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世界经济分析 > 其他国家

失去李光耀的新加坡未来危机

2015-04-26 20:36:00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失去李光耀的新加坡未来危机

王尚一

 

新加坡就像一家公司,类似于半家族企业,发展和兴衰由公司领导人决定。李光耀作为CEO,创建并发展了新加坡。他既有超前的眼光,又有高超的政治手腕和社会治理能力。在他的领导下,新加坡经过数十年发展,从一穷二白、资源匮乏的孤岛变成世界经济系统中活跃的小强者。1990年,李光耀退居幕后,成为实际上的董事长,把女婿吴作栋和长子李显龙先后提拔为CEO。新加坡国有企业控制新加坡绝大部分GDP,国有企业的控制权也控制在李氏家族手中。李光耀离去后,新加坡面临多重危机。

 

新加坡是李光耀苦心经营的结果。李光耀曾以新加坡为基础加入马来西亚,试图成为马来西亚的领袖。但是马来政客对李光耀超强的政治能力感到恐惧,将新加坡逐出马来西亚联盟。李光耀只能盘踞在小小的新加坡,施展自己的超强抱负和内政外交能力。

 

新加坡脱离英国统治后,有一定的法律治理机制,这成为新加坡后来法律制度的基础。李光耀夫人柯玉芝都是英国剑桥法律系一等荣誉毕业的高材生,李光耀还在日本统治新加坡期间做过办事员。李光耀既强调英国法律系统,又在法律实施上贯彻日式酷刑。

 

建国初期,新加坡资源匮乏,经济落后,民族与宗教矛盾冲突频频爆发。李光耀认为,新加坡的问题主要归结为经济和安全两大问题。由于共产主义对新加坡的经济和安全的双重摧毁作用,李光耀成为最积极反共的国家领导人。李光耀立法严厉剿共,关闭并改组共产主义的温床——南洋大学,镇压各种工会罢工。由于马共和南洋大学都受到中共支持,中共长期以来称新加坡为帝国主义的走狗。1990年,新加坡才与中国建交,成为东盟最后一个跟中国建交的国家。李光耀看透中共本质,同时也与台湾交好。

 

除了在国际舞台上展现极致的外交能力,李光耀也为新加坡内部和平与安全确立基本原则。李光耀倡导宗教和民族之间相互尊重的文化,以严厉刑罚惩治违反者,让新加坡成为多民族和平共处的国家。

 

新加坡不仅经济发达,而且综合实力强。经济上,李光耀充分外部利用国际机遇和新加坡的地理优势,以前瞻性眼光发展炼油、化工、造船、电子和机械等工业,随后又积极开发航运、旅游、金融和IT等服务业。文化上,李光耀大力加强教育,推行以英语为主导的精英教育,以大量教育资和优质教育培养新加坡本地人才,并吸引东南亚的优秀学生。在政府低税、低福利、强化危机感的政策下,新加坡民众努力工作,个人获得更高收益的同时,也支持新加坡的富裕和发达。

 

新加坡是少有的多民族、多宗教并立的国家,曾经发生过严重的民族冲突。李光耀一直担心周边大国入侵新加坡,积极加强新加坡的军队建设。李光耀实施全民兵役制,最初依赖以色列建立军队,后接受蒋经国支持,在台湾训练新加坡军队。新加坡拥有先进战机和军舰,军队训练有素,再加上与美国澳洲的军事联系,在区域内保持显着的军事优势。

 

根据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的全球廉政调查排名,最近10年,新加坡一直处在全世界的前五名之列,在亚洲,它是廉洁指数最高的国家。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评估,2014年新加坡的人类发展指数达到0.901的极高指标,世界排名第9位。

 

李光耀的去世是新加坡的重大损失。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者(包括所谓的民主人士)说李光耀是独裁者,对新加坡的模式也大加攻击。无国界记者认定,新加坡是最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之一。但是,在李光耀和新加坡人有目共睹的成就面前,这些人的攻击显得苍白无力。

 

李光耀在2011年出书《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谈到新加坡未来面临的问题,展现出清醒的认识和前瞻的眼光。他说新加坡的根本问题是生存问题,各种内外问题交织。在新加坡内部,绝大多数人的国家意识淡薄,缺乏团结一致的凝聚力。在外部,新加坡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些都不会得到其它国家的帮助,所以必须自主解决。同时,在富裕中长大的年轻人可能习惯了目前的环境,很容易忽视新加坡存在的各种风险。所以,他需要再度强调,新加坡的年轻人需要居安思危,认清外部世界的危险环境,做好最充足的准备,才能解决随时可能出现的生存危机问题。

 

20153月,李光耀与世长辞,建立和把新加坡发展到巅峰的一代传奇划上人生的句号。新加坡万人空巷悼念,世界主要国家和一些知名人士也极为重视李光耀的葬礼,可谓极尽哀荣。

 

新加坡进入领袖真空期,内忧外患开始暴露内忧包括新加坡自身天然条件造成的局限,也涉及到李光耀在发展新加坡经济过程中的决策问题。这些问题决定了新加坡在经济发展上升期,社会能够表现得和平稳定、欣欣向荣,但是遇到经济危机时,新加坡将直接面临生存危机。外患则是即将到来的世界经济大动荡将如海啸般冲击这个孤岛。

 

新加坡的内忧主要包括几方面:首先新加坡作为孤岛,生存能力差,抵御危机的能力弱。作为城市国家,新加坡土地面积小,人口稠密,甚至缺乏足够的淡水资源,农业相关需求只能通过进口满足。新加坡工业生产模式只能两头在外,主要的生产原料来自外部,销售的主要市场也在国外。为了维持较高的收益,新加坡必须致力于附加值较高的制造加工业。在服务业,金融和贸易、信息产业和旅游业,同样属于具有较高附加值的产业。简单的说,只有聚焦于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新加坡才能够实现自身生存和较高收入。而这些产业的国家之间竞争激烈,更容易受到世界经济周期的极大影响。更重要的是,由于新加坡缺乏战略纵深,无法像大国那样以规模化缓冲危机,所以,一旦发生经济危机,新加坡只能直接承受打击。

 

其次,新加坡内部缺乏凝聚力,蕴含着巨大的社会风险。新加坡是多民族、多宗教国家,经济发展上升期,能够相互和平共处。但是,民族和宗教矛盾往往涉及到利益矛盾,而利益矛盾从根本上无法调和。随着经济增长,社会阶层也在分化。很多年轻人成长起来,发现缺乏上升空间和机会,对现有经济体制存在诸多不满。新加坡的常住人口中,相当比例是外劳,这也是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李光耀时代,以坚决的态度、强有力的法律,保持各民族、各宗教、外劳的温顺,新加坡民众也都认同接受李光耀这样的强者。李光耀离去后,强有力的领导人不复存在,很多人的恐惧敬畏心消失,如果没有新的强者出现并以强有力的姿态贯彻法律,不同人群的矛盾会重新激化。一旦外部因素激发或者发生经济危机,矛盾必然激化,继而引发社会动荡。经济下滑阶段,利益矛盾往往冲突加剧,群体也更易冲动,这意味着新加坡内部将可能面临社会分裂和动荡的生死安全问题。铁托去世后,南斯拉夫发生分裂进而导致战争,就是前车之鉴。

 

第三,新加坡国企占据新加坡经济的主要份额。根据相关资料显示,淡馬錫控股公司(Temasek Holdings)作为世界闻名的国企,控制着新加坡的经济命脉。淡马锡下属的公司包括新加坡電信、新加坡航空、星展銀行、新加坡地鐵、新加坡港口、海皇航運、新加坡電力、吉寶集團和萊佛士飯店等大企业,控制着整个新加坡的城市运营和对外扩展。国企的共同弊端是效率低下、浪费严重、多余的损耗强加给整个社会,新加坡国企也不例外,但在李光耀的铁腕治理下,仍然能保持较高的运转效率和质量。1980年,新加坡航空工会组织罢工,要求提高待遇,李光耀对罢工者说:两个礼拜的损失,我们要用几个月来弥补,我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马上结束罢工,要么继续这样下去,但我绝对会用一切方法教训你们,让新加坡人民教训你们……治理新加坡的人,必须要有铁腕,否则就别玩了,这不是在玩扑克,而是关乎你我的生活。李光耀用强硬的手段把新航打造成世界知名航空公司。而李光耀离去后,新加坡国企面对两个致命问题,一是后继的管理者需要铁的手腕,保持对国企的强力监管,二是在经济下滑期,如何对国企采取瘦身措施,既能够降低成本又保持国企的有效良性运转。

 

第四在世界范围内,新加坡有大量主权基金投资。新加坡发展过程中,政府采取低所得税、低福利、高消费税等手段,既促使民众的努力工作,又积累了大量财富。政府把财富变身主权基金,投资到国内外。淡马锡除了投资新加坡国企之外,还在印尼、中国大陆和香港等地投资大量金融机构的股权。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作为是新加坡最大的国际投资机构,负责管理新加坡政府大部分海外资产。GIC一直在李光耀的掌控下,进行全世界范围的投资。GIC管理的资产超过3000亿美元,投资遍布全球30多个国家2000多家上市及未上市公司。其中北美占50%、欧洲占25%,东亚及东南亚占25%。李光耀在建设新加坡军事时,不仅仅将战机和军队部署在新加坡岛内,还分布在盟国。一旦新加坡遭到攻击,战机可以从盟国的军事基地起飞打击入侵者。从淡马锡和GIC的投资布局可以看出,李光耀在贯彻同样的思路。当新加坡大量的资金投到全世界,等于给新加坡经济建立起更广泛的网络。即使新加坡经济出现危机,也可以通过世界的投资收益,反过来支持新加坡经济,度过危机和升级转型。而全球化投资的核心在于,掌控者必须具全球化视野,对世界各国政治经济局势和产业发展具清晰的认识和前瞻性眼光,否则随时因世界经济形势变化或者产业竞争和发展遭受损失。

 

随着世界经济大动荡的开始,新加坡面临生存危机。2008年金融危机只是预演,世界主要国家手忙脚乱一番救市后,维持短暂的平静。进入2015年,主要国家的牌都已打尽,剩下只是为了保命而垂死挣扎。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各国经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主要国家都陷入自身泥淖,世界经济进入大动荡,本次动荡规模前所未有。新加坡作为孤岛,也将经历空前的冲击。

 

首先,中国经济走向末日20084万亿之后,中国从世界的血汗工厂快速变身房地产之国。在印钞和房地产驱动下,实体经济全面陷入困境。2014年开始,制造业进入批量倒闭阶段,包括外资企业。2015年春节后,房地产实质崩盘。未来数月,建筑业对上游的钢铁(铁矿石)、水泥、煤炭、建材、原油和有色金属等需求急剧减少。随着实体和房地产共同崩盘,大量劳动力失业。而且,随着中国经济走向末日,世界经济也随之崩溃,新加坡的马六甲运输地位重要性急剧降低,全面影响新加坡工业。虽然中国移民潮也给新加坡带去大量资金,但是新加坡在中国和香港的大量投资却随时被吞噬。

 

其次,美联储退出QE后,资金持续回流美国,推动美元指数上涨。随着美元回流,新兴国家不再新兴,多国经济陷入困境。新加坡作为区域经济中心,也受到相应冲击。新加坡作为离岸美元的金融中心之一,已经感受到美元流失的压力。随着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美元持续流失,新加坡将面临无金可融的困境。更重要的是,在中国经济末日和美联储加息的共同作用下,美国经济也将遭受重创。当美国经济发生问题后,将进一步波及世界经济,新加坡经济也将受到进一步打击。新加坡在美国投资的上千亿美元,也面临巨大风险。

 

第三,日韩的经济措施将进一步影响新加坡。日韩是新加坡制造业的直接竞争者,多方面产业重叠。新加坡依靠英文教育获得不少优势,但日韩的研发能力更强,整体工业系统实力更强。日本为了在经济衰退中获得优势,已经抢先货币贬值,促使制造业回流本国。随着世界经济大动荡,日本随时可以再度实施日元大贬值,直接和东南亚抢夺电子和机械等方面的订单。韩国与日本经济具有较高相似度,很多经济政策也在仿效日本。如果韩元跟随日元贬值加入制造业的价格战,对东南亚制造业打击更大,进而严重影响新加坡制造、运输和金融业。GIC和淡马锡在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制造业投资,也将受相应影响。

 

第四,欧洲经济更加疲弱,欧元可能解体。2008年后,欧洲经济的负面消息不断,希腊尤其棘手。如果希腊脱离欧元区,不仅巨额欠债难以归还,还会引发其它欧洲国家的连锁反应。而且,在中美日经济的共同作用下,欧洲经济积重难返,欧元解体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欧洲经济虽然与新加坡经济联系程度一般,但会形成间接影响,而且新加坡有部分投资在欧洲,也涉及到新加坡的利益。

 

内忧外患的共同作用下,没有人能够以强有力的方式继续掌控新加坡。幸福的实质是对比,把自己的生活和别人的生活对比。李光耀通过几十年带领新加坡民众将人均GDP提升到世界前列,新加坡民众通过与世界其他国家民众生活对比,获得极大满足感幸福感。李光耀离去,新加坡后继无人。世界经济大动荡里,几乎全世界都不知所措,更不要说新加坡。新加坡将面临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全面困境,主权基金也损失惨重甚至血本无归。一旦经济遭受重创,民众大量失业,直接面临生存危机。各种潜伏的矛盾激化,又进一步形成综合的社会危机

 

失去李光耀的新加坡,在即将来临的世界经济大动荡里风雨飘摇,危机深重。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