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世界经济分析 > 特朗普风暴

特朗普风暴(六)

2016-08-15 20:12:13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美国大崩溃前的最后机会:外交崩溃

王尚一

 

 

理想情况下,外交活动的目的是最大程度增加国家的福利。但是权贵集团往往利用外交,通过损害国家利益,转移国内矛盾,巩固自己地位。有时候外交对国家的损害过大,把国家推向崩溃边缘,这就是外交崩溃。苏联解体后,美国外交失去主要敌人,走向自己的反面,最终外交崩溃。

 

美国外交崩溃可以分三个阶段:1、比尔·克林顿任总统时期。克林顿利用外交转移国内矛盾,全面开启全球一体化进程,将美国外交变成美国献血,少数人和组织从中谋利,克林顿为个人捞取政治资本和金钱。2、乔治·布什任总统期间。发动伊拉克战争,在国内矛盾、国外环境和意识形态的共同作用下,顺理成章的成功最后变成美国自残行动,并且引发次贷危机;3、奥巴马和希拉里时期。奥巴马做为穆斯林向沙特国王鞠躬,受到盟国鄙夷也被敌人轻视,希拉里则肆无忌惮卖国充实自己的小金库。

 

外交崩溃和国内政策结合到一起,引发不断深入的经济崩溃。在上述每个阶段,都有一部分民众生活陷入困境。随着经济崩溃加深,民众的经济条件每况愈下,矛盾日益激化,进而加速全球化进程,美国失血和自残更加严重,人们之间的矛盾更深。但是和所有国家一样,美国普通民众也缺乏对宏观经济和外交的了解,认识不到面临的经济问题源于外交崩溃,只能陷入精神上痛苦迷惘绝望,找不到出路,家庭和社区关系越来越不稳定。直到特朗普提出外贸协定导致经济问题,民众才开始苏醒。

 

根据普遍的定义,外交是一个国家、城市或组织等着国际关系上的活动,其目的在于建立能满足彼此需求的关系。一般来说,外交是国家之间,通过外交官就和平、文化、经济、贸易或战争等问题进行协商的过程体系。简单的说,外交就是通过战争与和平两个根本手段,达到增强本国的利益目的,中间过程中外交官的活动,只是降低成本实现最大化利益的手段。

 

用上述定义考量,那么1 990年代开始,美国无论采取和平还是战争手段,结果都加大贸易赤字,促进本国资本外流,最终摧毁了本国经济。

 

克林顿任内先是倡导和签署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NAFTA),主要墨西哥受益,随后全面放松对中国1989年后的贸易制裁,支持中国对美国贸易出口,支持中国加入WTO,中国大受益。这两大外贸协定并不是从美国利益出发,而是为转移美国国内矛盾,塑造个人政绩,获得政治献金。

 

克林顿上台前极力反对NAFTA,上台后急剧转向。他竞选总统时的核心口号是“问题是经济,蠢货!”,直接针对老布什。老布什虽然在苏联解体和海湾战争上硕果累累,但再选时恰逢经济低迷,深为民众诟病,克林顿抓住机会强调经济问题最后当选。但克林顿走马上任后也拿不出更好的措施刺激经济,为缓解国内矛盾即刻转变立场,推动NAFTA的签署。

 

当时美国内外矛盾交织,外部矛盾大量消耗美国财力。在亚洲,二战后期罗斯福/杜鲁门政府背叛和出卖盟友中华民国,转而支持中共统治中国大陆。之后在中国直接出兵和间接支援下,美国发动两场战争,韩战和越战,这两场战争耗资巨大,严重损耗美国国力。越战期间,媒体和当时大部分青年受苏联的宣传影响,不仅反战,还通过舆论限制和诋毁美军行动,削弱美国的战争意志,最后越战耻辱地失败,并发出向苏联投降的呼声。在欧洲,马歇尔计划耗资巨大,美国支付北约军事的主要开支也极大消耗美国财力。里根上台后,扭转美国人的失败情绪,强硬压迫苏联,虽然星球大战计划是假的,但压迫过程中也耗资巨大。最后,中国归顺,苏联解体,美国自身也遭到重创。

 

美国的主要矛盾在于内部社会矛盾引发美国的整体衰败。从党派角度,美国的矛盾主要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矛盾。民主党与苏联理念相同,与苏联来往密切,贯彻苏联的决策指令。在美国丢掉中国后,麦卡锡在美国内实施共产党清洗,后来人们认为麦卡锡疯了,清洗在艾森豪威尔的阻止下破产。而多年后苏联解密文件证明,麦卡锡的清洗完全没有夸大,他指控的所有人都是共产分子。

 

麦卡锡身败名裂后民主党重新活跃,影响今天的美国和世界局势。民主党在国内的各种运动成为苏联的支部,黑人平权运动、妇女解放运动以及越战时的反战运动,背后都是苏联势力的支持。卡特任总统时,霍梅尼在伊朗发起伊斯兰教政变,当时伊朗的世俗军队可以轻易镇压,但卡特却命令主要军官束手待毙,导致伊朗从开化的世俗国家快速变成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国家,挟持美国人质,进而倒向苏联。卡特与克林顿和奥巴马交往密切,很大程度上影响克林顿和奥巴马的外交政策。本·拉登等恐怖组织多次袭击美国海外设施、摩加迪沙的黑鹰坠落、纽约世贸中心第一次恐怖袭击,克林顿都不坚决打击,克林顿本来有8-10次机会消灭本拉登也都不下令,最终导致911事件发生。奥巴马允许伊朗启动核设施、归还伊朗1500亿美元资金和利息、支付4亿美元赎回4个美国人,本质上与卡特的行为一脉相承。

 

早在麦卡锡清洗时,里根是演员里的坚决支持者,他协助打击左派共产分子横行的好莱坞。里根上台后,压制苏联进而压制了民主党,国内矛盾暂时缓解,重新鼓舞美国民众的士气,团结民众以强有力的姿态对待苏联,强化对苏联的战略压迫。为了星球大战计划不被苏联识破,里根严厉打击美国国内的通苏分子。民主党在卡特丑闻和里根主义的打击下,组织行动暂时陷入低潮。

 

苏联解体后,民主党卷土重来,美国社会矛盾再度激化。里根时代,民主党表面顺从私下活动,强化基层势力,苏联解体后外部敌人消失,民主党恢复活跃。此时民主党基础更雄厚,行动主题更丰富,攻击性更强,既然无法再宣传苏联理念,就重新定位寻找新方向,积极行动四处出击,美国内部矛盾很快再度激化。 

 

工会是民主党的第一社会基础,对美国经济造成沉重打击。美国工会是贯彻马克思主义的产物,核心组织是黑帮,拥有打手组织,强迫工人入会,在政府中形成强大的势力,通过法律支持工会发展。19世纪末,中国工人因为不加入工会,打手组织屠杀和伤害华工。民主党还在国会推动排华法案,尽管共和党全力反对,但民主党人多势众,强行通过,直到二战后才被取消。进入1990年代,在日德等国家工业发展竞争压力下,美国工业加速衰落,美国东北部钢铁生锈带逐渐形成,除企业主进取心衰退外,工会对企业打击更大。

 

工会打击企业和社会主要有三招:1、加工资。企业一获利丰厚,工会就要求加工资分享利润,企业利润存留不足,无法长期大量创新(而日本和德国不仅得到政府的支持,还能把企业利润再次投资研发创新,经过20-30年发展开始全面打垮美国的基础工业);政府和教育机构等公共部门工会更是不断要求加工资、福利和退休金,将成本转嫁到社会头上。2、罢工。工会各种无理要求得不到满足时,就开展罢工,让企业遭受损失。20世纪末,美国汽车工业复兴,三大汽车巨头重新焕发出生机,但工会趁机要求提高工资进而发动罢工,汽车巨头又迅速衰落,到2008年破产或接近破产。公共部门的工会同样如此。3、保护恶劣员工。无论员工多么恶劣,只要获得工会保护就不会被开除。例如克莱斯勒有的工人上班喝酒和吸毒被开除,经过工会的投诉和交涉后可以重新上班。克莱斯勒是美国最具创新精神的企业,曾开发出各种领导市场的车型,但由于生产装配质量过于低劣长期做为质量垫底的烂车。在美国公立学校,部分老师该上课时看报纸甚至喝酒,但是由于工会的保护工作照混工资照拿,导致美国公立教育越来越烂。

 

黑人是民主党的第二社会基础,对主要城市造成沉重打击。民主党曾是拥奴政党,3K党出自民主党,一直反对给予黑人平等权利。林登·约翰逊任总统后,发布“伟大社会”计划,大幅增加社会福利开支,重新豢养黑人,使之成为自己的势力。在民主党的纵容下,1967年发生底特律黑人大暴动,对城市造成极大的损害,白人纷纷外迁。黑人越来越强势,成为民主党的主要票仓,长期选出黑人市长黑人市长大肆贪污和挥霍,有的市长在受贿服刑期满出狱后能再度被选为市长,城市越来越堕落。除底特律外,巴尔的摩、克里夫兰等众多东北部城市,本来都兴旺发达,后来都变底特律,成为第一世界里的贫民窟。城市做为工业枢纽,受到治安恶化、贪污腐败、挥霍浪费的沉重打击后,不仅自身衰败,还带动周边地区的一起衰败。

 

女人和其他少数族裔是民主党的外围社会基础。民主党通过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口号,吸引女人和少数族裔长期投票给民主党,民主党宣扬富人邪恶,同样引起女人和少数族裔共鸣。民主党在这些人的支持下,以宣扬的口号为借口,推出各种法律法规,从企业揩油榨血。

 

第一阶段,克林顿上台后,民主党集团和共和党集团的矛盾激化,克林顿及时实行NAFTA。按照共和党的理念,要抵御日德等国竞争,必须实施小政府,打击工会,减少福利,减少管制,支持企业发展,推动美国经济复苏,民主党则推动大政府,支持工会、黑人、女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增加管制,从企业抽血。克林顿基于民主党的利益,绝不采纳共和党政策,但美国经济已接近破产,而且当时克林顿仍然背负着在阿肯色州州长期间与贩毒和走私武器有牵连的案子,所以克林顿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最后克林顿推动NAFTA,让企业有机会转移到墨西哥,降低生产成本,给共和党支持的企业一条生路,由此缓和两党间的矛盾。

 

随后克林顿推动美国与中国的贸易,获得极大经济成功。克林顿上台后全面放松1989年后对中国的制裁,积极推动美国与中国的贸易。克林顿的政策对于当时山穷水尽的中共是柳暗花明,感激不尽的中共投桃报李给克林顿送上大量政治献金,通过唐人街的华人餐馆等渠道洗钱转到克林顿的相关账户。中共实施人民币大幅贬值以及血汗奴工政策,抓住机会迅速增加出口。随着中国血汗工厂崛起,打垮东南亚和墨西哥生产,美国企业加速本土低端产品裁员,纷纷将订单转到中国,典型代表如沃尔玛。接着,大量中国廉价产品潮水一样涌入美国,降低了美国通胀,极大缓解美国国内矛盾。少数美国企业到中国投资开始获得利润,更重要的是,随着互联网发展,中国大量从美国进口高科技产品,大大促进美国出口。在经济持续增长、低通胀、高科技发展的背景下,克林顿成为一位成功的总统,受到两党的高度支持。克林顿过去州长期间的涉嫌犯罪行为、涉嫌收取中国献金的行为、性侵和撒谎等本该定重罪的行为,最后都被轻描淡写的略过。

 

克林顿推动中国加入WTO,加剧美国国内变化(小布什任期内)。中国加入WTO之初,美国一些机构和媒体就看到问题,中国廉价产品的大量涌入会加剧美国人失业。当时有媒体采访民众,愿意选择廉价中国产品但要面临失业,还是选择高价美国产品但保有工作,受访平民虽对工作担忧,但还是先选择中国廉价产品。之后大量美国企业开始到中国投资,美国就业机会外流,美国人依然无感。而中共当时的头等大事是让中国众多大型国企和金融机构到境外上市,中共给美国众多大型金融机构战略配股实行利益输送。比如巴菲特做为利益集团外围,中石油上市后在公开市场以不到2港元的低价买入大量股票,后来股票暴涨给美国大型金融机构带来数千亿美元利润,还不包括小户和大量私人老鼠仓。中共以实际行动表态实现巨额利益输送,深深刺激美国企业和基金对中国的投资,进一步加速美国经济失血。 

 

第二阶段,小布什出兵伊拉克,本身是提振美国经济的关键战略。战争是实现经济利益的工具,出兵伊拉克本该有利可图。按照美军某鹰派将军的说法,入驻伊拉克后要进行强有力的统治,因为这些国家的民众最崇拜强权。按照这个思路,美军进入伊拉克后铁腕统治,不会有那么多国外的伊斯兰教势力进入伊拉克打击美军,即使有美军也可以轻易扫平,接着美军控制伊拉克石油生产和销售,既打压和控制国际石油价格,又获得丰厚收益,这些收益一部分做为美军军事开支,一部分做为伊拉克重建费用,一部分分给民众,一部分作资金储备。支付美军军事开支,实施以战养战,既支持美国军工生产,又不造成美国经济负担。分给民众部分收益,民众生活比萨达姆时期更好更安全,对美国感恩戴德。重建工作是美国人最为擅长的,无论麦克阿瑟重建日本,还是欧洲马歇尔计划,都是成功的重建,伊拉克的重建更简单,简直零失败。美国人控制重建过程,无论石油生产和石化系统,还是生活系统重建,美国企业都能获得主要合同,其他盟国跟着喝点汤,伊拉克民众获得工作机会。资金储备则做为积蓄,在将权力逐渐转交给伊拉克政府过程中做为伊拉克的储备。随着伊拉克重建和繁荣,将在中东重新建立繁荣的样板,逐渐瓦解伊朗和沙特两大邪恶中心。按照这个模式,美国最少能享受10年经济增长和繁荣。

 

然而事与愿违,伊拉克战争成为美国经济的一场深重灾难。美国出兵伊拉克后,美国媒体和大学等传统的民主党左派系统,再度大张旗鼓宣传民主价值观,强调在战争中保护人权,保卫伊拉克利益。如果在越战期间,民主党价值观肢解正确的战略,对军事行动造成压力,捆住美军的手脚,弱化美军的力量,让敌人敢于与美军对抗;如果在二战中美国采取这样的价值观,早被日本和德国打得落花流水;如果在朝鲜战场,美军采取这样的价值观,一开战就赶下大海。但是这一次,伊拉克战争采用了这些价值观,结果就是军事组织、装备和训练都处于21世纪的美军在伊拉克陷入7世纪战术的泥潭。美国民众不是要求对敌人实施强有力的打击,而是散布失败情绪,要求撤军的呼声日益高企。这种撤退意向让敌人胆子更大攻击更猛烈,以至于战争旷日持久,美军伤亡惨重。伊拉克战争变成越战的重演。

 

更重要的是,美国的流血牺牲,变成中国、俄国和中东国家的美味大餐。推翻萨达姆后,美国不是牢牢控制伊拉克经济和重建,而是将权力完全转给伊拉克人,结果美国没有拿到重建大单,订单大量进入中国公司手中,中国帮助伊拉克重建,帮助伊拉克炼油,给伊拉克供应巨量的各种重建设备和生活相关产品。中国抢到大量伊拉克生意,刺激中国本土经济增长,而美国付出巨大的代价却几乎一无所获。另外,石油生产销售权回到伊拉克手里,美国失去对油价的控制,中东国家和俄国等国家、大型跨国石油公司、金融基金等力量联合将原油价炒到147美元。

 

外交崩溃导致经济严重失血,终于引发经济崩溃——次贷危机次贷危机表面是房地产崩盘,实质是外交崩溃的结果。民主党以维护劳工权益为名设立最低工资,扣动经济危机的扳机,美国最后一批劳动密集型制造企业在苦苦挣扎多年后终于关门,潮水般的美元流向中国,潮水般的中国产品涌入美国,高昂的油价推升通胀与大量人口失业相结合,加上美国在伊拉克战争耗费2-3万亿美元,还有巨额贸易赤字,美国经济终于崩溃。(拆解2008 年前的美国巨额贸易赤字就会发现,大头是对中国贸易赤字,另一个部分是石油赤字。)

 

2008年次贷危机标志着美国的大规模分裂。首先,在对外经济贸易协定的保护下,跨国资本集团形成,获得丰厚利润,并操控了华盛顿的主要政策。资本集团的大量资本流向中国和中东,推动产品和石油出口美国,再从美国赚取收益,获得极高回报。中国从伊拉克、利比亚和伊朗等国获得合同,美国在中国投资的企业也跟着获益。在跨国资本集团中,民主党的利益占大头,意味着民主党获得新的发展空间。中国对于集团最有利可图,集团以中国为生产和获利基地,以美国为居住和消费地。 其次,东北生锈带等民主党控制的蓝色州遭到沉重打击。这些州的工厂大规模搬离,失业率持续上升,城市快速衰落,底特律等城市出现大规模废墟。这些城市为了维持运转提高税收,反而更促使制造业外流,形成恶性循环。次贷危机时,东北部遭受的打击尤其严重。第三,西部民主党控制的蓝色州,在跨国资本集团日益壮大的情况下,受益于高科技和与亚洲经济交往,整体经济状况不错,但这些州实施大政府政策、工会政策和多样性政策等各种反商业管制政策,导致商业运营日益艰难,加州多种巨额收益和利润的行业在民主党大政府的操作下耗资巨大,政府负债极为严重,次贷危机爆发后加州政府差点破产。第四,共和党的红色保守州,实施小政府、低商业成本、各种商业支持政策、捍卫持枪权。这些州本来以农业和矿业为主,在工业时代成为落后贫穷的代名词,不过看到美国工业从钢铁生锈带外流,这些州制定措施积极吸引投资,比如红色州推行“工作权(Right to Work)”政策,即工人可以选择不参加工会,工会不得强迫工人参加工会,这个政策导致工会在红色州很难生存,降低了商业运营成本,不少制造业流向红色州,红色州过的很滋润。 

 

次贷危机爆发后,随着美联储大规模QE,美国外交迈向更深层的崩溃。从根本上,民主党本身依靠制造矛盾获得自己的生存空间并且从中渔利,社会矛盾越尖锐越混乱,民主党的利益越稳固。在国际资本集团形成后,民主党完全跨出国家层面,在世界范围操控。当然,民主党的操控仍需要以美国为基础才能发挥影响力,但是民主党只是将美国做为一个工具或者身份,不再考虑美国的利益,而是想法通过出卖美国利益而获利。

 

第三阶段,奥巴马上台后立即踏上全球之旅,向其他国家卑躬屈膝,意味着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随时丧权辱国。奥巴马承诺迅速从伊拉克撤兵,既不顾美国的尊严、美军的士气,又不管伊拉克局势的安危。在沙特,奥巴马向沙特国王鞠躬,意味着将美国地位和利益置于一个残暴的、依赖美国保护而生存的落后王国之下。无论以前美国经历过多少次挫折打击甚至失败,从来没有对其他国家卑躬屈膝,当美国总统对外国卑躬屈膝,意味着国内的官员和机构要对总统卑躬屈膝,更要对外国卑躬屈膝。

 

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更是通过克林顿基金会,肆无忌惮地大肆收受贿赂。根据各种曝光的文件,希拉里从中东各国收到巨额捐赠(所谓的演讲收入),从俄罗斯收受巨额捐赠,将20%的美国铀资源卖给俄国,从中国收受中国权贵利益集团的巨额捐赠。

 

在班加西,美国大使被害后,奥巴马和希拉里不是立即采取援救行动,以地毯式的反攻击大规模消灭攻击策划者和所有相关人员,而是很快宣布是因为一盘录像带激怒了穆斯林,导致愤怒的穆斯林抗议人群失控最后打死大使,意思是美国大使死了也白死,美国还应该向武装分子道歉,而加州立即行动很快将制作录像带的人判刑,反映出向奥巴马屈膝的姿态,向穆斯林武装分子道歉。同样道理,伊朗抓了美国人做人质后,美国不是让伊朗乖乖交出人质,而是美国自己乖乖付出4亿美元价值现钞,这个现钞不是美元,是经过洗钱后无迹可寻的欧元和瑞士法郎等。这意味着美国人在世界上不再安全,成为随时被宰的肥羊。

 

奥巴马和希拉里还以民主自由为名推动中东的政局改变,导致中东地区进一步混乱和倒退。两人试图推翻埃及、利比亚和叙利亚的独裁者,支持更原教旨的伊斯兰教力量以伊斯兰教法统治中东。在埃及,穆斯林兄弟会上台后准备对埃及实施残酷统治,遭多数民众反对,奥巴马仍力挺穆斯林兄弟会并提供大量物资,还要求埃及人民顺从兄弟会,军方忍无可忍发动政变推翻兄弟会,奥巴马发出对埃及的威胁,被埃及军方和人民无视。随后,奥巴马和希拉里支持法国打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导致利比亚局势不可收拾,奥巴马和希拉里进而以民主自由的名义支持穆斯林武装打击叙利亚政权,ISIS在战争中崛起,替代塔利班成为更残暴的恐怖组织,叙利亚政权受到伊朗和俄罗斯支持,在战争中屹立不倒,而ISIS为扩大地盘攻击伊拉克北部,获得广大地盘和石油资源。在伊拉克北部,ISIS仅开一枪,就缴获大量坦克等重武器,曾一次性缴获美军留下的2300辆悍马装甲车。如果不是奥巴马和希拉里的支持,这种故意给ISIS输送武器的行为完全不可想象。

 

美国在外交上,对世界完全失控,而且被鄙视。经济上,外交的目的是获得更大的利益,美国两次QE大印钞后资金疯狂外流,美国国内经济仍然死水一潭。美元流入中国后,供中国权贵中饱私囊以及到全世界撒钱。在俄国入侵乌克兰后,俄国与欧美各国关系重新紧张,油价暴跌导致俄罗斯陷入经济危机,中国毫不犹豫向俄国伸出援手全力支持,美国正想制裁俄国又无计可施,值此良机完全有能力制止中共给俄国输血,以卡住俄罗斯的喉咙,但美国没有任何表态和行动,显得极其软弱无能。在中东问题上,美国站在ISIS一边,普京则站在打击ISIS一方,让俄国在道义上获得力量和支持。英国脱欧公投,奥巴马发表讲话希望英国人投票留欧,奥巴马说英国如果脱欧以后会排在后面靠边站,引发英国民众的极度反感,这番话让脱欧派拍手称快,留欧派极为憎恨,最后被视作英国脱欧的一个重要因素。

 

美国失去名誉价值是美国外交崩溃的结果。名誉无论对个人还是对国家都至关重要,首先,美国做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尤其是军事超级大国,应当有强势果断坚持到底的好名声,经过越战、伊拉克战争和奥巴马的7年多任期,人们都知道美国外强中干虎头蛇尾,甚至卑躬屈膝,美国不再可靠、不值得信任。其次,美国所到之处,不是支持正义,而是支持邪恶,包括葬送中国、半个朝鲜半岛和越南、葬送古巴、葬送开化的伊朗、葬送伊拉克、对乌克兰背信弃义,将中东搅成一锅粥导致伊斯兰教在西欧扩张。美国每葬送一个盟友,都是对自身的打击。

 

资本集团势力壮大后,美国需要变得更弱,奥巴马和希拉里更加肆无忌惮。次贷危机后,美联储开启大规模救市政策,救市的主要目标是政府、大企业和大金融机构,支持新能源产业。资金在这些机构运转一圈后,相当一部分流出美国到达中国。美国企业积极向中国投资,投资的技术级别越来越高,导致大量美国的中端制造企业职位外流,例如,美国汽车企业生产大量向中国转移,一方面满足对美国的零配件供应,另一方面满足对中国市场的销售。大量资金进入中国房地产市场从楼市获利,同时刺激更多的资金流入中国,美国和中国都成国际资本集团赚钱和享受的场所。美国衰落更符合国际资本集的利益,这样便于操控。

 

在国际资本集团的操控下,奥巴马和希拉里一直平安无事。奥巴马经历多少外交丑闻都得以化解,希拉里更是一路犯罪一路被指控一路谎言,但一次次脱罪安然无恙。今天的美国,国会、FBI、媒体等不同机构,都操控在国际资本集团手中,对奥巴马和希拉里加以保护——否则只要有一个部分掌控在独立的共和党手中,坚持追查希拉里,希拉里都会被定罪,各种罪行和裙带关系随之曝光,会直接摧垮国际资本集团。事实上,希拉里不仅没被控罪和定罪,还在国际资本集团保护下,扛着随时可能崩溃的大脑进入总统大选。

 

资本集团全力追求自己利益时,美国国内经济接近全面崩溃。美国经济因为持续失血,自身循环困难,政府和私人部门的收入能力也随之降低。由于政府持续增加开支,必须同时加税和负债才能维持运营,而加税进一步加剧企业和资金外流,工作机会流失。受打击最大的美国东北部钢铁生锈带,本来是美国财富的中心,与NAFTA之前相比,这个地区的制造业岗位外流高达三分之一——1929年大萧条后,美国的失业率也才25%。在加州等西部蓝色州,各种苛刻的规定和高昂的综合成本,也迫使相当多企业向德州等地内迁。由于美国各方面税负持续增加,连红色保守州也难以承受,制造业开始外迁,工作机会流失。

 

美国的外交从转移国内矛盾出发最终走向崩溃,进而推动美国崩溃。外贸协议迎合短视的民众和利益集团短期获益后,跨国资本集团逐渐形成,利用贸易协定削弱美国,强化自己地位,保护自己利益。随着跨国资本集团力量日益强大,美国国家自身日益虚弱,逐渐走向经济崩溃。更重要的是,长远看美国失去宝贵的名誉,这一无形资产的损失,比经济崩溃更严重,也是外交崩溃的最大恶果。

 

 

2016813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