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世界经济分析 > 世界金融大崩溃

神权、世界大崩溃和生存之道

2017-07-22 20:29:52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神权、世界大崩溃和生存之道

 

生于0715

 

 

我灵高飞,如鹰展翅,翱翔天际,于世界之巅,俯视大地。我看见,历史如壮阔长河,默默向前,偶以洪水巨浪,吞没一切悖逆的力量。今日又到历史节点,巨浪将涤荡世界,构筑世界大崩溃,少有人幸免。

 

大地如舞台,展示一幕幕戏剧。人在舞台上表演,处心积虑,力争上游,以获得世间荣华。掌权者东征西讨,建立强大政权,极力夸耀自己的文治武功,希望统治力能够传到自己的后代,直到万世万万世。

 

魔鬼曾带耶稣基督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對他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21世纪初,全球经济极度繁荣,强盛超越历史总和。人类掌控了强大的科技力量,构建超级强大的政经系统,并且管理高效的社会生产消费流程。当人类组织起来相互支援与配合,创造出前所未有的全球繁荣经济,全球经济系统之强大,可以轻易碾压一切反对的人和组织。魔鬼展示万国和万国的荣华尽已实现,而经济学家们宣称这样的荣华将永不落幕。

 

我看见,神创造并掌控历史。起初,神创造天地,创造时间,建立周期,开启历史进程。推动世界运转,并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让人掌管众地。世界成为运动舞台,不断演绎人类剧目,剧情前后衔接,不断向前发展。多数人自高自大,或者软弱无力,因悖逆神的话语,结果只有衰败和灭亡。在世界各地,社会衰亡史频繁发生。而人类从未接受教训,一次次在悖逆中走向衰败灭亡。另有少数人与神同行,受到神的承诺和庇护,子孙繁茂,成为今天世界的主导者。

 

面对历史,人如同荧光,微弱短暂,命难完全。神人摩西祈祷,“我们一生的年月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  摩西虽人生坎坷,但活满寿命一百二十岁,更因跟随神而得荣耀。世人生存穷困痛苦,死时恐惧绝望,少有长寿正寝,安详而终。

 

所有强大的王朝/国家,历史命运只有衰落和灭亡。能够存留的,至多是死于纸面的丰功伟绩,或者现实中的辉煌遗迹。一些英雄事败身死,令善感文人扼腕唏嘘。更多戏剧则灰飞烟灭,完全淹没于历史尘埃。即便提及,仅作为饭后谈资,或徒增笑料。

 

万国荣华的结局,只有全线大崩溃。万国荣华的实质,是世界力量与时间历史的冲突,是灵界撒旦与上帝争强。在世界,全球经济如铁锁连船,荣华相通,共创辉煌。在灵界,撒旦以万国荣华吸引世人,共创光明,与神比肩争强。世人以全球经济之强大,对全球经济顶礼膜拜,并为自己从中获利而欢欣鼓舞。在神的面前,万国荣华与个体王朝强盛无异,随时可以全部抹去。在历史面前,个体王朝可以不断演化,延长自身寿命。万国荣华已竭尽所有,只有短暂生命。当神行动,万国将如火烧赤壁,在冲天亮光灿烂中,快速化为灰烬。

 

世界大崩溃的结果,将仅次于大洪水。神看到世间败坏,充满强暴,发大洪水,吞没全地,世上只有诺亚一家幸免。万国荣华引人踊跃参与,当人投入其中,亲身体验的,并非荣华带来的健康丰裕喜乐,而是孤独空虚、寂寞无聊、茫然失落、直至绝望疯狂。在世界范围,红绿黑合力,四处肆虐,遍地充满欺诈、强暴和堕落。耶和华与人立约,不再以大洪水毁灭人类,但有各种方法解决罪恶。当神的大手挥舞,在即将到来的世界大崩溃中,也将仅有少人得救。 

 

我看见,神是历史中心,照耀世界前进的道路。2000年前,圣子耶稣基督以人的肉身降临、成长、传道、受难和升天。耶稣基督作为历史中心点,成为世界时间和历史的转折点——公元。公元前——即耶稣基督出生以前,历史以倒数的方式,为耶稣基督的到来做铺垫。公元后,耶稣基督以话语和行动,照耀2000年来的历史,决定今天的世界格局。更重要的是,未来也从耶稣基督而来,继续由耶稣基督的话所照耀。

 

世界大崩溃的主要原因是数百年敌基督思潮和战争的铺垫。1517年,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吹响与神敌对的号角。马丁路德试图以国家/民族主义替代神的国度,以顺服掌权者的名义,将神权置于政权之下。英王更以神自居,自封教会之头。1618年开始的三十年战争,敌基督的君主势力正式对神宣战。宗教改革开启欧洲专制主义(法)、军国主义(德)和利益扩张主义(英),与天主教战争,进而相互之间战争,并催生欧洲社会主义和苏联/中国共产主义(红教)。对外,法德英为自身利益,支持绿教的侵略和掠夺,否定天主教和十字军抗击绿教、保卫欧洲的英勇献身精神,并纵容绿教在殖民地的扩张。

 

新教的敌基督思潮不断显露,逐渐成为基督教国家的主流。新教以“因信称义”为口号推行人本主义,即人的自以为义。法德英对内推动进化主义思潮,曲解和否认《圣经》权威,不断吸纳自然神论、机械论和进化论。在科技发展和工业革命的推动下,英法德崛起,嘲笑天主教的穷困和落后。因信称义、进化主义和工业革命,试图割裂神的三位一体,否认神是又真又活的神,否认神对世界的掌控。随着世俗政权日益强大,逐渐联合,相互战争。二战后,欧美新教完全失控,异端日益成为主流,不再关注世界和社会。教会的软弱给各国政府以更大的权力,政权完全控制政治法律、经济运作、学校教育。大多数基督教会仅仅作为私人心理和行为指导机构,甚至给教众浇灌心灵鸡汤——精神鸦片,暴露异端的实质。少数基督教会虽然坚信三位一体、坚持神掌控世界,但是力量日益薄弱,被压缩在社会边缘和角落。

 

二战后,主要政权统治世界,成为不可战胜的强大力量。一战和二战,英法德等国经过自相残杀,虚弱到无法自立,美苏联手瓜分世界。美苏联合,建立超级强大的国家和世界政权系统,在经济上互通和逐渐联合,掌控整个世界的运行。美苏政权拥有日益强大和尖端的暴力机构,既有能力大规模屠杀,又能对个人实施精确定位,甚至定点清除。在美国的支持和保护下,英法德政府专注操控国内,蜕变为深浅程度不同的社会主义。美国与苏联联手,将中国置于共产主义统治之下,并纵容红教向全世界输出革命。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开启单极的新世界秩序进程。在美国力量的压力下,红色中国力量迅猛增长,拉美天主教进一步异化,绿教繁殖扩张,黑色瘟疫吞噬非洲,并在世界大幅扩散。

 

当今时代,耶稣基督受难的场景在世界范围重演。2000年前,耶稣基督称自己是神的儿子,将自己等于神。犹太法利赛人/撒度该人带领犹太民众,认为耶稣基督妄称神,犹太民众以自己和自己子孙的命运起誓,对耶稣基督迫害。耶稣基督受酷刑后,再以被钉十字架的残忍屈辱方式而死。耶稣基督被捕时,门徒四散奔逃,只有大徒彼得远远跟随,观察情况。当别人认出彼得是耶稣基督的门徒,彼得三次不承认。耶稣基督受难的极度艰难痛苦过程中,只有少数女人仍然在场,无声无力观看耶稣基督受刑和受各种侮辱。当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死亡时,犹太人以为,施洗约翰做铺垫,耶稣基督宗派已经瓦解。当今世界敌基督的力量空前强大,东欧天主教国家和少数新教教会虽心向基督、行为端正,但缺乏对圣父耶和华的认识,无法理解当今世界形势,无力实施有效的反击。这些教会更因为年轻人离去而自身不断衰弱,实质上面临四散奔逃的瓦解危机。

 

不论敌基督的势力多强,都将在耶稣基督的面前崩溃。在耶稣基督受难后,法利赛人/撒度该人采取预防措施,试图阻止耶稣基督的影响重新建立。没想到,三天后耶稣基督复活,门徒亲眼见到重生复活的耶稣基督,看到摸着耶稣的伤口,与耶稣同吃同住,才重新聚集起来,基督徒正式成名。门徒们开始以自己的生命传播福音,不断发展壮大。在过去2000年的历史中,基督教遭受一次次生死存亡的危机,但是因着信靠耶稣基督,最后都战胜和超越敌人,成为世界的主导,孕育当今世界主要的发达国家。以色列人作为神的选民,在旧约时代悖逆神,甚至把自己孩子杀掉献祭给偶像,因此衰落、大量死亡和被掳。在新约时代,以色列人再次以自己的子孙起誓,直接与神为敌,试图杀死神。随后耶稣基督所预言的一样,圣殿完全被毁,以色列人开始了接近2000年的颠沛流离,并遭遇大屠杀,为自己的誓言付出沉重代价。

 

世人活在耶稣基督的时间中,却不认识基督,并选择敌基督。耶稣基督的时间是世界的标准,决定整个世界的秩序运行。没有耶稣基督作为时间标志,世界毫无秩序,完全混乱。每个人依照耶稣基督的时间而存在,包括出生、成年、重大事项和死亡。但是,世人在消耗耶稣基督时间的同时,不认识耶稣基督,只关注魔鬼操控的万国荣华。万国荣华力量强大,无所匹敌,举世公认。世人按照万国荣华的规则,想法赚钱和过更好的生活。当基督徒信靠耶稣基督,反对万国荣华,在世界中被认为是无知者、失败者、甚至是精神病。

 

万国荣华的大崩溃,将再次彰显耶稣基督的力量。圣子耶稣基督作为历史中心,在复活升天后,并不静止死寂,或者仅仅活在基督徒的心中,而是作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在历史/时间中掌权。在万国荣华中,强大的欧美政权是基础,红绿黑暴力集团是重要支持力量,佛教和娱乐业等附属性宗教带领众民积极依附。耶稣基督早已胜了世界。当耶稣基督开始行动,将以一己之力,打垮各国政权和红绿黑势力,依附者四散奔逃,让万国荣华烟消云散。

 

耶稣基督等庄稼成熟后一举击溃魔鬼。耶稣基督说,等庄稼成熟后,很容易将稗子和麦子分离。面对万国荣华,不少人看到背后的腐败堕落和即将崩溃的命运,不过大都只是说说,生活行为仍然跟随荣华,只有少数人看到崩溃,依靠耶稣基督,拒绝荣华,甚至与荣华为敌。当耶稣基督开始行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剿灭万国荣华,依从万国荣华的人因万国崩溃而绝望,如稗子被扔入火中,而追随耶稣基督的人,坚持到底的人,在崩溃中得救,甚至大大兴旺,如麦子归仓,并再次播种,获得更好的收成。

 

我看见,神完全掌控历史进程,包括具体时间。人总是关注自己眼前,看不到神的作为。在人自高自大时,总会充满骄傲地问,神在哪里,让我看看,看到后我才相信,因此而否认神。这些人不知道,神出现的时候,就是他们衰败灭亡的时候。在历史上,自高自大而敌神的人,在神显示力量的时候,一波波灭亡。当人遭受苦难,又在哀求抱怨,神在哪里,如果存在,为什么不来救苦救难。抱怨的人不理解,遭受苦难的时候,才是悔改和接受圣灵的时候,自己才有机会得救,重新成长和刚强。抱怨的人不认识得救的恩典,不接受圣灵,也将在神显示力量的时候,在抱怨绝望中灭亡。

 

在神打垮万国荣华之前,圣灵不断改变外围环境,创造不可阻挡的历史大趋势。世人只顾自己,只顾眼前,只顾周围小环境,不认识圣灵做工,不接受圣灵浇灌,对周围的各种变化后知后觉,甚至视而不见。甚至在环境巨大的改变后,世人毫不理会,刻舟求剑,仍按照老套路应对新变化。魔鬼掌控万国荣华,实质吸引崇拜追随荣华的世人,快速消耗世人的内在力量,支持表面繁荣。圣灵则引导信靠神的众民,忽略浮华,聚集内在力量。不经意间,神突然发力,以超越人类想象的力量,摧垮悖逆和渎神的人群,打垮魔鬼的力量,让万国荣华烟消云散。凝聚内在力量的信神民众得到发展空间,开始新的时代。

 

在大崩溃前,神已警告世人,唯众民如羊,跟随魔鬼入歧途。2007/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世界惊愕,金融危机蔓延,意味着二战后的邪恶世界体系从中心开始垮台。在危机面前,各国政权不是正视问题和悔改,而是以印钞刺激维系荣华。美国民众选出黑人穆斯林总统,全世界舆论为时代的进步而欢欣鼓舞。共产主义中国创造经济奇迹,带动世界经济复苏,让世界惊呼21世纪将属于红色中国。德国女元首带领欧洲大力引入绿教,西欧各国顺从女元首,唯东欧天主教落后国家抵制。梵蒂冈教廷内变后,共产主义的红色教皇登基,宣扬国际主义和宗教平等,同样要求东欧天主教国家对绿教敞开怀抱。在印钞支持下,在世界各国权贵和红绿黑名人的财富和权力日隆,共同高唱和谐盛世。各国民众承担印钞的通胀后果,并承受经济损失、社会秩序风险以及各类人身威胁。众民相信媒体宣传中,认为个人困境只是暂时,对未来仍然充满希望。这种情形,如同大洪水来临前,地上的人像平常一样生活,仍旧吃喝嫁娶。

 

崩盘在即,少数人清醒认识局势,感到无比绝望。不少欧美人意识到绿教在欧洲的扩张,根据绿教的繁殖模式,预测西欧将在未来数十年成为类似中东的绿教国家。而且,西欧国家政客和民众仍积极支持绿教,本地白人自我绝育,为绿教创造更大空间,让不少人感觉西欧完全沦陷。川普竞选美国总统,号称将拯救美国。川普就职后,遭受白左媒体、法院和政府各部门狙击,更被国会拖延,导致川普进退失据、处处被动。虽然很多牧师给川普祷告,在心理上给川普支持,但是众牧师不认识神的旨意,无法以强有力的牧者身份带领川普的尊神施政之路。红教中国受到广大居民和外资的鼎立支持日益强大,受各国政客争相巴结,极少数人看到全民的堕落和邪恶,知晓中国已经不可救药,不知道何时是头。

 

2017/18年,神的大手挥舞,将摧垮世界的邪恶系统,显示神权的力量。神的惩罚清算可能姗姗来迟,但是永不落空。500年前,马丁路德以假冒为善的姿态,正式开启大规模敌基督的人本主义潮流,多国君主趁势抢夺天主教教产。400年前,敌基督的君主势力联合,正式开始武力进攻,试图全面摧垮忙于抗击绿教的哈布斯堡皇朝/罗马天主教廷,令德意志地区民众广受涂炭。今天,人本主义达到顶峰,腐化基督教社会,控制整个世界。在2017/2018年的特殊时间,神将显示威力,再次明确神掌控历史,不仅决定历史方式,更掌控历史的节奏,以精确的时间操作展示力量,惩罚邪恶。

 

我看见,神将快速打垮万国荣华,对邪恶力量实施大清算。当今万国荣华,不仅需要各国政权联盟,更依赖于工业科技发展,以工业生产和销售规模化,支持全球经济运转。当神开始行动,从打击最腐败的部分动手,即负债消费/过度消费/腐败消费。神摧垮消费后,规模化生产自动崩溃,世界经济快速瓦解,各国政权无法维系,万国荣华烟消云散。在思想界,依附工业规模化生产的人本主义和假基督教宗派失去理论基础,完全不知所措。在经济和社会主流思想崩溃后,各发达工业国经历社会崩溃,即社会大规模重组,处境艰难,人口明显减损。而红绿黑地区恶贯满盈,既在消费层面极度腐败,又极度依赖全球化规模经济。在荣华散去,假基督教/人本主义自身陷入泥潭后,红绿黑地区将陷入大灾难,出现超大规模的人口减损。

 

在崩溃中,众民在绝望中哀嚎得不到回应。亚伯拉罕跟随神的指示离家,将自己当作在世界寄居的客旅,并将财宝藏在天上,等待神给予的各种应许。最后,神不仅赐给亚伯拉罕大量财物,还赐给包括以实玛利在内的众多子嗣,最重要的是给亚伯拉罕以正统嫡传的儿子以撒。而亚伯拉罕的侄子罗的,与亚伯拉罕一起离家,与亚伯拉罕分地后,决定进入繁华热闹的索多玛,在索多玛买房买地,与索多玛人混居,试图融入索多玛,并准备与索多玛人通婚,将所有身家性命和子孙后代都押到索多玛。在索多玛的极大罪恶中,罗的守住个人的行为底线,做了基本的好事。但是,当神降硫磺火消灭索多玛时,即使天使拯救罗的,罗的也因紧急逃亡失去全部财产,妻子变成盐柱,女儿失去未婚夫婿。而在万国荣华中,众民并不归向神,而是追随浮华,即归向魔鬼,因此陷入罪中。当崩溃发生,众民无法脱罪,最后只有死路一条。同时,人本主义的假基督徒,误以为自己因信称义,因此参与邪恶,即使个人行为良好,也面临死路。这些人即使逃过死亡,也像罗的那样倾家荡产。而且,在绝境中,假基督徒会呼求神,叫着主啊主啊。耶稣基督到时会说,我不认识你,让假基督徒在黑暗中切齿哀嚎。

 

我看见,神照顾敬畏神和认识神的人。人只有学习和认识神,承认神对于历史和世界的至高主权,才能够真正归向神。在魔鬼掌权和控制世界时,不被万国荣华所迷惑,不被各国政权与红绿黑勾结的暴力所逼迫,更不向敌基督的政权与假基督教会屈服,像诺亚和亚伯拉罕那样,与神同行,按照神的吩咐做事,与世界分立,尽己所能抵御邪恶,在神击溃万国荣华时,不是为浮华的失去而惋惜,而是为邪恶秩序的灭亡而庆幸,在神打败魔鬼和万国荣华的战争中,站在神的一方,即站在胜利的一方,因着邪恶的崩溃而得救与得胜,在基督的光照下进入新迦南美地,获得神应允的土地。

 

敬畏和信靠耶和华,将刚强壮胆并得救与得胜。敬畏耶和华,如同大洪水中的诺亚、之后的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并被兄弟贩卖为奴到埃及的约瑟。他们与神同行,经历长时间的劳作、煎熬、甚至坐牢/逼迫,但是最后都财富满盈、子孙繁茂、并在今天主导世界。信靠耶和华,如摩西遵循耶和华指示,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当以色列人从埃及为奴,转向耶和华治下的自由人时,一次次表现出为奴性格,甚至希望归回埃及,继续为奴。摩西信靠耶和华,一次次依靠耶和华的力量,打击和毁灭敌神的反对者,惩罚杀戮跟随反对者的暴民/奴民。约书亚和迦勒作为探子,从最初即坚持,只要信靠万军之耶和华,即使以色列民软弱,也能够打败强大的巨人军队。以色列60多万成年男子都不信耶和华,内心对巨人恐惧,被神惩罚居旷野40年,都必死在旷野。约书亚和迦勒因着信靠耶和华,成为出埃及并进入进入迦南美地的仅有两个成年人。在旷野40年,经过神一次次的惩罚,以色列的年轻两代出生和成长,以色列民通过代际淘汰,逐渐祛除自己的罪,肉体由软弱成长至刚强,精神自怯懦变为胆壮,从一盘散沙到纪律严明。当摩西逝去,约书亚作为领袖指挥以色列人入迦南地,完全信靠和依从万军之耶和华, 轻松打败当地众王。同样,大卫王信靠耶和华,在一次次战争中死里逃生化险为夷,联合以色列各支派,建立强大的以色列王国,并为圣子耶稣基督的到来提供铺垫。

 

我看见,神是历史中心,生存之道也由此而来。耶稣基督不是心灵鸡汤,而是恒在而切实可行的道路、真理和生命。尤其在大崩溃后,世界进入工业4.0/智能化科技的时代。世界大崩溃意味着世界工业规模化经济崩溃,世界大部分人口直接和间接依赖规模化工业经济生存,也意味着大量人口死亡。随后,工业化并不会消失,而是更快地变形升级。工业4.0/智能化科技将获得更快发展,以更强的力量不断冲击人类社会。如果说工业规模和经济崩溃主要消灭低知识群体,工业4.0则意味着人工智能突飞猛进,机器生产大规模淘汰中高级知识和技术型员工。对工业4.0了解较为深入的群体有足够理由相信,机器正在快速而全面地替代人工,其影响将远远超过人类能够控制和承受的范围,甚至可能导致人类的整体灭亡。

 

耶稣基督来到世界,不是拯救义人,而是拯救罪人。罪人陷入罪中,因为软弱而无法自拔。众民在经历大崩溃后,恐慌而软弱,迷茫无助。工业4.0时代,科技以不可阻挡的力量,进一步摧垮软弱的人群。可以说,在世界大崩溃和工业4.0的双重夹击下,众民根本找不到未来的出路。只有少数人,走小路进入生命的窄门,通过完全信靠耶稣基督而生存和发展。归向耶稣基督,不是找个心理医生,吸食精神鸦片获得心理安慰。耶稣基督是世界的开始,世界的末了,也是世界历史的中心,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在耶稣基督照亮的历史中,虽然大崩溃和工业4.0表面上是新鲜事物,但是事物本质未变,跟随耶稣基督,努力学习神的话语,能够应对工业4.0,找到生命道路,获得未来的发展。

 

信靠耶稣基督,在于愚钝长智慧,软弱变刚强。耶稣基督寻找门徒,不是像愚民这样的社会中下层,就是像税吏这样遭到众人唾弃的罪人。而这些门徒虽然开始软弱,但是后来刚强,以生命传播基督的道,战胜当时的统治阶层,即知识分子法利赛人和知识贵族撒度该人,最终将生命得救的福音传遍世界。工业4.0时代是双重残酷竞争的时代,人既要与机器竞争,更与人竞争。在表面,当人被机器淘汰失去工作后,往往永远失去工作和生存能力,结局是失业——贫困——绝望无助——默默死亡。实质上,不论工业如何发展,机器智能化水平多高,最终都由人设计和生产。少数人提升机器和智能水平,不断替代人的生产,让多数人失去工作和生存机会。个人在未来时代生存的根本,是通过不断竞争进取,更刚强更智慧,成为发明创造和智能提升的领导者,带领他人共同生存和发展。

 

在世界范围,犹太人是竞争主导者,主要的竞争标杆。目前,美日德是世界主要的工业强国,在工业4.0领域具有显著优势,而实际上,犹太人才是当今世界的领跑者,对世界影响最大,而且在未来将更强。犹太人主要包括两部分:1、海外犹太人掌控当今世界权力。海外犹太人以美国最多,掌控当今美国经济金融、学术教育及文化传媒等多个主导领域,进而决定世界方向。这个集团以金钱为导向,支持红绿黑,属于无神论的无神论集团。2、以色列国影响世界未来。在二战后,回到以色列建国的犹太人,仅用短短几十年,多次打垮绿教国家的进攻,同时发展成为农业领先、工业领先、高科技领先、军事领先的袖珍超级大国。大量领先的原创科技从以色列而出,或者从美国/以色列的合作项目中得到孕育。回归建国的以色列人推行社会主义,同时在学校中强化旧约圣经教育,成为有神论的无神论集团。在工业4.0时代,世界智力密集程度最高的以色列人,将更显著地影响世界。只有在竞争中战胜犹太人,未来才有生存和发展的机会。

 

犹太人是能力高超极度危险的集团。一方面,犹太人作为神的选民,具有高超的能力,无与伦比的世界影响力。中国儒家文人自夸“半部《论语》治天下”,在实际治国时极其无能,而犹太人则极为低调,依靠半部《圣经》(旧约),通过默默控制关键领域实际领导或影响世界。另一方面犹太人不信耶稣是救主,具有鲜明的敌基督特点,导致其世界观和价值观扭曲,高能力和扭曲价值观相结合变得极度危险。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马克思和列宁,洞悉人性中邪恶的一面,通过崇拜魔鬼,聚集民众的邪恶,创立共产主义理论,建立共产主义政权,发展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社会系统。进入21世纪,共产主义思想不仅统治中国,也覆盖西欧、北美南美以及非洲,成为当今世界的主流思想,尤其在年轻人中流行,也成为未来世界大崩溃的主要原因。同时,在历史上危害和试图消灭犹太人的王朝和民族,都遭受神的严厉惩罚。马丁路德早期支持犹太人,后极端反对犹太人,甚至希望消灭犹太人。纳粹德国作为德国军国主义/社会主义政党,传承马丁路德的思想,极端反犹,联合红教和绿教,对犹太人实施大屠杀,最后导致德国在二战中差点被完全灭国。

 

战胜犹太人集团,只有信靠耶稣基督。人类竞争的主轴是思想竞争,工业4.0/智能化科技时代更加明确。在具体工作中,人工智能全面解析和应用人的思维模式,发展拟人化的机器学习,用以大量替代人的岗位。在思想竞争中,世界其他民族与犹太人相竞争,如同渔夫和税吏,与知识权贵撒度该人和法利赛人竞争。在竞争中,对于世界其他民族来说,信靠耶稣基督更是唯一出路。没有耶稣基督,世界其他民众只有被犹太人集团操控。更重要的是,不论对犹太人,还是其他民众,耶稣基督都是通往圣父的唯一道路,不经过耶稣基督,没人能够到圣父那里去。而信靠耶稣基督,不仅能够朝向圣父从《圣经》旧约中理解犹太人具有强大竞争力的精神和思想源泉,又能够从犹太人不承认耶稣基督的思维中看到犹太人价值观的扭曲,以此建立对犹太人的竞争优势。

 

我看见, 圣灵引领神的子民,把握历史节奏,在正确的时机做正确的事,得救并得胜。在圣灵引领下,神的子民都在做相似的事:做世界的客旅。当世界喧嚣时,子民与喧嚣相隔离,或者远离喧嚣,将世界看作暂时,自己是世界的客旅。根据神的指示,不论在哪里,都默默做自己的事,即使遭遇非议困苦迫害,也不停止。在神预定的时间,世人都茫然无助,神的子民挺身而出,刚强壮胆,以过去的积累,做出正确的判断,做正确的事。当神指定的时间来临,世人陷入绝境,神的子民脱颖而出,成为胜利者,获得神应许的赏赐。

 

以色列成为大族之前,神已经多次拣选子民。在世界败坏时,只有诺亚是义人,与神同行。神要求诺亚做方舟,诺亚严格按照神的指示,工作长达100多年。当时的世人只见到水汽和河流,可能连降雨都没见过,诺亚却在做巨大的封闭船,完全是无用功。在大洪水到来的前夜,神要诺亚进入方舟,诺亚迅速行动,带着家人和动物进入方舟。当大洪水来临,天上和地下都涌出大水,世人没有丝毫准备,尽死于大洪水,诺亚一家得以幸免。亚伯拉罕听从神的话,离开喧闹繁华的大都市中的家,长途迁徙,后达到迦南地。神让亚伯拉罕向四处看,明确将这块土地赐给亚伯拉罕的后裔。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以色列)三代,都知道神应许的是未来的后裔,不是自己,即使他们都因蒙神的恩,成为大财主,仍然当自己是客旅,住在帐篷之中,既没有给自己建房建城,也没有进入当时的繁华城市居住。 雅各最爱的儿子约瑟被兄长们出卖为奴到埃及后,拒绝与女主人通奸,被女主人诬告。约瑟在埃及坐牢十几年,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帮助狱长管理监狱,学习提升埃及语言,并为法老近臣解梦。当法老需要解梦时,约瑟为法老解梦,为未来的丰收7年和饥荒7年进行筹划,并成为宰相。在丰收7年,约瑟为法老存粮,到饥荒7年,具有高超管理能力的约瑟,利用大量存粮,为法老获得全国的土地、金钱和其他生产资料,也让以色列家族能够在埃及立足和繁衍。

 

以色列家族在埃及繁衍成为总人数超过200万的大族。在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后,很快到达迦南地边境。当神要以色列人攻打迦南地,占领迦南地时,以色列民因为软弱恐惧,拒绝接受圣灵指引,无法相信耶和华的话,不敢攻击迦南地的巨人军队。在错过时机后,以色列民再去攻打,不仅惨败,而且被神命令在旷野徘徊40年,直到尽数死去。约书亚和迦勒受圣灵充满,相信神的每一句话,成为被神应许进入迦南地两个人。但是,约书亚和迦勒也因为以色列民的软弱,只能与以色列民在旷野共同徘徊40年。在这40年中,约书亚作为摩西的助手和将军,不改初衷,在圣灵浇灌下不断成长,并且不断做准备,将新一代以色列民训练的纪律严明。在40年满了后,约书亚根据耶和华的命令,领导刚强壮胆的以色列民,抓住机会打败迦南地众族,得胜进入迦南地。

 

在主后的基督教发展史中,圣灵引导的意义更加重大。在以色列民族孕育、发展和得胜的过程中,圣父耶和华多次直接对具体的人说话,直接给以色列人水源和食物,甚至直接为以色列人打仗,让以色列人坐享其成。在耶稣基督升天后,基督教的发展主要依靠圣灵指引。基督徒们依靠神的话语,在圣灵引导下坚韧成长。而且面对一次次攻击和逼迫,不自我放弃,支持基督教不断在逆境中壮大。在初期,圣徒们前赴后继,不断献出个人生命,成为基督教传播的种子,最终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在罗马帝国之外,以及罗马帝国衰弱后,很多传教士手无寸铁,直接面对野蛮人,甚至面对蛮族的武装进攻,保护当地民众。

 

圣灵通过教会做工,引导上层社会,保住欧洲的文明成果。绿教崛起后,以刀和火实施武力征服,占领本是基督教的北非和中东地区,并以经济封锁和掠夺人财物,试图打垮欧洲基督教世界。在西欧,各地区的天主教会主要操控在封建君主和诸侯手中,事实上一盘散沙。克吕尼隐修院于公元十世纪初建立,不再受封建君主控制,而是直接受罗马教廷领导。克吕尼隐修院发动基督教改革运动,号召各地天主教会摆脱封建诸侯的控制,增强罗马教廷的领导权,推动神权高于政权的发展。当时,封建主和骑士之间相互混战,炫武斗狠,导致平民生命和财产严重受损、生产秩序遭到严重破坏。天主教提出上帝和平的倡议,促使封建主和骑士参与和遵守和平协议,大量减少内耗斗争,让民众能够安居乐业。随后,出身于克吕尼隐修院的教皇,发出十字架东征的号召,欧洲君主和骑士踊跃响应,将生命、勇气和力量用于保护欧洲的行动上。十字军勇猛战斗,以少数人面对绿教大军,多次以少胜多,稳固基督教防御圈,保护基督教欧洲的安全。这些历史上的先贤英雄,在关键时间的关键事件中刚强壮胆,通过灵魂和武力战斗,让基督教屹立不倒,并为后人做出榜样。

 

当今世界,主要基督教会已经被魔鬼掌控,而部分小教会和基督徒仍在圣灵引导下,不断为未来做准备。在美国,犹太人红绿黑团结起来,大量吸收非法移民/难民新鲜血液,试图消灭以白人男性基督徒为主干的保守派基督徒教会和组织。红绿黑一个最主要的措施,通过各种造势,利用政府、法院、教育、传媒等各种机构宣传,推行和倡导禁枪,以夺走民众手中的武器。保守派小基督教会和群体清楚魔鬼的意图,坚持倡导持枪,以基督信仰与左派对抗。越来越多基督徒参与在家教育运动,抵御美国教育系统对子女的邪恶宣传洗脑,以保留基督教火种。基督教民众不断耗资购买枪支弹药,男女老幼加强实弹训练,保持和提高操作水平。在基督徒的中心作用下,其他守法民众群体围拢过来,共同形成支持持枪的强大力量。在2016年大选中,保守派基督徒和拥枪群体,为亲基督教/支持拥枪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当选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川普任职美国总统后,采取亲基督教立场,为基督教重新聚集力量创造便利条件。

 

通过不断的忍耐,基督徒能够看到魔鬼的虚弱本质。魔鬼组织的力量越到后期越疯狂,当前欧美各国政府,表现出魔鬼的狰狞面貌。各国民众顺从政府,支持魔鬼,少数真基督徒还在与政府抗衡。政府为了消除反对者,对真基督徒的打压,已如火炉试炼。在世人眼中,基督徒受到的压力和迫害,本身毫无意义,既不被人理解,或者被人看作疯子,也对自己的发财和生活不利。圣灵带领真基督徒,在看似无意义的行为中成长。因为患难生坚韧,坚韧生性格,性格生希望,由神而来的希望永不落空。性格即习惯了坚持、忍耐和韧性,在遭受打击后快速回复和成长,打击越多,成长越多,抗击打能力越强,也越看到魔鬼的虚弱本质,在抗击魔鬼的过程中得到必胜的信心。

 

 

我看见,与神同行的人必胜。 2017/18的大崩溃,是神对魔鬼势力的大扫荡,是跟随神而得胜的关键时机。魔鬼如吼叫的狮子,遍地巡游,寻找可以吞吃的人。众民做出选择,跟从魔鬼,深陷罪恶,背负沉重的金钱债务和物质枷锁,肉体和灵魂都极为软弱。众民屈从于罪恶、支持罪恶,依赖罪恶的手段谋生。在大崩溃中,跟从罪恶的人完全失去生存能力,陷入绝境和灭亡。今天,只有少数人不背负债务,保持身体健康或强壮,对世界认识较为清醒,并拥有一定的谋生资源和手段。 这些人还有选择选择空间,及时悔改,站在神的一边,积极准备战斗,并在战争中成为胜利的一方,获得神给予的奖赏。

 

与神同行,可以看穿虚假外表和谎言。本次世界大崩溃是各国政府大崩溃,以及支持和顺从各国政府的民众大崩溃和死亡,政府和民众支持者构成了灵界魔鬼的力量。以红绿黑为代表的势力,在各国政府的支持下做最后的挣扎,包括大规模抢劫、强暴和凶杀。与此同时,各国知识分子集团依附政府,讨好红绿黑,传播谎言,将魔鬼渲染得无比强大,以换得口粮。例如,欧美知识分子拿着绿教资金,积极支持绿教,将绿教的残暴行为扭曲为强劲实力,积极为绿教歌功颂德。中国知识分子更加软弱,在欧美知识分子影响下,即使没拿到绿教资金,也对绿教谄媚,幻想与绿教做交易。魔鬼组织的宣传攻势,让世人误以为各国政府和红绿黑势力强大而不可战胜。不过,这些谎言无法蒙蔽与神同行的人。

 

神应许子民,信神的人将以45人追击100个敌人,100人追击10000个敌人。即使魔鬼的势力表面上再强大,也将被神打垮。以色列人作为神的选民,是神的试验田,彰显神的力量。二战后,犹太人按照《圣经》中神的应许,在漂泊近2000年后,再回到迦南地/巴勒斯坦,奇迹般通过联合国决议,恢复以色列国。男女老幼总数50万人,主要为平民,并缺少武器装备和弹药。以色列建国第二天,美英支持和纵容的绿教国家联合出兵,以绝对的兵力和武器优势,从三面进攻以色列国,誓言消灭所有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在看似毫无胜算的战局中,奇迹般打垮绿教联军,是为第一次中东战争。绿教世界无法理解神的话语,误以为以色列人侥幸,继续与以色列人作战,试图消灭以色列。但是以色列越战越勇,后来占据绝对优势。如果不是美英法德主导的邪恶国际联盟/联合国支持绿教,压制以色列,以色列早就经过数次中东战争,将绿教世界打得落花流水。

 

基督徒将获得更大的胜利。神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神。当今犹太教主流是法利赛犹太教,即法利赛拉比主导犹太教的发展。耶稣基督要求门徒,超越法利赛人的义,即基督徒需要比法利赛人/犹太人更强。越接近大崩溃,各国政府和红绿黑越嚣张,基督徒需要积极准备,严阵以待。大崩溃来临,红绿黑将四处逃窜,穷凶极恶,基督徒需要刚强壮胆,打垮一切来犯之敌,在关键的战争获得胜利,并得到神的丰厚赏赐。

 

我看见,历史长河进入拐点,巨浪与战争近在眼前。战争胜负已明,悔改跟随神的人将在战争中获胜,成为新时代领导者,获得神奖赏的生命、财富和子孙繁茂。

 

 

2017721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