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世界经济分析 > 世界金融大崩溃

世界金融大崩溃(四)

2016-04-14 19:00:2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早期以色列的兴衰史

生于0715

 

在信仰与国家/民族的关系上,《圣经》的记载最为明确和详细。《旧约》关于以色列早期的历史成为信仰决定国家/民族命运的最佳范本,从创世纪部分即开始记载以色列的早期历史。上帝对年迈的无子的亚伯拉罕赐福,允诺他的子孙将如同天上的星海里的沙一样多,万国因亚伯拉罕蒙福。随后上帝对亚伯拉罕的儿子以撒和孙子雅各重申了赐福,事件过程比较简单。雅各后改名以色列,是以色列族的起始。雅各从开始骗取和偷窃长子以扫的受福名分,到后来娶两个姐妹做妻子,并且和姐妹俩与她们的两个女仆共生了12个儿子,还与岳父发生纷争,整个家庭事务变得日趋复杂。雅各的儿子们成长过程中,几个儿子妒忌第11儿子约瑟,引发约瑟差点被杀害,后来成为奴隶到了埃及。约瑟在埃及成为法老王的助手后,让陷入饥荒的以色列一家都搬到埃及并在埃及繁衍后代。在埃及,以色列人日益增多,成为人数众多的民族。法老王开始警惕,压迫以色列人,并且要求杀掉以色列的男婴,引发摩西领导的以色列人出埃及,回到迦南——流奶与蜜之地。

 

以色列人出埃及后进入旷野40年,上帝锻炼整个民族。上帝亲自击杀埃及的所有头生子后,法老王被迫让以色列人离开,以色列人趁机抢了很多金银细软逃跑。在越过红海进入旷野后,上帝在给以色列人赐下吗那、鹌鹑和甘泉后让以色列人不劳作也可以吃的很好,但以色列人一次次抱怨一次次反对上帝,还自己制作金牛犊拿去崇拜,上帝不得不多次击杀掉悖逆者在旷野中,上帝给摩西颁布律法、法律和诫命,让以色列人按照律法过圣洁的生活。上帝让摩西对以色列族的支派点数,加强以色列人组织,形成以色列人的组织战斗力。不过即使以色列人得到组织,悖逆上帝的事情仍然反复发生,到后来甚至摩西也对上帝产生怨恨,上帝因摩西的怨恨行为而不允许他进入迦南。最后,除了约书亚等少数一直坚信上帝安排的人,剩下所有从埃及出来的人都在旷野中死去。约书亚带着在旷野中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度过约旦河进入迦南地。

 

抵达迦南地后,以色列进入由强转弱的历史阶段。《圣经》中这段历史的记载反映出国家民族强弱与战争成败之间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在约书亚带以色列人进入迦南之前,上帝反复告诉约书亚,要“刚强壮胆”。实际上,在旷野中,经过上帝对以色列人的组织、颁发律法、清除叛逆者以及多次战争,加上在埃及为奴的一代死去,从旷野中受到上帝训导而成长的一代成长起来,这意味着以色列人的个人平均实力和组织凝聚力处于极强水平,同时上帝还反复强调“刚强壮胆”。在约书亚的强有力领导下,以色列民进迦南地,快速扫平敌对者,完全占领迦南地。其中,约书亚带领以色列民,严格按照上帝的指示行动,连连得胜,而当有人不按照上帝的话执行时,以色列即遭受挫败,随后人们查处谁违抗军纪,将违抗军纪的人处死,以色列人又开始接连获胜。

 

从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到士师时代,以色列民族处于内在实力最强的时期。在早期,约书亚根据上帝的旨意,将战争后获得的土地分给以色列民族的各支派,除了利未支派做祭司外,各支派都有自己的土地,各自从事自己擅长的耕作和畜牧等生产活动。从组织上,这种亦农亦兵,平时生产、闲时练兵、战时作战的模式,是社会内在实力最强的模式。由于以色列民拜偶像较少大都崇拜上帝,并且按照上帝的律法和命令行为,让以色列族具有很强的凝聚力。在平时,以色列人相互帮助,扶助老人和寡妇,基本实现上帝赐福的生活富裕的情形。当以色列某个支派遇到外敌入侵,以色列其他支派的农牧民们根据战争规模的大小,动员不同数量的兵源,共同支援被侵略的弟兄打败外敌。

 

以色列人变得富裕后开始远离上帝。越来越多的人逐渐只关心自己的生活,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拜偶像。约书亚死后,以色列人没有清除的地区开始对以色列人发动敌对的战争行为。当敌国势力强时即攻击以色列人,形成生命财产威胁。在不同阶段,上帝从以色列人中兴起士师带领以色列人应对敌国的进攻。由于以色列民族的内在实力强,只需要士师适当领导就经常能够抵御敌国军队的进攻。所以虽然以色列人随时面对周边敌国的战争威胁,但是并没有显著的生存威胁。随着生活富裕的时间愈久和生死存亡的战争威胁少,以色列人从只关心自己和拜偶像越来越转向生活上的邪恶行为。其中,便雅敏支派的人对以色列弟兄犯罪,以色列其他支派的人聚集起来,要求便雅敏人解释情况,并且交出凶手,便雅敏人庇护凶手并出兵与以色列人对抗。以色列人出动40万人与便雅敏人战争。战争中,双方战士死亡数万人,最后以色列人基本摧毁便雅敏人的市镇,杀掉市镇中的所有人和牲畜,几乎消灭便雅敏人这一支。对于以色列人来说,这个事件是以色列人日益远离上帝,导致内部分裂、战争和屠杀的关键事件。

 

由于内在的强劲实力以及很少的金银财宝,让以色列人相当富裕和安全。在士师时代,虽然以色列人日益富裕,但是主要来自于自产的产品和产品交换而来,生活中对于金银的需求少。而且,以色列人没有正式的政权,缺乏金银需求,因此获得金银的动力也少。所以以色列人的经济模式是富裕程度较高同时金银较少,而金银较少让以色列具有很高的安全度。因为从战争成本和收益角度,进攻和征服以色列族并不划算。从成本的角度,攻击以色列人将面临每家每户的抵抗,而且整个以色列族都将共同出击,即使最终能够打败以色列族也将付出很大代价。尤其是即使打败以色列人,也仅仅获得低值的日常生活用品和粮食牲畜等产品,很难搜刮到大量高值的金银财宝。而且由于当时以色列人对于上帝的信仰,以色列人只可能被消灭,不可能被整体奴役,根本得不到后续的征服利益。打个比方,攻击以色列如同捅马蜂窝,马蜂蜂拥而出抵抗,对捅马蜂窝者形成生命威胁,即使消灭所有马蜂取下马蜂窝里面的蜂蜜也很少,所以如果马蜂窝不直接威胁到人们的生活,人们会避免接触马蜂,更不愿意去捅马蜂窝。所以,只有以色列周边的敌国,才会因为非经济原因和以色列作战,强国则对以色列这样的地区视而不见,不符合其经济利益。

 

随着以色列日益远离上帝,民众自愿走向奴役之路。当以色列人拜偶像越来越多,在心灵上越来越弱。民众受到周围国家的文化影响,也要求上帝给他们一个王。民众认为,周边国家有王更好,从感觉上更加安全。虽然上帝通过先知撒母耳警告以色列民说:“ 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和车上的器械。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作饭烤饼。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给他的太监和臣仆。又必取你们的仆人婢女,健壮的少年人和你们的驴,供他的差役。你们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们也必作他的仆人。那时你们必因所选的王哀求耶和华,耶和华却不应允你们。”上帝的话非常明确,当人们为自己立王之后,等于自己甘心成为奴仆,让王成为奴隶主,后果会非常严重。而且这种选择是单行道,一旦成为王的奴仆,再想反悔求上帝收回王,上帝也不会理人们。但是以色列民只看到眼前不考虑上帝说的话,决议远离上帝,坚持要上帝立王。

 

以色列立王之后,进入表面强盛荣华期。上帝给了以色列三个王,体现出不同的特点:第一个王是扫罗,高大英俊,表面能力强,拥护者众多,属于众望所归的类型。但是在真实应对事情时,扫罗自身战争能力差,还因为大卫的能力和名气强,想杀害大卫。在战争时,不听上帝的指示行动,又希望得到上帝的赐福。上帝不回应他的请求,他就找假神,甚至找灵媒,召唤已经到阴间的先知撒母耳,加倍悖逆上帝,最后因为悖逆上帝而战败身死,同时拖累死几个儿子,包括品行很好的约拿丹。随后,大卫成为第二个王,大卫王完全信靠上帝,战斗能力超强。大卫王与别示巴(她的丈夫是以色列军中作战英勇、忠于职守的将军赫人乌利亚)私通,并且设计谋杀赫人乌利亚。大卫的邪恶罪行让上帝震怒,对大卫实施惩罚。大卫痛心悔改,哀求上帝的宽恕。上帝饶了大卫的死罪,但是让大卫遭受其他严重惩罚。除了这个罪行之外,大卫王随时向上帝祷告,并且与神同行,行为几乎无可指责。在上帝支持下,大卫王具有超强的作战能力。大卫王的作战领导能力与当然仍然具有很强战斗能力的以色列民众相结合,就成为以色列对外战争无数次胜利。以色列国日益强大,国家范围进一步扩展,并得到大量的金银财宝。第三个王是所罗门王,大卫王的儿子。上帝可以满足所罗门王一个要求,问所罗门王想要什么,所罗门王说要智慧,上帝大悦,既给所罗门王智慧,又给权力、荣耀和寿命。所罗门王成为历史上最具智慧的国王。所罗门王的超强智慧和以色列民结合,以色列范围更加扩大,建立起不同的防卫城,并且置办战车和战马,而且所罗门王虽然进行大量军事投入,仍然能够继续扩展财富,获得大量的金银财宝。大卫王和所罗门王的财富获取模式,代表了金本位时代,所有强盛国家增加金银财富的模式。

 

在所罗门王时期,以色列国表面辉煌,内在加速衰败。所罗门王在位期间,智慧的声誉如日中天,周围各国国王慕名与所罗门王交往,让以色列国具有很高的国际地位。上帝同意所罗门王建立圣殿,作为上帝的居所,传扬上帝的名,人们能够有更好的地方祭拜上帝。大卫王和所罗门王时期获得的金银财宝、名贵树木积累起来,用于建设金碧辉煌的圣殿(第一圣殿),随后所罗门王又用很多金银建立王宫。所罗门王为了取悦外族的妻子们跟着这些妻子拜外族的偶像,从信仰上开始造成分裂。上帝因为所罗门王信仰的分裂,决定割裂以色列。另外,所罗门王的做法,如同上帝警告民众所说,对民众增加税收。所罗门王增税和增加其他负担的行为给很多民众造成沉重负担,加剧以色列民族的贫富分化。沉重负担意味着部分民众开始陷入贫穷,这部分人的生存能力明显降低,直接削弱以色列民族的个体能力。而贫富分化意味着民族内部加速分裂,民族凝聚力急剧降低,严重弱化民族的战斗力。

 

所罗门王时代之后,以色列不可遏制地衰败。在所罗门王死后,以色列分裂成犹大国和以色列国。在两国国王的带领下民众日益远离上帝,拜金牛犊拜各种外族的偶像,还做出其他一些上帝厌恶的事情,这导致以色列族加速衰败:1、民众的个人能力持续下降,单兵作战能力日益衰弱,同时国王的作战能力也日益衰落。2、民族内部日益分裂,因为人们拜不同的偶像跟从不同的方向,上帝强调的兄弟之情和兄弟关系也不复存在。很多兄弟之间不相往来,遇到外敌时不相互帮助,甚至经常发生兄弟之间相残事件和战争。3、政权能力急剧下降,随着悖逆上帝的事情积累,两国政权体制日益堕落,越来越无力应对敌国的军事侵略。政权在无法通过外界获得金银的情况下,只能增加对本国本族民众的盘剥,导致民族的整体竞争力日益下降,越来越多的地区被外族侵吞,成为外族的附庸。到最后,两国分部被外族所灭,以色列民族在古代的独立生存和发展的时代终结。

 

随着以色列衰败,金银也加速流失。在衰败的早期,以色列分裂成以色列和犹大两国,整体力量急剧衰减,再也没有从外部获得金银的能力。在这个阶段,以色列的名字还非常响亮,侵略以色列的国家还不多。到了衰败中期,随着民众加速远离上帝,更多崇拜外族偶像,甚至将儿女用来做牺牲品,导致民族的单兵作战能力持续衰弱,在与外国作战中失败越来越多,并开始向外国缴纳金银物资以换取和平,国王从圣殿中拿出金银支付政权的维持费用并且缴纳换取和平的金银,有的国王甚至开始刮圣殿中的金箔以搜集黄金。在这个时候,国王仍然缺乏警惕意识,对外国使者展示自己拥有的各种金银财宝。到后期,以色列国被外国所灭,城市被毁,财富和人口被掳走。最后,犹大国被灭,圣殿被巴比伦人毁掉,圣殿中仍然留存的大量金银财宝也被抢走。

 

在以色列人请求上帝给他们立王的时候,上帝的严厉警告已经预示了以色列族衰败的结果。在士师时代,以色列族的主要特点是自组织式的亦民亦兵模式,并由上帝兴起的士师带领作战,虽然以色列族自身在缓慢衰弱,以及缺乏制铁工匠的原因,也在随时遭受敌国入侵的威胁,但总体上以色列族能够保持很高的战斗力较好地实施自我保护。进入以色列的三王时代,虽然国家政权持续强大,积累的金银财宝越来越多,但是以色列族的内在实力在加速损耗和衰弱,整个国家日益外强中干。战争动员的模式,也从最初自组织的主动模式,逐渐转化为给国王做仆从的被组织的被动模式。在战争中,尤其是在与强敌作战时,即使所有其他条件相同,主动和被动的差异也形成战斗力的显著差异,变成胜败的关键。在战斗力下降后,积累的金银财宝就成为外族争夺的目标。强敌入侵后,不单单抢走金银财宝,还摧毁城镇掳掠人口,造成以色列人的完全衰败。

 

《旧约》中以色列从强盛到衰败的历史,在欧洲大陆、英国和美国得到复制,形成了今天的世界政治经济版图。

 

2016411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