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陆经济分析

垂死挣扎的大陆金融政策:取消75%贷存比考核指标

2015-06-25 12:12:56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垂死挣扎的大陆金融政策:取消75%贷存比考核指标

 王尚一

 

2015624傍晚,有一则不显眼的财经消息,关于商业银行法修正草案通过,删除贷存比75%的考核指标。对大陆炒股人来说,这则消息是重大利好,将有更多人进入股市支持牛市。但是,如果了解大陆的经济状况,再结合最近几则其他金融类新闻,就会知道这则消息意味着大陆经济政策到了垂死挣扎阶段。

 

大陆是极权社会,由极权经济体制做支持。中央对经济高度控制,从上到下的所有经济单位必须按照中央的控制模型运行。只要中央能控制整体经济,就没有崩溃,即使大跃进后饿死数千万人、文革后数千万城市青年被赶到农村、90年代数千万国企工人下岗失业,只要极权体制还存在,都不被认为是崩溃。而当中央对经济失控时,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线瓦解。

 

大陆经济体制包括两个层面:一是中央体制控制全国的经济方向,主要包括金融体制和央企。其中,核心是金融体制,包括金融政策和金融机构。在国家政策发布后,必然要金融政策和金融体制发钱,政策才能得到贯彻,影响实体经济的运转。没有金融支持的国家政策,本质就是废纸,或者是国家忽悠民众掏钱的手段。(详细分析参考《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二是地方体制负责经济的实施。地方体制在国家政策的指导下、金融系统的支持下,获得收入来源,并且监控当地经济运行。

 

在一带一路的规划实施上,说明中央控制已经失效。在20153月份,欧洲主要国家参加亚投行后,中央体会到万邦来朝的快感,兴致高昂,随后制定一带一路的庞大规划,表示要贯通整个世界。在国家规划下,各地政府也积极配合一带一路,制定出相应的庞大计划。当国家和地方都叫喊着大规模投资上项目时,人们产生又回到4万亿时期的错觉,以为如火如荼的大跃进将再度出现。但是,中央和地方推出项目规划已经2个月,各地根本没有动工的迹象。

 

中央意识到问题,开始严查地方政府,再次说明极权体制已经失控。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5年月13日,李克强在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对部门和地方开展政策执行的重点项目。据了解,尽管中央资金早已到位,但是地方项目进展缓慢,有的甚至是20122013年的项目还没动工,而中央预算内资金早已到位。另外,国务院派出11个督查组赴有关部门和部分省(区、市)进行实地督查。实际上,虽然这些项目的中央部分资金到位,但是地方政府没钱配套,根本无法开展项目。既然地方连前几年的项目都没有开工,更不可能大规模上马一带一路工程,一带一路等于快速破产。

 

地方政府失控的关键原因在于,商业银行已经无力贷款。在过去几年,由于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来自银行的贷款急剧减少。了解经济的人都知道,大陆银行并不是不想给地方政府贷款,而是本身的坏账已经堆积如山。从银行来说,大多数对公贷款连利息都收不到,更别说收回本金,如果不是对这些坏账展期盖着这些坏账,大陆银行早已坏账爆发倒闭很多次。在银行大多数坏账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发放更多贷款。所以,即使中央体制推出规模宏伟的政策,银行没钱,结果也只是画饼充饥,根本不可能真正实现。

 

取消银行存贷比是极权体制的垂死挣扎。取消存贷比说明,中央已经承认银行资金极为紧张,处于危机状态。但是,为了刺激经济,从银行系统中挤出一些钱来。因为75%的存贷比,银行在贷款后,手里还有一些活钱。中央希望,在取消了存贷比限制之后,银行能把最后的钱拿出来给地方政府贷款,支持中央在地方的政策。

 

但在银行的具体操作中,很多银行的存贷比早已名存实亡,大多数的钱已被贷出去。不少银行相继出现银行储户存款消失的问题,就是因为在储户取钱时,银行无钱偿付而曝光。所以,即使政策上取消,银行也很难拿出更多钱来支持政策实施。

 

另外,外汇在加速逃离中国,真金白银离开银行,导致可以动用现金更少,同时呆坏账和亏空日益暴露。

 

简单的说,取消存贷比虽然在表面上是力度极强的金融手段,但产生的实际效果将很微弱,也意味着极权体制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其他金融手段的实施也表现中垂死挣扎的特点。除了取消存贷比之外,中央还实施其他政策,试图减缓崩溃的速度。跟据《第一财经日报》624报道,发改委正式放开城投债借新还旧,比例不超过40%。意思是地方政府债务(包括政府和政府直属企业)可以继续展期,拖延呆坏账的爆发。大多数城投债在银行手中,一部分通过理财产品发行给个人。银行从地方政府拿不到钱,还是难以发放新的贷款,唯一的作用是不让坏账立即爆破。

 

对于发行给个人的理财产品,央行也开始放风。根据621《华尔街见闻》的消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要打破刚性兑付,在确保不发生系统性区域风险的前提下,让违约事件自然发生,培养投资者风险意识。从而强化市场纪律,消除市场扭曲。”意思是,在银行向储户发行理财产品时,向储户非正式承诺,如果地方政府/房地产无法归还理财产品款项,银行会兜底。而现在副行长的讲话很明确,银行和地方政府都不会还钱,让储户自己承受损失。这个讲话说明,中国的粉碎性经济崩溃已经到达完全失控的最后阶段,所有人能做的应该是自求多福,然后情绪稳定地承受损失。(详情参照我的文章《粉碎式崩溃的大陆经济》)

 

在中央体制垂死挣扎的背景下,中国可能还有很多人认为这个消息是利好,义无反顾冲进市场,给中央体制垫背。不过,由于银行和地方政府已经山穷水尽,不可能再执行中央的政策,所以,中国经济在中低层粉碎式崩溃后,很快将在中央宏观高层出现分崩离析,也就是极权经济体制突然崩溃。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