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世界经济分析 > 其他国家

加澳经济逐级崩溃(上)

2015-04-26 14:46:5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加澳经济逐级崩溃(上)

生于0715

 

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经济正在崩溃中。加澳经济内部存在根本结构缺陷,外部严重依赖中国。随着中国开始全面崩溃,加澳经济也开始加速崩溃。(本文是我在2014924日简短博文《加澳经济悄悄崩溃中》的相对系统分析,当时国际原油价格在90美元以上。)

 

加澳经济崩溃主要分为三级,也在时间上形成三步。加澳经济主要通过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的方式,逐级发生崩溃,并且影响到相应的领域。根据时间进展和深入程度,三级崩溃主要包括:1、货币大幅贬值是经济崩溃的先导,反映外贸收入能力持续降低,随着经济崩溃的深入而继续贬值;2、房地产价格开始暴跌,反映吸引外来资金的能力下降,意味着崩溃深入;3、政府和个人被沉重的债务压垮,原有的经济模式难以为继,经济崩溃全面深入展开。根据时间,三级崩溃以三步的方式展开,进而相互交织,相互影响和作用,将加澳经济崩溃推向深入。最终的结果是,加澳经济模式完全瓦解,大量人口失业,大多数人陷入穷困中。经济崩溃后的大萧条将极为漫长,直到新的经济模式建立,逐渐取代旧经济模式,社会以更健康的方式运转。

 

经济崩溃第一步,大宗产品价格暴跌,推动加澳货币大幅贬值

 

加澳货币大幅贬值主要基于两方面原因:1、表面因素是,大宗能源原材料价格下跌,导致加澳外贸出口能力减弱,通过货币贬值降低支出能力,以取得外贸收支平衡;2、深层次原因在于,加澳经济的基础结构痼疾,导致对于大宗能源原材料的过度依赖。

 

加澳经济属于典型的殖民地经济,属于依附依赖型经济。依附依赖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过度依赖农业和矿业等初级产品,二是过度依赖国际市场,缺乏自身的内生经济基础和自身应变能力。当国际农业和矿业产品价格高时,加澳经济显得发展和兴旺;随着农业和矿业产品价格下跌,加澳经济开始低迷,进而陷入萧条。而且,加澳经济主要依靠国际市场需求,是国际市场的被动跟随者,自身缺乏主动调节能力,或者说缺乏足够的市场应对能力。

 

国际经济的重大变化,让加澳的殖民地经济呈现大起大落的特点。在20世纪后期,随着新技术革命的深入展开,机电一体化和软硬件集成化的工业产品日益发展,在工业中占据的份额越来越大、售价越来越高。这种工业产品的资源能耗低、产品价格高,也就是智力利润高,因此可以被看作是高附加值工业。日本作为上述工业产品的主要生产者之一,在经济上获得长足发展。与之相对比,初级大宗产品和半成品价格相对下降,占工业品的财富份额也明显降低,相关生产者的经济实际状况持续下降。尤其进入1990年代,能源和矿产的价格暴跌,基本处于谷底价格,让矿产和能源为主的国家处于困境之中。其中,最为直接的反应是,表面是超级大国的苏联经济崩溃,进而在一夜之间轰然解体。与苏联相比,加澳经济虽然相对健康,但是也经受货币贬值和经济下滑的严重影响。不过,进入21世纪,随着中国-世界上最大的血汗工厂-开始发挥强大的作用,资源国家的境况开始发生逆转。加澳经济作为资源生产国,也开始享受空前的利益。

 

中国的血汗工厂极大改变世界经济格局,让加澳经济看上去极为繁荣。中国通过数亿的血汗奴工进行生产,直接改变世界工业生产格局。血汗奴工大量替代高成本的工业技术,让工业技术的作用显著降低。同时,血汗工厂降低产品售价,直接刺激更多的消费。由于中国血汗工厂的模式具有低效、粗放和浪费严重等特点,以及刺激整个世界消费增加,导致世界对于初级资源和能源的需求持续增加。同时,中国开始大规模工程建设,对于各种初级产品的需求急剧增加。在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美国经济处于火热状态、美国的两场战争消耗巨大、中国需求急剧增加、世界其它经济体也表现得火热,推动粮食和石油等价格暴涨。在次贷危机之后,世界经济陷入萧条,中国启动4万亿的经济刺激政策。从此,中国进入疯狂的建筑阶段,以钢筋水泥的固化支持所谓的经济增长。同时,美联储开始启动3QE大规模印钞,推动美元大幅贬值。随着中国国内的矿产资源、能源和耕地的快速减少,以及经济刺激导致的初级产品急剧增加,对于矿产资源、能源和粮食的进口需求急剧增加。当美元贬值和中国进口需求迅猛增加的双重效应叠加,结果是初级产品价格重回高位。其中,加拿大经济主要依赖的国际原油价格较长时间维持在100美元,一段时间达到120美元以上;而澳大利亚主要依赖的铁矿石价格,也越来越高,甚至在一段时间超过100美元以上。初级产品价格高昂和产销量急剧增加的结果是加澳经济显得极为繁荣,最为明显的指标是加元和澳元与美元相比显著升值,比价比美元还高。

 

从内在结构上,加澳两国的殖民地经济模式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更加强化。首先,加澳具有发达工业国家的基础。加澳不仅具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地广人稀,经济地理条件得天独厚。更重要的是,加澳社会在传统上属于基督教社会,文明程度高,综合教育资源力量雄厚,民众教育水平高,社会互助意识强等等。由于拥有高素质的工程师和技术工人群体,加澳的生产组织能力强,可以快速建立完整的生产链条。同时,加澳在金融领域也具有较强的能力,银行系统完善、保险市场竞争力较强,也在积极发展股票和债券市场。当文明程度高和自然条件优越相结合,形成加澳经济的发达工业国基础。而且,加澳两个也被视作发达工业国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和收入都居于世界前列。但实际上,作为英国前殖民地,加澳经济具有典型的殖民地经济特征。殖民地核心的特征是,经济依附形态明显,缺乏长期发展意识。而如果矿产资源价格长期低迷,会刺激加澳的社会资源运用,提升高附加值产品的发展能力,推动高附加值的工业创新。但是,当国家可以依靠初级产品轻松赚钱,而且在加澳元大幅升值的背景下,高附加值工业创新被严重遏制。加澳经济在表面繁荣之下,实际在强化初级殖民地经济。更明确地说,加澳经济已经被绑在中国经济的战车上,成为中国经济的附属。

 

随着中国经济开始不可逆转的崩溃,期货产品价格开始崩溃,加澳经济开始承受第一波冲击。在中国政府经济刺激的背后,是社会债务的急剧增加。从2011年底开始,中国经济的资金链已经开始断裂,也就是大量债务难以偿还。不过,由于中国政府控制几乎所有的金融资源和宣传机器,有能力对既有债务欠债不还,并且将剩余资金进一步用于各种钢筋水泥建筑。同时,美国开始第三轮QE,强有力地推动美元流入中国,支持中国的资金运转,延长中国资金链断裂的过程。从2013年底开始,中国的债务已经开始全面违约,社会资金链已经无法维持。同时,美国如果继续进行QE,将加速自身的崩溃,也开始逐渐减少和停止QE。从2014年四季度,随着美元加速升值,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不可遏制的加速崩溃。表面上,石油价格下跌是因为美加等国的石油供给增加,加剧世界石油供应过剩的结果。但同时,中国的需求乏力,导致世界需求不振,开始起到更加显著的作用。虽然各种分析机构都在指望中国继续进行经济刺激,幻想中国持续拯救世界。但是,中国实体经济已经崩溃,并且开始引发中国整体经济的崩溃。而期货市场作为先导性指标,已经开始预见到这样的崩溃,传导到石油和铁矿石价格,推动加澳货币贬值,加澳经济开始承受重大冲击。

 

期货和现货价格暴跌只是开始。在初期,中国的国企投机商会利用价格暴跌的机会,大量增加进口,在短时间内增加对于大宗产品的需求。虽然加澳生产商在价格上遭受损失,但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从销量上弥补。但是,随着中国从经济全面崩溃走向社会崩溃,对于各种大宗产品的需求将从短期增加,迅速变为锐减,直到完全消失。根据中国海关统计数据,2013年,中国石油进口量达到2.82亿吨。而美国能源署(IEA)在201310月就发表报告,认为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而在钢铁方面,中国2014年的粗钢产量达到8.23亿吨,接近世界其它地区的总和。而在2014年全年,中国铁矿石进口总量达9.325亿吨。随着中国经济开始全面崩溃,各类建筑工地停工的状况在全国范围快速蔓延。随着需求快速消失,同时由于债务压垮社会,再也贷不到款的钢材贸易商、钢铁厂、铁矿石进口商、石油垄断企业,都将开始大幅停转。在各港口码头和仓库堆积的铁矿石和钢铁将无人问津,中国铁矿石进口将快速全面消失。石油进口消失的时间虽然会晚于铁矿石,但是状况将类似。同样道理,中国对于其它矿产资源和大宗产品的需求,与石油和铁矿石进口的状况类似,结果也将类似。当中国的2.82亿吨原油和9.325亿吨铁矿石的进口需求消失,结果将意味着什么? 只要稍微有点经济常识的人,都会有较为明确的判断。

 

加澳货币贬值也只是最初的经济自动调节手段,随之而来的是加澳经济的滞涨局面。加澳货币面对大宗价格下跌,即时进行贬值,增加进口品的价格,引发和加剧通胀,造成民众支出增加。另外,由于经济的传导因素,在大宗产品价格暴跌后,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逐渐传导到经济中。在最初,矿产企业面对大宗产品价格暴跌,会发生利润减少,甚至亏损的情况。 虽然货币贬值,也难以弥补利润减少的数额。矿产企业会开始减少招工,减少员工的奖金,压缩各种管理费用,减少各种投资支出。而反应灵敏的股票和债券等金融市场,也会发生相应的价格向下波动,减少股票和债券持有人的纸上财富数额。经过一段时间后,直接行业的收入开始明显下降,而相关支持行业的收入下降则更加显著。通过逐渐传导,加澳经济外部收入减少的影响,逐渐蔓延到社会不同领域。这样的结果是,加澳经济开始陷入滞涨,也就是通胀上升、收入下降和财富减值的多重困境中。 

 

经济崩溃第二步,房价开始暴跌,动摇加澳经济金融基础

 

在房地产按揭贷款和证券化之后,房地产在实质上变成金融行业。一方面,房地产是滞后性产业,房地产建筑调动大量的资源,建筑周期长达数年,而需求和使用周期长达数十年到数百年;另一方面,房价成为经济和金融的指向标,又对经济金融政策极为敏感。当只注重眼前的经济金融政策实施后,结果是房价以短期波动为导向,进而误导房地产和建筑业,造成未来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资源重大浪费。

 

工业与房地产形成根本的矛盾。在一个社会中,工农业和金融业之间,虽然有较强的相互关联作用,但是存在根本的矛盾。而在房地产金融化之后,工农业和金融业的矛盾集中反映房地产和房价上。在一般来说,越是发达的工农业国家/地区,越需要遏制金融业的过度发展,其房屋质量和房价越稳定和合理,与当地经济运行和民众收入相匹配。德国通过各种政策,牢牢控制房价,而且严格控制房屋质量。例如,在全世界都在投机炒房的情况下,虽然德国房价也因为德国经济有所上涨,但是德国房价总体较为稳定。与德国相比,日本的特点更为明显。在日本经济腾飞的过程中,日本首先实现工业发展。随着外汇收入急剧增加,社会资金充裕,金融业获得大量廉价资金。日本房价持续上涨,进而带动房地产火热。房价和房地产的增长,极大助长房地产投机盛行。随之越来越多的资金投入房地产,社会民众开始为房地产而疯狂,结果差点毁掉日本工业。日本央行的政策击碎房地产泡沫,让跟风炒作的日本人损失惨重。资金重新回到工业领域,损失惨重的日本人只能回过头来认真工作,发展工农业。

 

在工业越落后的国家或者地区,社会越倾向于炒房,而且政府放任或者支持炒房之风。在初级矿产和资源销售为主的国家中,挖矿卖钱利润最高,更容易获得大笔的收入。这些矿产地区获得收入后,资金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这些人基本不会将钱投入投资巨大、见效缓慢、竞争激烈、风险极高的工业领域,而是寻找投资少、见效快、回报高的领域。而房地产具有金融属性后,这些人更重视对于房地产的投资。大量矿产资金涌入房地产,支持相关地区的造城运动。首先,大多数资金进入矿产附近的城市,支持这些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在海湾国家,迪拜成为矿产资金投入的标杆城市,豪华的城市从沙漠中拔地而起。在中国,拥有煤炭、稀土和天然气的鄂尔多斯,在当地中小矿产老板获得暴利后,积极支持鄂尔多斯的新城开发,鄂尔多斯新城也在戈壁中耸立。其次,一部分获得暴利、而且具有国际眼光的矿产业主,开始在发达国家寻求房地产投资机会。而这些业主的主要目标,集中于工业相对落后的国家。因为,工农业最为发达的美国国土面积过大,虽然美国实施了3QE,但是美国房地产危机并没有真正解决。即使矿产业主买楼,也只是炒高局部地区的房价,并不能显著影响全局。第二大工业国日本的房地产长期深陷泥潭,而且随着日本老龄化和人口减少,房屋空置状况已经达到13.5%,有些边缘地区甚至高达20-30%。德国政府严控对于房地产的炒作,房价也基本没有炒作空间。同时,虽然西班牙等国虽然以移民指标为诱饵,支持外来资金购买本地严重过剩的住房,但是由于西班牙等国较为恶劣的经济环境,买房就等于亏损,也难以引起矿产业主的兴趣。经过筛选后,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工业相对衰落或者不完整的国家,成为海外资金投入房地产的重点地区。

 

中国人成为推动加澳房地产扩张的重要力量。在加澳国内,有些省份或者地区自身有石油、铁矿和其它矿产资源,在过去10多年获得矿产的高收益。大量资金进入金融市场,成为购买房地产的重要资金来源。同时,加澳两国积极吸纳投资移民,希望吸引更多的资金进入本国。随着QE规模日益扩大,加澳也积极提高投资移民的数额门槛。不过,以投资方式进入加澳的移民,基本没有美国、德国和日本等工业发达国家的企业家,而往往是落后国家的富人。这些富人并不是靠管理和技术能力致富,而只是靠简单的资源开采获得收益。当落后国家的富人进入加澳后,因为缺乏足够的知识能力,不会将资金投入企业中,而是习惯于购买房地产。其中,除了一部分是资源和能源生产国的富人之外,大多数是中国的富人。中国人口多,即使富人的比例不高,基数也足够大。而且,由于加澳的移民门槛相对较低,对资金审核不严,因此成为中国富人转移财富的主要地区。当越来越多的中国富人进入加澳,支持加澳房地产的火爆局面。

 

大致上,中国人买房的力量主要有两部分,支持温哥华和多伦多等主要大城市的房价上涨。首先,中国权贵和富人阶层大量将资金向加澳转移,这些资金成为支持加澳房地产的关键力量。资金转移的方式主要有两种:1、移民资金:官员和富人阶层举家移民,将资金带入加澳。这些资金在购买房地产时,因为其为移民身份,表现为本地资金买房。2、留学生资金:不少官员和富人将子女送到加澳留学,这些留学生不仅给加澳的学校送来大量的收益,还通过大量买房炒房,支持加澳的房地产。其次,随着加澳房价上涨,以技术移民方式进入加澳。绝大多数中国人虽然在加澳工作和生活,但是思维模式与在中国几乎无异。中国人很少参与当地的各种体育和娱乐活动,相关消费也比较少。中国人攒钱之后,积极买房买车。而且,很多人像在中国国内的人一样,即使做房奴也要买房。随着加澳房价持续上涨,这种偏执思维更被激发,中国人更积极买房,进一步支持房价。 

 

中国人买房的结果是,加剧加澳房地产市场的扭曲。华人的居住特点是扎堆,集中于一些特定的区域。虽然大量华人移民到加澳,希望融入到加澳社会中。但实际上,华人普遍缺乏主动融入社会的意愿,而是到了加澳形成华人自己的小社会。虽然大环境是加澳社会,但是小环境还是中国化。而中国人集中的地区,共同的特点是房价高昂。这样的趋势从20世纪8090年代的香港台湾人移民加澳,房价差异开始显现;到21世纪大陆人大量移民,凸显房价的差异。而加澳政府的金融政策倾向于支持房地产,进一步支持扭曲的房价。不论是加拿大的温哥华、多伦多,还是澳大利亚的悉尼、墨尔本,都是房价高昂的标杆城市。由于华人普遍缺乏基本的理性,在房价越高的时候,反而越认为房价不会跌,进而越积极买房。华人买房主要支持华人区房价的持续上涨,进而带动本城市的房价上涨。而华人主要居住在具有标杆意义的大城市,其房价从心理上支持整个国家的房价上涨。即使其它地区的房屋已经明显过剩,在经济下行的过程中,形成越来越明显的下跌压力。但是,因为华人为主的标杆地区房价仍然上涨,让其它地区的房地产仍然存有幻想。同时,加澳央行实施超低利率,从银行资金方面支持房价坚挺的幻想,导致大量的新房建设仍在继续,供大于求的局面日益严重。

 

在未来的中短时期内,华人买房对支持加澳房地产起到更重要的作用。随着资源和能源价格进一步下跌,直接导致各类资源国家的收入大幅减少,不论是加澳本国人还是进入加澳的资源国家人口,支持加澳房地产能力急剧减弱。与此同时,华人资金反而相对更充裕,对支持加澳房地产起到更显著的作用。因为,中国经济的全面崩溃,并不是整体的过程,而是穷者越穷,富者越富的过程。随着中国实体经济崩溃,权贵和富人通过各种金融手段,从社会中榨取更多的资金。例如,权贵通过操控各种建筑工程,获得大量现金和银行。富人以做企业或者发展房地产的名义,从银行大量贷款,并且从社会民众中以高利贷的方式吸储,获得大量的现金。在中国经济加速崩溃时,中国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推高股市,吸引民众大量参与,而权贵也从中获得巨大收益。随着中国经济崩溃,这些权贵和富人加速将资金转移出国。所以,中国经济崩溃的过程,也是资金更加疯狂出逃的过程。虽然美国越来越成为中国权贵和富人出逃的主要目的地,但是加澳的地位作用仍然非常重要。这些出逃资金中,相当一部分在中国就与房地产有关。到了加澳后,会继续在房地产上进行投资,有的成为房地产开发商。而其它权贵和富人出逃后,在加澳除了房地产,其它也基本上一无所知,也继续购买房地产。所以,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华人进入房地产的资金将不减反增,继续支持扭曲的加澳房地产市场,对支持房价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随着中国形势巨变,进入加澳的资金随时断流。随着中国通胀日益严重,导致工厂成本急剧上升,中国出口竞争力急剧下降。而在美元汇率持续升值的背景下,因为中国政府的外资依赖政策,导致人民币汇率无法贬值,只能被动跟随美元升值。成本急剧上升和人民币升值,意味着中国的出口急剧减少,同时进口越来越多,中国在2014年就已经实际进入大幅贸易逆差。持续贸易逆差的结果是,外储将持续减少。更重要的是,中国外储并不是中国自身的资产,而主要是对外欠债。因为,外资在中国的投资和累计利润,实际上已经超过中国外储。另外,在过去数年,中国政府在世界到处撒钱,其中大部分外储不是变成呆坏账,就是实际上损失严重。(关于中国经济与外储的更详细相关分析,参见我在过去数年的各类分析文章)在中国实际外储较少的情况下,中国权贵和富人已经加速换美元外逃,加剧美元的紧张状况,迫使中国政府开始查处地下钱庄的对外汇款。而随着外资开始大规模撤离中国,中国外储随时可能突然之间露底,也就是外汇枯竭。当中国外汇突然枯竭发生时,能够到达加澳的资金也随即断流。

 

中国外汇枯竭,意味着加澳楼市开始暴跌。除了中国买楼的资金之外,中国留学生和中国旅游者在加澳经济中显示的作用越来越大。中国留学生为加澳的中学和大学每年创造数十亿美元的收入,还不包括留学生和旅游者的消费购物带来的收益。随着中国外汇枯竭,不仅意味着加澳的矿产收入急剧降低,而且留学生和旅游者消费、中国人买房的资金也快速消失。更重要的是,很多中国人认为房价只会涨、不会跌,因此使用主要资金买房和炒房。在加澳宽松的房屋贷款政策下,不少人还贷款买楼。甚至还有人以购买楼花的形式,通过更高的资金杠杆买房炒房。在中国人积极买房的时候,人们都认为房价只会涨,很难下跌,因此不在意房屋的各种相关费用。但是,一旦来自中国的资金枯竭,就会有相当一部分人连地税和各种相关费用都支付不起,引发大量房屋抛售。而且,大量空置房会随之抛盘,表面上似乎紧俏火爆的房地产,随之快速冷却。在房地产市场中,当中国人都开始抛售房地产的时候,就意味着已经没有人再进入购买。到处都是卖盘、同时没有买盘的市场,意味着无量空跌。即使开始的第一波下跌,其幅度都将让几乎所有人觉得不可思议。而且,第一波下跌只是开始,之后的漫漫下跌长路,让更让绝大多数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当经济崩溃深入之后,人们就会理解,房价暴跌到难以置信的程度,是情理之中的结果。

 

在房价暴跌后,对加澳经济形成进一步的重大冲击,包括对金融市场形成重大打击。在过去10年,加澳建筑规模日益扩大,建筑和相关行业规模巨大,而且从业人员众多。房价暴跌意味着,绝大多数建筑项目进度减缓,大量建筑工程停滞,甚至直接破产烂尾。建筑相关产业链条损失惨重,大量房地产和建筑从业人员失业,失去收入来源。在矿产出口收入急剧减少的同时,房地产和建筑业停滞,意味着加澳经济快速走向崩溃。更重要的是,房地产本身涉及到金融市场,并且影响到银行业的资金安全。不少养老基金持有大型商业地产,并且试图以此获得持续的租金收益。加澳经济快速走向崩溃,意味着这些商业地产的空置率将急剧增加,收入锐减。同时,房地产行业的相关债券也将急剧贬值,甚至一文不值,让债券持有者损失惨重。更重要的是,银行对房地产进行规模巨大的放贷活动,包括个人住房贷款按揭,还是商业物业的贷款。房地产价格暴跌之后,相当一部分贷款人所持有的物业直接进入负价值区域-房价没有贷款的金额高。在负资产的同时,大量人口失业,即使房贷采取无限责任追索制,银行的房贷也难以追回,导致大量呆坏账发生,银行开始大规模破产。

 

随着失业人口激增和银行等金融机构破产,加澳经济开始进入系统崩溃的阶段。在加澳殖民地经济特点下,系统崩溃反映出整个经济结构,以及其中的关键环节的问题。

 

(待续)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