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世界经济分析 > 特朗普风暴

特朗普风暴(十六)

2016-09-19 21:30:00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战略大师金里奇

王尚一

 

 

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是美国少有的学者型政治家和战略大师。在特朗普团队里,金里奇是核心智囊,特朗普的宏观政策中,处处有金里奇的思维在闪烁。

 

金里奇做为战略大师,认为政治就是战争,一直身体力行以理论指导行动,再以积极的行动强化理论,主动出击,积极组织,不断进攻。同时,金里奇持续思考未来大方向,设计大战略和具体策略,因地制宜根据现实状况随时调整。

 

金里奇长期强调打破常规,以新视角和新思维应对未来的变化。基于自身学者型特点,无论在课堂还是在国会,金里奇都强调打破思维局限,跳出现有的框架思考。金里奇引导人们提出新问题,从新角度审视问题,找到新的解决思路。金里奇很自然的把自己定位于教育和引导者的角色,让其他人跟着自己的思路,更好的理解问题。同时金里奇也督促其他人起到教育者角色,引导民众做新的思考。

 

1943年,金里奇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首府哈里斯堡幼年时,金里奇到战场参观,被深深震撼,从此改变学习理工科的志向,转投社会学。金里奇没有服过兵役,但被战争思维主导,思想理论和言语行动都以战争模式塑造。出于对战争的浓厚兴趣,金里奇大量阅读相关著作,深入学习历史。同时,金里奇还对科学保持浓厚的兴趣,阅读科幻小说,了解未来的科学潮流和趋势,未来大师阿尔夫·托夫勒《未来的冲击》(1970)和《第三次浪潮》(1980)深刻影响金里奇(金里奇在《未来的冲击》出版后即专程拜访托夫勒,与托夫勒建立了长期友谊关系。金里奇任国会议员后,大力推动对科学技术的投资,包括支持美国宇航局的空间探索、对互联网的大笔投资和对环境保护的重视。)。

 

1965年,金里奇在埃默里大学获得历史系学士学位。此后金里奇继续攻读硕士和博士,新专业是现代欧洲历史,金里奇曾到欧洲短暂游学。1971年,金里奇取得杜兰大学博士学位后,进入西乔治亚学院(现西乔治亚大学)担任历史系助理教授。因为对地理和环境保护很感兴趣,金里奇后来又转到地理系,负责组建跨专业的环境研究项目。

 

从金里奇的求学和早期工作过程中不难发现,金里奇是复合型发展模式。工作的第一年,金里奇的强烈个人风格就在思想和行动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正常情况下,助教刚参加工作,往往都低头做人、埋头苦干、多做研究、多出学术成绩、不敢得罪同事,但金里奇打破这个传统,他给学院的研究委员会提交建议备忘录,题目是《关于我们面临的变化世界性质的一些概括思考和我们可能的一种解决思路》,他提出,“既然面对未来的核心问题是离开过去,我们是不是需要严肃的挑战我们以传统方式做的每件事情。”

 

金里奇在执教期间,持续发扬与众不同,对彼得·德鲁克面向未来的管理者思维推崇备至。他不仅教授历史,持续提高学术能力,还进入其他专业领域,成为跨学科教授。更重要的是,金里奇也朝政治领域进军,积极竞选国会议员。

 

1974年,金里奇第一次竞选,挑战了人们认为根本不可撼动的老牌民主党议员,当年共和党的选情受到尼克松水门事件影响,金里奇最终以微弱劣势败北,不过对于当地共和党来说,这个成绩已经非常优异。1976年,金里奇再度竞选,这次受总统选情影响,又以微弱劣势失败。1978年,金里奇终于大胜民主党对手,成功竞选为国会议员。

 

竞选期间,金里奇组织了自己的高效竞选团队。一般来说,年轻的竞选团队通常是草台班子,热情有余,能力不足,组织涣散。金里奇当时很年轻,也尚未进入政界,但表现相当老练。他将竞选活动当成战役(campaign)对待,以军队的方式组织。他对竞选团队成员说,“你们的年龄足够做军队里的士兵,有些可以做连长排长,主要取决于你升的有多快,而竞选的幸运在于,人们不是用子弹,而是用选票”,“ 大家都在参与战争,这个战争是为了权力,每个人都需要按照组织目标战斗”,”竞选的战斗经验,将对每个人的未来职业和生活起到重要的提升作用,让自己不断升级”。在金里奇的组织下,竞选团队不断在新的地区攻坚,争取新的选民群体,最终获得多数选民支持,金里奇如愿以偿。

 

1978年,金里奇拒绝了学校给予的终身教授邀请,到华盛顿担任国会议员。跟做大学助教一样,新国会议员进入华盛顿政治圈,通常是先适应环境,默默做底层工作,金里奇则继续不走寻常路,以独特的能力快速崭露头角。金里奇长期以来支持黑人的权利,在读书期间(种族分裂和隔离仍然普遍)即与黑人广泛接触交往,进入国会后,金里奇发表演讲,积极支持将“马丁·路德·金的生日定为全国节日”的议案,很快在国会内受到重视。

 

1981年,里根上台后,金里奇开始发挥重要作用。由于里根树立针对苏联的强硬立场,美苏争霸正式开始,军事和航空是其中的重要领域,金里奇在这两个领域的爱好特长派上用场,他深度参与创建军事改革预备会议和国会航空航天预备会议,意义重大。

 

1983年,国会曝出两个议员与未成年高中生助理发生性关系的丑闻,金里奇做为国会的知名成员之一,积极推动国会驱逐这两个议员,并成为此次事件中的领袖之一。

 

1984年起,金里奇成为国会中共和党的主要智囊。金里奇对1960年代共和党“Ripon Society”设想的“机会国家(opportunity state)”路线进行调整,改称为“机会社会(opportunity society)”。金里奇建立国会中共和党的“保守派机会社会(Conservative Opportunity SocietyCOS)”,组织年轻新锐的共和党国会议员对未来进行政策发展设计。机会社会的主要思路包括:1、分权化,分割联邦政府的集权,将权力和项目归还给各州和地方;2、市场导向,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把政府功能私有化改革,取消各种政府管制,代之以经济政策刺激;3、经济授权,全面取消政府对各类服务的控制,代之以个人税务优惠,由个人自由选择;4、政治授权,改革政府规则,让民众更容易接触到相关信息,同时建立政治家和官员负责制;5、目标导向,政府项目的评估按照结果评估,而不是按照投入评估,由公民的满意度评估决定,而不是由政府雇员的要求决定。

 

里根总统采纳金里奇路线,丰富里根主义的内涵。早在1980年,里根在总统竞选时针对时任总统卡特的伊朗危机和国内经济接近崩溃的局面,提出保守主义的强硬路线,提出“我相信各州的权利”的竞选口号,强调三大方针,降低税收以刺激经济、减少政府对各州和个人的干预以及更强的国防。1981年,里根发表就职演讲时直接说“在现在的危机中,政府不是我们问题的解决方案,政府本身就是问题”。1984年,根据金里奇对民意调查的分析,里根采纳了金里奇的政策建议。后来里根在竞选连任的政经大纲中,又采纳COS的核心路线,增加了强调经济增长、教育、犯罪和社会问题等内容。在第二任的第一次国情咨文中,里根专门引用机会社会的概念,强调施政方针政策。

 

1988年开始,金里奇成国会共和党的领导者。当年,民主党议长Jim Wright用一个图书出版的协议,绕过竞选资金法律和国会众议院道德规范,金里奇带领其他77名众议员发起弹劾议案,迫使民主党议长辞职。此事极大鼓舞国会共和党的士气,金里奇也因此影响力大增。1989年,金里奇竞争胜利,成为国会共和党少数派的党鞭(这里的党鞭是个职位,并非人们常说的那种贬义词),正式成为领导者。金里奇随后强调,要建设一个更加积极进取和活跃的政党。

 

金里奇明确国会内民主党的实质。金里奇发起弹劾Wright 前就说过,“民主党将以变色龙式的行动毁灭我们国家”。后来在民主党的阻挠下,提名Robert Bork做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议案被否决,经此事件金里奇再次强调,“直到Bork提名之前,我们都没有理解,这个国家中的左派已经将政治理解为内战。左派在骨子里知道这是内战,只有一边能占上风,另一边成为下等人。这个战争将和内战一样规模巨大、持久和野蛮。我们幸运的是,这场内战时以投票的方式而不是战场的方式,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真正的内战 ”。

 

金里奇由此开始策划夺取国会的进攻方针。金里奇组建“七人帮”,反抗民主党对国会长达40年的控制,结束民主党控制下形成的全面腐败。金里奇引导共和党议员改变少数党思维,以面向未来的方式,策划夺取国会的宏大计划。金里奇要求共和党议员“要聚焦于未来,着眼于更多的机会,主动寻找共和党发展的方向”,在这个思路指引下,金里奇发出一个备忘录,命名为《语言,控制的关键机制》。在备忘录中,金里奇要求共和党议员学习自己的语言,掌握积极的关键字,例如不使用消极的字词,极端、恶心、叛徒等,而是采用积极的掌控类词,机会、勇气、原则导向等,以对这些词的运用,区分民主党和共和党。

 

1990年,全国人口普查后,乔治亚州增加一个国会议员的名额,可以用于1992年的国会众议院选举。乔治亚州议会由民主党控制,而且州议长由民主党派系攻击性极强的人担任,于是议长直接针对金里奇重新划分选区,以使金里奇无法成功竞选国会议员。选区重新划分后,金里奇的住址被划入完全由民主党构成的区域。金里奇得知消息,果断迅速卖掉房子,搬到以共和党为主的新区,粉碎了民主党“背后捅刀”式攻击。

 

1994年的国会中期选举中,金里奇领导“共和党革命”,成功取得国会主导权,在全国各州议会中也夺取主导权。金里奇在本次选举中改变过去各自为战的模式,采取集体行动的攻击模式,期间揭穿了克林顿在1992年竞选中宣称自己是新民主党人的谎言,实质上克林顿仍在奉行“增税和政府开支”的自由派模式。为此,共和党向全国承诺,如果能获得国会优势地位,将实施八项主要的国会政策措施,包括国会内的法制实施,以外部独立审计清除国会腐败浪费,精简国会机构和三分之一人员,国会内各委员会公开透明化,五分之三的多数才能通过增税计划,实施严厉的预算平衡措施。经过统一的行动,共和党在国会众议院增加54个议席,参议院增加8个议席,其中一个民主党参议员在竞选后转为共和党。至此,共和党全面控制参众两院,结束了民主党从1952年开始完全掌控众议院的局面。更重要的是,在州议会竞选中,共和党从民主党手中夺取20个州议会主导权,控制大多数州的议会,结束50多年民主党对大多数州议会的控制。1993年,纽约市和洛杉矶市的市长职位都落入共和党手中,同年新泽西州州长和新泽西市长职位也被共和党纳入囊中,结束了民主党1917年以来对新泽西的控制。累累硕果的取得,离不开共和党的集体行动,金里奇本人则被《时代》选为1995年度风云人物。

 

国会选举后,金里奇兑现共和党的承诺。共和党取得国会主导权后,金里奇被选为议长,随即发动新的进攻。首先,针对希拉里·克林顿具体制定、总统比尔·克林顿正式提出的全民医保计划,国会全力狙击,否决计划提案。根据一些专家总结,国会否决医保计划对希拉里的心理造成沉重打击,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后来的决策思维和行为模式。其次1993年克林顿签署通过增税、增加开支和减赤的法案,当时虽然共和党竭力阻止,但因为是少数派而失败,这次共和党取得国会控制权后,启动对克林顿政府施压,推动减税和预算平衡。1997年,金里奇与民主党和比尔·克林顿达成协议,实施大规模减税和平衡预算的全面计划。1999年,在大规模减税的基础上,政府实现自1969年以来的首次预算平衡。克林顿与金里奇对抗过程中,白宫在19951996年一度关门,克林顿借此施压迫使金里奇屈服,但金里奇坚持毫不退让,最后克林顿不得不妥协。

 

共和党大胜后,金里奇继续坚持战争思维和强硬立场,不少共和党议员对此产生厌倦和不满。1997年夏天后,一些共和党众议员声称金里奇的公共形象负面,策划取代金里奇的议长职位。起初,众议院中共和党会议主席约翰·博纳(John Boehner)和共和党领导机构主席Bill Paxon举行会议,商讨取代金里奇;随后,众议院多数派领袖Dick Armey、多数派党鞭Tom Delay 、博纳和Paxon共同找金里奇商谈,要求金里奇辞职,遭到金里奇拒绝。接着,1998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失去5个席位,成为党内反对派再度攻击金里奇并要求金里奇下台的借口。金里奇对共和党内部的反叛感到极其失望,“不愿再领导这些食人族”,不但辞去议长职务,为了不影响新议长,也辞去了国会议员职务。

 

金里奇辞职后,基于其战略思想能力和巨大的政策影响力,继续活跃在政策领域。在国家政治和公共决策的各种论坛和辩论中,经常能看到金里奇的身影。金里奇尤其关注医保、国家安全、就业与发展、宗教的地位和作用。金里奇创办公司,业务主要涉及各类政策研究和发展。金里奇还先后写作和与人合著27本著作。另外,金里奇还角逐了2012年总统竞选,在共和党内初选时失利而退出。

 

当议长一年后,金里奇总结自己面对的复杂局面以及自己的角色时曾说过,“我正在做一个非常特殊的工作,部分是革命性的,部分是国家的政治形象代表,部分是议长,部分是学者。”这也可以用来做为金里奇政治生涯的总结。这里必须指出的一点是,金里奇在1988年说的“民主党将以变色龙式的行动毁灭我们国家”,到2015年已经变成现实,美国濒临经济、社会、外交和思想的全面崩溃。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金里奇明确支持特朗普,号召共和党人团结在特朗普周围,共同支持特朗普成功赢得大选。金里奇作为特朗普的智囊,对特朗普的竞选方针提出很多建议。特朗普的竞选行为模式、主要政策思路和具体的施政纲领里,金里奇的影子无处不在。

 

 

 

2016918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