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陆经济分析

中国经济的末日乱象:中央苏区重演

2015-06-11 22:14:54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中国经济的末日乱象:中央苏区重演

  王尚一

 

全民炒房、全民放高利贷到全民炒股,中国经济一派末日乱象。乱象的背后是中共的操控,继摧毁农业和工业后推动发展金融业,引导民众入股市进行剪羊毛,权贵则集聚更多资金,为逃离做准备。

 

历史上,这种操作方式已多次使用,1931-34年的中央苏区最为典型。今天中国跟当时苏区的操纵模式类似,只不过当年苏区规模较小,操作手段简单,一目了然,今天的操作手段隐蔽性较强。

 

中共在苏区的基本手段是打土豪分田地。中共抢劫地主后把金银货币集中自己手里,把土地分给农民。分地前,中共缺乏农民支持到处流窜;分地后,农民大力支持中共积极参军。由此中共获得固定区域,建立固定的统治机构,逐渐扩大地盘,进而形成苏维埃统治区,也就是苏区。

 

19313月,中央苏区刚建立,新土地法草案出台,明文规定“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193111月,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又颁布新土地法令,各苏区又依据新法令陆续查田分田,又发起分地斗争。

 

三次分田地后,中共为了稳定民心,保证说自此后的土地,农民有买卖、租佃之权,不分配了。但是1933年初,临时中央迁来江西中央苏区,强调要弄成“一个剧烈与残酷的阶级斗争”,很快发动新一轮查田运动,分地斗争更加激烈。

虽然土地革命有效发动农民,但无法解决农村日益衰败。为保持农民革命积极性,只有不断的反复实施分地,称为翻饼。在苏区的不同区域,实施一年一次,乃至一年两次、三次,不停打土豪分田地。1933年,王明撰文《中国苏维埃政权的经济政策》,批评中央苏区的翻饼行为,指出“有一种现象阻碍苏区农业生产的振兴,这就是再三不断地重新分配土地”。共产国际执委会也曾致电中共中央,要求避免重新分田。但是,翻饼反而越来越狠。多次翻饼后,种田收成勉强达到温饱线的农民也不可避免被划成地主。农民丧失种粮积极性,粮食产量大幅降低。田地分来分去的结果是苏区的农业崩溃并引发饥荒。

 

苏区还大规模征粮,以供养庞大的机关和军队。粮食产量更少而征粮更多,苏区从自足有余逐步陷入饥荒。生活状况急剧恶化,当地农民纷纷逃亡到国统区讨饭。部分农民组织起来,袭击苏区的中共基础单位。1934年,民众不再积极参军,大量开小差,军官也开始逃跑,甚至司务长带着伙食逃跑。

 

工业制造也崩塌。中共占领县城后,以共产(充公)的名义把工厂据为己有,民众私产变成党产。例如,中共攻占福建龙岩的汀州府后,征缴工商业变成公营工厂和合作社。布厂、红军斗笠厂、汀州弹棉厂、四都兵工厂、濯田炼铁厂、熔银厂、造船厂、熬盐厂、砖瓦厂和造纸厂等等,成为苏区的骨干工业体系。另外,还把造船、农具、织袜、铸锅、雨伞、油布、烟丝、染布、陶器、制糖、榨油、锡纸、硝盐、樟脑、竹器、木器、砖瓦、缝衣、竹篓、造纸等各种私人作坊变成生产合作社。

 

工厂实施国有工业军事化管理。厂长发挥不了作用,工厂管理混乱,浪费严重,产品质量低劣。到1933年,工厂亏损严重,已经无法生产出合格的产品。中共领导人对工业管理一无所知,面对混乱局面束手无策。后来,刘少奇到工厂调查后撰写了《论国家工厂的管理》,提出国有工厂实行厂长负责制、成本核算制和计件工资制。19344月,中央人民委员会制定和颁布《苏维埃国有工厂管理条例》。但是无法解决根本问题,仅仅减缓倒闭速度而已。合作社存在同样的问题,面临倒闭潮。

 

另外,苏区对个体工商户的税收日益严厉,导致个体商户难以生存。

 

工厂、作坊和个体工商户全面崩溃,军需物资匮乏,民众生活日用品短缺,生活艰难。

 

而对于中共,通过金融系统搜刮金钱则是工作的核心。早在193010月,赣西南特委书记刘士奇在给中央的信中说到,由于外部对当地经济封锁,已无土豪可打,同时耗费甚巨,均感困难,惟东古银行票币甚行畅销,几乎每天能印几万,都能销出。中央闻之大喜,迅速推广经验,大量印刷纸币。

 

19301121日,中共总前委发出“立即动手出票子”的号召,命令下属各苏区大量印刷苏区纸币。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于19301127日发出《秘字第四号通令》:“本政府为要取得这一决战的胜利,当然要准备充分的经济,为了这一决战的胜利之需,因此本政府财政部以一百万现金创设大规模的江西工农银行,同时财政部为着要使金融有广泛的流动,使我革命群众与红军在经济上有绝大的充裕,因此发行钞票一百万元。”从此,苏区开始重视金融系统建设,操控货币实施搜刮。手段主要包括:印刷纸钞、铸造假银币、吸收存款以及发行公债。

 

中共通过金融系统,大规模搜刮社会中的硬通货。最初设立东固平民银行,银行基金(股本)主要来自四方面:一是向东固地区的党员、干部借贷;二是由当地的社会公堂及富有之家捐助(强捐);三是在区委的革命活动经费中借贷;四是开展银行储蓄,宣传动员革命群众向银行存款。1929年春,银行基金扩大到8000元,发行纸币2万元。基于东固银行的成功经验,各苏区纷纷建立银行,吸收存款,同时加大纸币供应。

 

19343月,苏维埃国家银行成立,开办储蓄存款业务。据记载,当年仅瑞金支行就吸收存款2600万元(均为银圆),规模极大。中央苏区还先后发行三次公债,其中两次为1932年发行的战争公债,共180万元。19338月,又发行300万元经济建设公债。根据苏区宣传,该公债的发行是基于“苏区经济的困难日益加重,为了保障红军给养,改善工农群众生活,争取粉碎敌人围剿”。

 

通过这些方式,中共吸收银元发放纸币,最终把民众手中的硬通货,基本都变成了纸币。

 

1934年下半年,苏区进入三光状态: 粮食吃光,工业产品用光,硬通货花光,民众只有手里的纸币、银行存款和债权以及债券。中共作为寄生在当地经济的群体,在三光和饥荒里无法维持统治,只好带着搜刮来的银元和金条和国民党的纸币逃亡,也就是开始长征。

 

留下苏区民众陷入绝对贫困状态。农业秩序完全打乱,工厂的工业设备被拆走损毁,作坊和商业全面破产,硬通货被席卷一空,过去的积累全部被掠夺,资源也被破坏殆尽。至今80年过去,老区依然是穷困落后的代名词。

 

2015年的中国大陆,正在重演1934年中共从苏区逃跑前的情景。首先,农业崩溃,粮食供应短缺。农民种粮不仅不赚钱,还经常亏损,农民已经不把种粮当营生,仅仅种点口粮。铁公基、房地产和产业集聚区大肆扩张,大量宜耕土地被侵占或者污染,难以恢复耕种。过度使用化肥农药,地力严重退化,产出能力日益降低。如果没有大量进口粮食、地沟油和瘦肉精、化肥农药、转基因等支持粮食供应或者生产,中国的粮食危机早已开始。

 

其次,实体大量裁员和倒闭。人民币外升内贬,造成中国制造业成本日益高昂,出口陷入绝境。在国内市场, 2015年春节后,多数铁公基和房地产项目停工,建筑业基本停滞。与建筑相关的制造业处于倒闭边缘,包括钢铁水泥建材有色金属等;相关服务行业大量裁员或关门。出口和建筑相关产业占据中国经济的绝大部分份额,既占据巨大的资金,又雇佣大量劳动力,随着上述两类行业萧条,工商业也进入崩溃阶段。

 

第三,金融是最后的操控和掠夺。中国的外汇储备模式与苏区的货币发行实质相同,在苏区,只要人们从事经济交易,就必须把手中的金银换成苏区纸币。二战后的国际经贸中,美元取代金银成为国际流通的主要硬通货。要和中国做经济交易,则必须拿中共发行的人民币作为媒介,进入中国的个人或者企业,必须把美元等国际货币交给外管局,然后外管局发放人民币给对方,最后,外汇都集中在中共手中,如同苏区的金银控制在中共手中。

 

在中国经济中,中共除了与美元匹配进行人民币印钞外,还自行印钞,通过银行在社会中发行。自行印钞的模式与苏区时也相同,中共拿着几乎无成本的纸币,在社会中任意采购消费。

 

外储表面上是中共控制的资金,但实际上并不真正归中共所有,而是归属进入中国的个人或企业。正规渠道进入中国的外资,中共承诺未来撤资时,把人民币兑换成美元还回去。

 

外储机制和承诺的特点是今天中国和苏区的重要差别。苏区时代,中共获得金银后,一方面用于和国统区交易购买物资,另一方面藏匿起来供以后逃跑时用。今天,中共获得外汇后,一方面与苏区时类似,用于购买国外的原材料和产品或者对外投资,另一方面,中共无法藏匿美元等外汇,只能把存在国外银行,或者购买美债等外国政府债券或者企业债券。这意味着中共持有的硬通货透明化,不能像金银随身携带逃跑。基于中共在加入WTO时的承诺,中国居民每人每年有5万美元额度外汇兑换,所以,中共既无法完全卡死外汇兑换,也无法整体转移资金。

 

中共加强金融炒作,尽可能吸干民众手中的人民币。由于国际规则的约束,中共如果敢对居民实施严厉的外汇管制,国外可以直接冻结中共的所有外储。所以,中共采取通过宣传和炒作,让民众手中都变得没钱,这样也就无法和中共争换外汇。这其中的措施里,最具吸金作用的就是房地产。通过对房价的拉抬以及各种宣传,引发民众的跟风买房继而炒房,大量民众把积蓄投资房产,还大量按揭贷款,也就是未来的资金也要交给银行。

 

银行看到地方政府和房地产面临极大风险后,积极推出理财产品,以相对高的利率吸引民众资金。民众不能像银行存款那样提前支取理财产品款项,如果理财产品到期违约,意味着买理财产品的人遭受损失。在政府的鼓励下,各地高利贷又盛行起来,很多民众把救命钱都拿去放高利贷。随着高利贷到处爆破,大量民众返贫。另外,网上高利贷也在政府鼓励下迅速扩大规模,这一轮掠夺又能消灭一些资金。一轮轮集资后,民众现金所剩无几

 

股市成为最后的吸金主战场2014下半年开始,股市再一次被聚焦,资金大规模进入爆炒。随着股市上涨,越来越多中小散户跑步进场,投资额也越来越大。在美指大幅上涨、外汇加速离开中国的背景下,股市上涨可以看作是中共抵御资金外流的一个关键手段。工商业全面溃败,楼市面临不可阻挡的下跌,没有新的获利热点,资金大规模逃离中国,民众也恐慌换购美元,很容易导致外储崩盘。股市的火爆炒作,让民众有了新的关注点,减弱换美元的积极性。

 

与此同时,实体经济正在经历倒闭潮,股市上涨完全脱离基本面,注定难以持久。股市上涨中,大户资金逐渐出货,大量中小散户接盘。而且炒作资金中存在大量融资盘,一旦股市流出资金超过流入资金,市场下跌,很容易出现多杀多的局面,这意味着股市崩盘,中小散户被血洗,自然也无钱再换美元。

 

在民众买房炒房、买理财产品、参与高利贷和炒股时,资金不断流向权贵和富人。这些人早知危机,提前安排家属携带资金转移海外,趁最后的疯狂再捞一把,再火速换购美元出逃与家人汇合。

 

跟当年中央主力撤退后的苏区一样,权贵富人携带资金跑路之后,留下满目疮痍的中国。空气污染,土壤污染,水资源匮乏,粮食极度短缺,实体倒闭,商业凋零,金融崩盘,人们在艰苦的环境里为基本的生存而搏杀。国在山河破,一寸河山一寸血。

                                                                                                    

 2015325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