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中国经济分析 > 中国大陆经济分析

中国实体经济在印钞里走向末日

2015-06-13 18:28:08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中国实体经济在印钞里走向末日

王尚一

 

中国实体经济全面倒闭的关键在于印钞。各种苛捐杂税虽然沉重,但都是明面上的,实体业主能估算。印钞则不然,印钞是偷偷抢劫实体经济的财富。当中央政府印钞翻倍时,实体手中的钱虽然还是那么多,但实质上已贬值一半。

 

中央政府是刚性印钞,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而且,货币贬值的方式,通过房地产、原材料和人工价格上涨实现,让实体业主生存日益艰难,没有地方去说理,以减轻负担。在中国政府日复一日的印钞推动下,实体经济走向全面倒闭。

 

实体生存需要内需和外需共同作用。实体生存的关键在市场。而在国内,印钞导致货币大贬值,民众为了所谓的保值,纷纷贷款购买房产。最终房地产以畸形的方式一枝独秀,民众手中的现金则基本被榨光,失去消费能力。在国际市场,实体企业的关键问题是降低成本,尤其是降低铁公基、房地产、苛捐杂税的成本,让中国实体企业在世界市场上保持一定竞争力。

 

2014年底开始,各方经济学家预计中国经济走弱。很多经济学家都在呼吁,要求尽快实施货币宽松的政策。在实体经济的多米诺式倒闭的过程中,经济学家积极呼吁拯救实体经济,支持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但是,不论中资机构还是国际金融机构的经济学家,普遍的建议都是继续货币宽松,也就是加大印钞规模。

 

加大印钞的结果是:在国内,继续支持房地产,驱使民众用最后的资金买房,导致民众完全失去消费能力;在国际市场上,出口企业的成本进一步上升,再加上人民币被迫跟随美元升值,让中国产品更没有销路。经济学家们扯着拯救实体经济的大旗,支持更多的印钞,进一步摧毁实体经济。

 

位置决定脑袋,绝大部分经济学家的建议都是从体制的角度出发。本来,中国经济的根本问题是民间经济再一次被体制经济吞噬,而吞噬的主要方式就是印钞。通过印钞,体制以最低成本掠夺,通过钞票缩水,让民间经济越来越穷。正确的方式应该是,极力压缩体制成本,保护民间经济的最后生存。但是,如果压缩体制成本,不仅体制内的人不答应,连中资和外资金融机构也不答应。所以,各类机构圈养的经济学家分析师研究员等都以各种姿势积极呼吁货币宽松,因为放水后,这些机构可以从中分羹。

 

这些经济学家大都奉行凯恩斯主义。凯恩斯主义的实质在于两点:A、政府赤字,政府扩大支出,实施赤字预算,增加社会需求。B、央行印钞,通过印钞造成通货膨胀,民众手中的资金贬值,迫使民众更积极消费。凯恩斯认为,等到经济复苏,生产和就业增加,政府税收也自然增加,财政赤字也会解决。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们的作用,则是将凯恩斯主义落实到具体政策实施中。

 

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们的作用主要包括几方面:1、如何实施印钞,是以政府赤字为主导,还是以印钞为主导,以及实施的具体方案。例如,美国QE就是美联储印钞,购买美国政府债券和房地产债券,让美国政府和房地产更有钱,然后挥霍更多的钱。2、印钞数量,既不引起直接的恶性通胀,还能起到刺激作用。3、为印钞粉饰,宣传印钞有多好,创造了多少工作机会,实现了多少GDP的增长。通过极力宣传好处,压制不利于凯恩斯印钞的证据,例如通胀侵蚀民众积蓄,降低民众生活水平等。

 

当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提出反证,认为印钞将加剧通货膨胀。长期来看,通胀程度持续加强,必然变成恶性通胀,而且政府赤字意味着负债,必将导致政府对民众征税,让民众在恶性通胀下变得更加穷困,最终导致社会的全面崩溃。面对这些的声音,凯恩斯狡辩,长远的看,我们都将死掉。

 

到当代,世界(包括中国)的主要经济学家都奉行凯恩斯主义,不顾恶性通胀对实体经济的摧毁,一致要求货币宽松,反正长远来看都将死掉。

 

凯恩斯的名言,关键在于偷换死掉的概念。凯恩斯将社会经济运行的概念,通过我们都将死掉,偷换成为个人死亡的概念。社会需要的是持续经营,达到长远的稳健发展,这个长远意味着上百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面对经济萧条,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从社会角度出发,考虑到长远的稳健发展,认为应该小政府、大社会,通过减税和降低各种成本,由市场自由调节。凯恩斯则从个人的长远角度出发,以个体死亡的时间为衡量标准,个体长远意味的是最多几十年,甚至可能只是几年。因为偷换了长远概念,让凯恩斯的“机智”回答,获得无数人的认同,并广泛流传和使用。

 

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凯恩斯的名言,实际上是路易十五名言的另外一种说法。在实施凯恩斯主义后,凯恩斯们的态度是,“等我们死后(结果怎么样顾不上了)”。只不过,路易十五的名言表述更加简洁,而且结果明确。路易十五在执政后期,不仅没有解决太阳王路易十四留下的经济问题,还继续加强中央集权,大兴土木,生活更加奢侈。当路易十五说出这番话,说明他已经意识到未来将发生什么。当然最终结果大家都已知道,法国大革命爆发,路易十六被推上断头台。法国大革命是法国的空前灾难,也影响了整个欧洲历史进程。 

 

中国是路易十五的超级扩大版,再通过凯恩斯经济学家们粉饰,造就中国经济奇迹。4万亿刺激后,中国完全变成大工地,到处修建各种设施,盖出林立的高楼。之前的经济问题不仅没有解决,还在继续恶化。民众从最初有一定的储蓄,变成现金所剩无几,大部分负债。

 

2008年底,虽然中国实体经济遭受重创,但是不少企业仍然有一定利润,可以顺利运转;到2014年底,能够盈利而且及时收款的本土企业已经所剩无几。与此同时,体制中上层和依附体制生存的官商们腰包鼓胀,在国内骄奢淫逸,在国外疯狂购买奢侈品,在世界造成中国遍地土豪的印象。

 

由于经济刺激的规模过大,印钞速度过猛,短短2-3年间,中国已经形成恶性通胀的势头。体制看到苗头不对,开始急刹车。从大水漫灌的超级凯恩斯主义,变成分类滴灌的温和凯恩斯主义(这里声明下,大水漫灌和分类滴灌是生于07152011年首创的概念,后来被中国最高决策层反复引用)。问题在于,这样的转型直接造成社会资金链断裂,经济崩溃的趋势日益明显。虽然美联储在2012年实施新一轮QE,大量美元资金涌入中国,支持中国的印钞,支持表面繁荣的中国奇迹,但是,由于中国社会资金需求过大,资金链断裂日深,仍然挡不住中国经济崩溃的步伐。

 

早在2014年,李克强总理反复强调滴灌,否决大水漫灌的政策可能性,希望保持经济的稳定。但是,由于美联储QE3逐渐结束,而且美元指数加速上涨,引发资金从中国撤离,加剧社会资金链断裂。直接导致铁公基和房地产等体制经济全面停滞,上游的钢铁水泥煤炭等产业陷入破产边缘。同时,由于印钞造成的通胀具有累积效果,过去的印钞在持续发挥效用,再加上滴灌的良好效果,通货膨胀还在加剧。不过,在体制经济的困境中,在统计局的数据支持下,所谓主流的经济学家们将实际的通胀当成通缩,强烈要求货币宽松,也就是继续印钞,维持体制经济。

 

2015年的两会,虽然表面仍然保持滴灌的基调,但是积极印钞的态度已经非常鲜明。体制顺应经济学家的民意,重启大印钞,以挽救崩溃的经济。这也意味着,随着新一轮印钞的展开,通胀会进一步加剧,造成显著的恶性通胀。

 

在两会决定的资金分配中,体制经济仍然是主导。中央政府为地方债注资、地方政府购买房地产、实施一路一带建设,都是增加资金供应,维护体制经济的直接决策。

 

在《穹顶之下》造成的民意大爆发背景下,数万亿的环保投资出台。环保投资具有极强的概念性,这些投资在落实过程中,绝大部分必然进入利益集团的腰包,而不是真正进入实体经济。

 

另外,有官员进一步强调,投资股市也是支持实体。这个说法如果不是有意忽悠,就是官员做中国梦入戏太深。从上述资金分配中可以清楚看出,印钞的资金分配进一步集中。结果将是,少数人拿钱挥霍,加速通胀,并且加速资金外逃;同时,绝大多数民众收入无法增加,还被通胀进一步掏空钱包,生存日益艰难。

 

随着体制经济压垮民间经济,中国经济末日快速临近。在国内市场,除了与体制经济具有密切关系的行业—例如汽车,实体经济末日已经到来。随着美元指数上涨,人民币跟随升值,加速国内通胀,出口实体企业也遭到毁灭性打击。

 

2014下半年开始,不论对内还是对外的实体经济,普遍大规模减薪、裁员,中小微企业批量倒闭。进入2015年,实体企业加速倒闭,更大规模的裁员持续进行。实体经济的死亡螺旋正在加速,实体困境→减薪、裁员→企业深入的困境→……。大量裁员和新增失业人口汇集起来,形成社会的动荡因素。

 

体制出于极大的恐惧,试图通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掩盖就业难和失业潮。这恰恰让本来可以用于消费的一定量宝贵资金,被浪费在无用的所谓创业上,螳臂当车阻止不了经济的崩溃,只不过多出无谓的牺牲。

 

另外,随着财富进一步集中,在美元指数保持坚挺的情况下,权贵和外资加速撤离中国。随着外储资金加速流失至枯竭,人民币随时失去价值基础,中国经济将瞬间硬着陆。

 

今天,我依然坚持我在2014年初做出的分析和预测,2014中国实体批量倒闭(现实已经兑现),2015进入倒闭潮。一场世界瞩目的经济奇迹的最终结果是,人还没死,已经洪水滔天。

 

 

2015年3月10日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