国赚钱,不顾美国的劝阻,积极加入中国阵营。

 

欧洲不远万里参与亚投行主要是为了自身利益。这种情况如同水蛭,闻到附近人身上的血腥味后,赶快游向人,吸附到人身上吸血。对于欧洲来说,美国越来越无利可图。同时,中国人对欧洲慷慨大方,既花钱购买昂贵的设备和奢侈品,也扔钱购买欧洲落后国家的垃圾债券。所以,欧洲为了进一步从中国捞钱,与美国划清界限,更向中国靠拢。这时候,美国劝阻欧洲,不要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要遵守盟友的规则。但欧洲置之不理,宁愿得罪过去支持自己、保护自己的美国盟友。欧洲投向中国阵营,让中共获得巨大的声望。从交易的角度,意味着中国人必须出钱,以报答欧洲的诚意。英德法意四个主要欧洲国家都前来投靠,筹码更重,中国更需要大放血。

 

欧洲加入后,让亚投行的规模显著扩大,中国难以控制局面。在欧洲没有加入之前,只是中国和一些经济规模比较小的国家设计的小圈子。在这个圈子中,中国可以占据绝对话语权,顺利实施产能输出模式。当某国申请基建融资时,中国可以直接决定是否发放贷款,进而决定中国厂商作为总承包商,实施CBT或者CBOT的一揽子建设模式。中国材料和设备生产商也可以跟随总承包商,输出过剩的材料和设备。按照这样的方式,中国可以完全根据自己的状况,计划安排贷款规模以及相应的工程建设规模,在不过度消耗外汇的情况下,达到一定程度消耗过剩产能的目的。

 

在欧洲加入后,中国面对两个关键问题,一是规模显著扩大,在德英意法四个老牌工业国加入后,如果还维持过去的小圈子规模,无法满足这些国家的胃口。规模扩大意味着资金消耗更多,中国作为亚投行的发起国,需要投入的资金也越多。二是中国难以控制局面,尤其在发包和选择供应商过程中,中国无法完全说了算。由于股权按照GDP总量进行安排,当英国进入后,中国的主导地位仍然能够保持。但是,德法意加入后,即使亚投行股权安排有利于中国,能够达到很大的份额;但是,中国在整个亚投行中的地位也遭到显著削弱。无法达到最初的绝对优势,难以实现完全垄断。在具体的项目操作中,中国即使能够通过自己的主导权,拿到总承包的位置,在具体的材料和设备供应商选择上,欧洲国家也能够占据一定份额,从中获得好处。如果中国以极低的价格输出过剩产能,占领主要的材料份额;欧洲也能够通过高价设备的输出,实现高利润的揩油策略。

 

当中国难以控制局面,结果是加速失血。欧洲国家虽然内部利益矛盾重重,但是对外协同作战。只要有利益,必然积极参与,并且通过相应的技术手段,尽可能获得最大的好处。在美苏争霸过程中,欧洲通过对两头的操控,实现自身的快速增长。在苏联解体后,赢得冷战的并不是美国,而是欧洲和日本。在亚投行进入操作过程中,欧洲也会采取同样的手段。既然欧洲加入亚投行,而且名称是亚洲,主要应由亚洲承担项目融资的出资义务,也就是由中国承担。在中国加大资金支持后,将陷入更加难缠的局面。欧洲的技术手段水平高,主要表现在利用规则,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要有一线机会可乘,欧洲必然能够从中找到更多的利益。

 

在亚投行的项目操作上,由于中国输出过剩产能的意图尽人皆知,所以欧洲能够更轻松地通过技术操作获益。比如,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在融资贷款和项目招投标过程中,必然存在各种不符合规则的操作。在中国占绝对主导权的时候,可以随意操作,当欧洲组团参与后,中国无法完全说了算,必须与欧洲妥协。欧洲最简单的做法是,根据亚投行的操作规则,对相关项目从技术上挑毛病,在时间上延缓项目进程。欧洲人拖得起,时间拖多久都无所谓。但是中国的过剩产能已经形成,必须按时消耗,所以中国人拖不起。中国人为了项目能够尽快实施,必然在条款上向欧洲妥协,给欧洲更多的好处。这样的结果是,欧洲只需要缴纳很少的成员会费,就可以想法扩大融资规模,进而从中捞取真金白银的利益。中国则必须提供更多的资金,并且从中给欧洲更多的分成,也就是失血更多。

 

如果亚投行开始全面运作,将对中国外储形成更大压力。任何一个国家主办政治性银行,都必须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或者说工业发展能力。世界银行主要由美国主导,而亚洲开发银行则由美日主导。美元是世界公认的通货,当世行发放政策性贷款时,美国只需要印刷美钞即可。在美日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日本作为主要的实际操作者,也是世界第二经济强国。日本的工业水平高,工业创造的收入和利润高,因此有能力支持亚洲开发银行。即使如此,在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贷款上,都需要严格的审批程序,并且控制贷款规模。因为即使家底厚,资金多,也需要精打细算,否则很容易折腾光家产。中国主导建立亚投行,则基于不同的条件。中国的经济基础是血汗工厂,也就是通过廉价出卖自然资源和环境,以及年轻劳动力,获得主要收入来源。同时中国需要大量资金购买各种大宗商品、高价技术和零部件、各种大型设备、以及各类奢侈品等等。中国的大量外储形成,主要并不是中国血汗工厂的结果,而是各种外资流入后的积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共建立亚投行,也不会像美国和日本那样精打细算,而是致力于多花钱。在融资的过程中,也不会用人民币结算,而是以美元结算。中国需要从外储中拿出美元分配。如果中国自己融资和项目决策,尽量采购中国材料和主要设备。这些美元大部分又回到中资企业手中,等于外储消耗不多,还能够拉动中国的生产。但是,当欧洲加入后,相当一部分美元得分给欧洲,等于外储加速流失,加重外储的压力。

 

在国际经济突变的背景下,中国外储变得更加脆弱。习李提出亚投行时,本希望通过消耗外储,促进更多消费,减轻中国过剩产能的压力。直到2014年上半年,中国外储还在持续增加,让中共感觉到外储资金越来越充裕,李克强当时说外储太多是负担,应该合理分配和消化。如果外储持续上升,也就是流入中国的资金越来越多,这样的政策将是合理决策,毕竟钱留着也是贬值,还不如用来刺激经济,保障中国的生产运转。但是,中共没想到的是,在习李开始倡议亚投行之后,美联储就开始减少QE3规模;在李克强说外储太多是负担之后,QE3的规模持续缩减。到2014年中期,当QE3规模缩减过平衡点后,也就是市场中美元供应小于美元需求后,美元指数开始上涨之路。而美联储毫不停步,到2014年底完全停止QE3。随着美元印钞供应中断,引发大量资金从落后国家市场向美国回流,带动美指大幅上涨。随着美元升值和相应的大宗产品暴跌,拉美、俄罗斯等国受资金外流影响,经济发生崩溃。中国同样面临越来越大规模的资金外流,外储增加的趋势遭到逆转。美元升值促使更多外汇流出中国,人民币升值导致出口急剧减少,同时进口急剧增加,都在对外储造成极大的压力。随着时间推移,美元加速流出,中国已经开始出现外储危机。

 

一旦亚投行大规模运作,其消耗可能成为压垮外储的最后一根稻草。中国的国内经济已经进入崩溃阶段,难以维持下去。只因为中国表面上还有3万多亿美元的外储,中共以此来操作,希望延缓崩溃的深入。但是,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中国经济崩溃,采取逃跑政策。权贵和富人的移民跑路潮更汹涌,带走越来越多的美元。随着人民币跟随美元大幅升值以及国内经济崩溃,导致外资企业在中国越来越无利可图。越来越的外企关闭生产,抛售在中国的资产,换成美元撤离中国。同时,没能力出国民众也越来越多将人民币换成美元。随着这些行为日益增强,中国外储快速走向枯竭。在这样的背景下,合理的方式是人民币贬值,而且收回亚投行的倡议。但是,基于中国的外储模式和僵化体制,既不能让人民币贬值,也不敢收回亚投行的倡议。如果收回亚投行的承诺,中共担心被外界看出中国的虚弱,只能强撑着面子。可是让中共没想到的是,欧洲竟然也加入。中共在面子上得到极大满足的同时,面对实际上更加虚弱的外储,以及亚投行带来的更大外汇消耗。一旦亚投行开始运作,中国必须拿出大量的外汇现金支持性操作。届时,即使中国外储还继续维持,也将因为亚投行而加速消耗,甚至可能快速耗光。

 

亚投行事件自身可能对中共会形成重大打击,加速中国崩溃。亚投行是具有重大意义的国际事件,直接影响到中国和世界主要国家的经济关系。按照亚投行自身的运作角度,从筹建到大规模的系统运作,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中国能够显得更强,而且不需要花多少钱,看上去是免费提高中国形象的一件好事。而且,欧洲公司与政府的模式类似,就是以眼前的利益为导向。当欧洲公司看到欧洲投入亚投行的怀抱,一部分也跟着欧洲政府的脚步,更积极地进入中国,支持中共的运转。但是,中国过去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并不是自身的发展,而是主要来自于美日的支持。在中国的外企中,绝大部分是美日外企,以及为美日外企服务的港台企业,只有少部分是欧洲公司。当欧洲通过亚投行投靠中国,实际上将中国与美日进行对立。

 

当美日面对分道扬镳的中国,自然会采取疏远的立场。对于日本人来说,政治立场高于短期利益立场。虽然美国人在二战中对日本造成致命打击,而且美日摩擦也经常发生,但是出于对强者的崇拜以及二战后麦克阿瑟重组日本给日本带来的发展,日本人从政治立场上紧跟美国,成为美国最为忠实的盟友。日本对美国的追随不仅仅在国家层面,涉及到整个社会层面。当中国成为美国霸权的挑战者后,日本则对中国采取更加警觉的态度。本来,日本企业已经批量从中国撤离,而且撤离方式坚决果断。亚投行的事件发生,从心理上影响日本企业,加速日本企业从中国撤离。仅仅日本企业全面撤资,就会对中国经济造成极为沉重的打击。

 

美国态度的变化,则具有更重大的意义。从1945年二战后,美国民主党是中共的主要支持者,在民主党当政期间,多次以亲华的姿态挽救中共。但是,民主党支持中共有一个基本的底线,就是中国不能挑战美国的地位。同时,奥巴马的个人特点是,好大喜功,需要满足个人的面子,否则会想方设法报复。在亚投行问题上,中共既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又让奥巴马脸面无光。不论出于国家利益,还是个人心理,奥巴马都会对中国采取更加严厉的姿态。亚投行之后,中国威胁论也重新开始抬头,为奥巴马的报复措施提供理论依据。在此之前,一直利用美国的自由言论空间支持中共独裁政权,并且在美国政策上具有很大影响力的沈大伟完全转向,宣传中共崩溃论。不论中国威胁论,还是中共崩溃论,都会对美国的外交形成重大影响,进而引导美国与中国的经贸关系。经贸关系包括中美贸易和美国对中国的投资。随着美国政治态度转变,美国将推动与中国隔离的贸易关系,加快经贸关系中的去中国化进程。而且,美国企业和资金也将受到影响,加速从中国撤资。美国的姿态将直接影响日本的政策,进一步加速日本从中国撤退的行动。所以,由于亚投行造成的国际影响,对中共的实际利益将造成沉重打击。对于已经极为虚弱的中国经济,这种打击等于是雪上加霜,加速中国崩溃和中共灭亡。

 

所以,亚投行表面上是对中国的重大利好,实际上资金撤离中国的最后机会。中国已经从经济崩溃进入社会崩溃的过渡期,只是因为中国仍有巨额外储,才能保持表面的稳定。而在中国表面的巨额外储下,实际上是大部分死账。大规模的资金外逃已经开始,外储在迅速走向枯竭。在这个时候,中共最需要稳定的局面,以延长统治时间。亚投行等于给中共制造新的波动,让中共套上自己设置的绞索,加速中共的灭亡。中共灭亡意味着中国社会崩溃,也就是全面的乱世。对于在中国的投资来说,也意味着需要尽快撤出,也就是股市中的借利好消息出货。只有这样,才能够保全自己的资产,不至于成为中共灭亡的陪葬品。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