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世界经济分析 > 特朗普风暴

特朗普风暴(五)

2016-08-11 20:28:43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美国大崩溃前的最后机会:社会崩溃

王尚一

 

 

2016年大选前,美国社会接近全面崩溃,处于新的内乱或者内战边缘。

 

竞选初期,特朗普和桑德斯各自崛起,代表两个完全不同的阵营,根本利益不可调和。

 

特朗普代表保守派(右派)势力的重新组织和崛起,即强调美国主义(美国第一)、坚持地方主义(教会基础),小政府和低税收低管制、肢解华盛顿利益集团、强化地方自我组织保护(持枪权利和民兵)、坚持法律与秩序,鼓励自由公平竞争、推动工商业发展、促使民众自立勤奋与互助、增强全球竞争力、获得经济成功、实现美国梦。这是美国历史上的成功之路,保守派想重走老路实现美国的再次强大。

 

桑德斯代表极左势力(共产主义)的崛起。桑德斯号称社会主义者,解决方案是全面走向共产主义。桑德斯的政策在反全球化上与特朗普一致,只是解决思路不同。桑德斯的思路是反全球化经济和贸易后,实施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大政府政策,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有更大的权力,更多税收和管制,全面削弱或剥夺地方和个人权利,实施更全面的医疗保障,全面取消学费和减免学生债务,更积极吸收非法移民和难民等。

 

对美国人来说,桑德斯设计的道路是全新的,但中国人显然似曾相识,尤其是了解1950-1970社会和经济状况的人,桑德斯的政策思路就是那个时期的翻版,只不过今天的美国是世界强国,工业和服务业主导,支持桑德斯的承诺更加慷慨,描绘的蓝图更加美好,具体措施上更加宽松。

 

不久桑德斯被希拉里黑掉,但希拉里在民主党大会后又大幅左倾,决意重走中国2009年之后的路。除了继续坚持全球化路线将美国利益输送给世界其他国家,希拉里大部分政策都采取桑德斯的路线。为了应对特朗普创造就业的口号,希拉里也打算进行巨额投资,钱从哪儿来呢? 对工商业和中产阶级加税。这很像中国2009 年后,房地产和金融加速膨胀,制造业不断萎缩,炒房投机兴邦,实体实干误国。

 

特朗普和希拉里阵营的对立,代表美国社会崩溃的形态。社会崩溃主要指社会关系的崩溃,按照人与人关系的矛盾激化水平,社会崩溃分为几个发展阶段,分裂→敌视→犯罪→内战。目前的美国社会全面分裂,有些地区或群体甚至散沙化,不同群体间的利益矛盾激化,甚至极度激化,敌视与敌对行为越来越显著。恶性犯罪大幅增加,尤其专门谋杀执勤警察,形势非常严峻。经过社会分裂、敌视和犯罪,美国社会越来越两极化,最终形成左派和右派两大阵营的对峙。

 

经济与社会紧密相关,互相影响。当经济或社会某一端崩溃,必然传导到另外一端,相互推动导致崩溃程度进一步加深。当社会崩溃的迹象无处不在,一旦经济崩溃爆发,将不可避免引发内乱或者内战。由于社会崩溃全面民众化,内战将是遍及整个社会的各种中小型战斗。

 

经济与社会崩溃引发相当一部分美国人的担忧。大多数美国人不关注宏观经济状况,不了解美国社会的整体情况,不清楚社会矛盾和崩溃的全貌,但通过观察身边的微观经济和各种社会现象,意识到出了大问题,社会越来越割裂,各群体之间、人与人之间越来越对立。奥巴马和希拉里都在鼓励犯罪、支持罪犯和恐怖分子,美国治安更加恶化,安全堪忧。相对于经济问题,社会问题更加重要,更需要迫切解决。

 

美国是专业社会,有问题找专业人士。政治的专业人士就是政客,人们希望政客解决社会问题,于是选举时都支持政客,华盛顿和各州的政府和议会都主要由政客把持。但是本次总统大选与以往不同,民众不再相信政客,因为他们的承诺从未兑现,反而坐视状况变的更糟糕。人们希望出现新人,除掉华盛顿的腐败政治圈,才可能有所改变。

 

特朗普这个毫无从政经验的纽约房地产富豪,就这样抓住历史的机会走上前台。他没有行话套话,更不按政客的套路出牌,从出道时媒体口中的小丑,最终从高手如林的共和党竞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与此同时,桑德斯的表现更惊人。桑德斯作为共产主义者,是独立派人士,宣布加入民主党选举。桑德斯很低调,主流媒体都聚焦民主党的希拉里,基本忽略了他。万万没想到,桑德斯在民主党的选民中极受追捧,并且很快成为民主党年轻人的精神领袖,在民主党的加州选区,年轻人几乎都把票投给了桑德斯。如果不是民主党高层下黑手,桑德斯很可能超越希拉里,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特朗普和桑德斯的受到的追捧,反映出民众推翻华盛顿政治经济圈的共同愿望。虽然媒体一路打压特朗普,但是并没有挡住特朗普的脚步,媒体还故意忽略桑德斯,无法理解为什么桑德斯和特朗普以圈外人的身份迅速异军突起。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和桑德斯都强烈反对现有全球化经济模式,准备实施激进的社会变革。仅有圈外人的身份还远远不够,更要做出圈外人的应有姿态。特朗普和桑德斯从不同立场出发,都得出废除目前模式的结论,并且积极宣传自己的理念。他两人要做的事情,都是圈内人不敢做也不想做的,利益集团早就重金收买了华盛顿的政客,他们绝不会有出格的观点和计划。桑德斯被黑后,特朗普曾喊桑德斯的支持者——大多是年轻人,要他们投靠自己。特朗普和桑德斯一样,都反全球化模式,都向华盛顿宣战,都反对政经精英集团。

 

从解决问题的导向和思路角度考量,特朗普和桑德斯受到的追捧,反映出美国人在对未来的认识上形成根本对立。桑德斯吸引的人群是民主党支持者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由希拉里掌控,希拉里掌控的群体与支持特朗普的群体是完全对立的。

 

从结果看,桑德斯在精神上被打垮,失去思想领袖地位。桑德斯起初充满理想斗志昂扬,姿态是为年轻人的未来参选,遭遇希拉里被民主党下黑手后输掉竞选,桑德斯默默接受了这个被操控的结果。邮件门爆发证明民主党确实下黑手,桑德斯没有即刻脱离民主党,而是转而支持希拉里,这让他的追随者异常愤怒,怀疑他与克林顿做交易,背叛自己一直宣扬的所谓理想。特朗普曾经喊话桑德斯不要放弃理想,但桑德斯也许自己更清楚,是否与希拉里交易,不仅关乎钱,更关乎性命。在民主党代表的超强利益集团的支持下,希拉里身后已经倒下一串尸体。他如果自立门户,拉走超过一半的民主党票数,必然面临可怕的后果。最终,文人出身的桑德斯选择了屈服,表态支持希拉里后拿钱走人。

 

特朗普初选时走的实用路线。2015年,特朗普曾试图避免政治对峙,想通过解决实际问题走中间派道路,尽量多吸引选民。当时特朗普认为,美国经济的主要问题是对外问题造成,例如,在美国出版的关于交易与谈判的书籍中,大书特书美国人如何愚蠢,总在对外谈判中输得很惨。他试图从赢得对外谈判,阻止非法移民和难民等对外问题入手,先带动经济发展。他在举例时曾提到,卡罗琳·肯尼迪外交能力低下,奥巴马任命卡罗琳为日本大使是个错误。在国内敏感问题上,特朗普除了支持宪法第二修正案外,尽量回避发表个人观点。

 

特朗普的实用主义路线遭到挫败。一年多的竞选过程,让特朗普越来越意识到,美国的关键问题并不在外部,而是在内部。不是美国没有能人去谈判,而是内部不需要甚至不愿意启用能人,民主党有时压根就是想让美国输掉谈判。基于肯尼迪家族在民主党中的地位,特朗普评论卡罗琳的言论,无疑让他成为民主党的敌人。20167月中旬,特朗普获得共和党候选人提名后,被主流媒体围剿遭受重挫。他终于认识到,民主党和希拉里并不是和他平等竞选,而是要完全打垮他,他妥协或折中,将只有死路一条。

 

特朗普很快更坚强的站起来。他的坚定盟友不仅全力支持他,更把他从错误的方向拉上正轨。更重要的是,当他去各地集会演讲,支持者还是始终如一支持他,以极大热情给予他极高的期望。8月,他放弃中间派立场,完全站到保守派阵营,对民主党及其庞大势力宣战,全身心投入战斗。

 

特朗普和希拉里的竞选是两大集团的生死之战。这两大集团的分布,从过去7年多奥巴马执政时期的经济状况就可以看出来。

 

民主党和希拉里代表的集团是主要受益者,包括政府和裙带机构、大企业、金融机构、公立中小学校和大学、新闻传媒、以黑人为主的吃福利群体、非法偷渡者和难民等群体。美联储和政府救市后,民主党相关经济机构收入和利润猛增,领导者和雇员享受着高收入和高福利;民主党通过操控政府,扶持民主党企业,打击共和党企业,例如美国政府救助通用汽车时,奥巴马下令关闭所有共和党的经销商,只留下民主党经销商或者给民主党捐过款的经销商;只要共和党机构敢发声反对民主党,税务机关就会盯上这些机构查账;有知名黑人为民主党搞活动欠税务机关几百万美元,被曝光几年都不交钱,也无人追责。

 

在社会福利分配方面,黑人、非法偷渡者和难民坚定的支持民主党,民主党对他们非常慷慨,让他们依靠政府救济不必工作就可以生活的不错。在享受福利方面,黑人、非法移民和难民优先于退伍老兵和努力工作的中产阶级,在难民优先享受着福利用政府的救济钱吃着上等牛扒然后尽可能屠杀更多美国人时,受伤退伍的老兵只能拿每月几百美元的补助,不及给非法偷渡者或者难民的零头;难民享受昂贵牙医时,很多老兵得不到基本的医疗救治生活在极度伤痛中。在很多地区,黑人和白人同时申请救济,黑人很容易拿到救济,而白人经常以资金不足为由,得不到足够救助或者得不到任何救助。

 

特朗普主要代表共和党保守派集团,包括中小企业、靠努力工作过有尊严生活的各类雇员、教会和其他地方自治组织、各类地方教育机构、民兵等地方武装组织、警察和其他执法机构、军队和海岸警卫队等。过去7年多,这些组织和个人可以归于失败者,地方商业和自助机构面对税收大幅增加、各种管制大幅增加、奥巴马医疗费用急剧增加、收入减少、失业率增加、地方互助组织被压制,持枪权随时被解除,警察生命日益受到威胁,军队被捆住手脚。

 

2016年大选,就是特朗普和希拉里代表的两大集团的对决。对决方式从竞选方式上鲜明地表现出来:

 

希拉里依靠巨额资金的支持,在空中轰炸。无论主流媒体的各种信息,还是各种宣传广告,都在抹黑攻击特朗普;希拉里本人举行的集会演讲很少,各地集会经常仅几百人到场,简直算没人,吃福利的群体救济到手,才懒的去听;希拉里不敢面对媒体的无准备提问,近9个月没开过新闻会。

 

特朗普则身体力行,在地面攻坚。特朗普和彭斯分头行动,经常一个人一天演讲两场。特朗普每到之处,从几千人到两三万人的场地,都场场爆满,经常场外还有几千人排队等待。特朗普的演讲过程中,气氛热烈,特朗普和听众都全情投入。肉眼不难看出,这些支持者都是普通美国人,认真听特朗普的演讲,特朗普的各种设想和措施,都希望特朗普能选上总统,落实他的各种政策,实现美国复兴,创造更多工作机会,给大家更多发展空间。特朗普开启竞选募捐后,迅速收到8000万美元,而平均每人捐赠仅61美元,充分体现广泛的群众基础。另外,支持特朗普的群体决定建立民众类媒体,与除福克斯新闻网之外的主流媒体对抗。

 

2016118是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如果希拉里当选,美国不仅加强现有的趋势,还会更加左转,重复2009年之后的中国,甚至1950-1970年的中国,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是绝对无法接受的。如果特朗普当选,特朗普将实施88在底特律经济俱乐部演讲时公布的经济大纲,无疑是美国重生的机会,但同时也必将全面摧垮希拉里代表的利益集团,他们同样也无法接受。

 

从实力上说,特朗普代表的保守派集团的综合力量更强大。演讲的听众人数和民众反应上看,特朗普都占优势,三个月后,特朗普和彭斯把全国地毯式扫荡完毕,特朗普很容易获得压倒性胜利。如果民主党选举作弊,票数显示希拉里胜出,保守派集团必然否决投票结果,而后出现你死我活的冲突。如果特朗普获胜,民主党利益集团不一定接受失败的结果和随后的可怕命运,有可能垂死挣扎,届时同样可能出现你死我活的冲突。

 

有人问,特朗普是保守派的唯一人选吗? 不是。共和党本次党内竞选群星璀璨,排名第二的克鲁兹同样是保守派,一开始设计的执政方针就很强硬,不像特朗普起初还摇摆不定。克鲁兹各方面表现都完美,不像特朗普这样容易被各种质疑。克鲁兹被选为共和党候选人,同样能代表保守派集团与民主党和希拉里坚决斗争。特朗普相对于克鲁兹的优势在于,更懂社会实务,更了解民众心理,提出来的设想更吸引人,可以最大程度团结那些愿意和喜欢通过努力工作获得更好生活的群体。

 

美国社会形势演变到今天,民主党已经把共和党、中小企业和中产阶级赶尽杀绝。共和党保守派集团必须团结起来,带领中小企业和中产阶级反攻,而且必须打垮民主党及其利益集团。目前双方正全力投入战斗,美国社会崩溃处于关键节点。

 

 

2016810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