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简体中文 English
  1. 手机版
  2. |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网站首页 > 世界经济分析 > 美国

美国:新罗马帝国的崩溃

2015-06-03 19:16:03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

美国新罗马帝国的崩溃

生于0715

 

美国是实质上的新罗马帝国。从疆域上,罗马帝国环绕地中海,利用航海的便利条件形成空前规模的大帝国。美国则利用各大洋作为通道,以超越世界其它国家总和的海军和空军力量,维持海洋边缘地区的秩序。罗马帝国主要通过军事征服和劫掠,满足军事集团的财富消耗;通过版图内各地区的经济交换,维持整个帝国的经济运转。美国则以超强的农业、工业、技术服务业和军事为后盾,以美元和所谓的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理念口号为主要工具,在全世界推行美国主导的经济系统。随着美国产业逐渐衰落,美元、理念口号和军事成为美国的主要获利工具,给美国带来巨大的低成本财富,试图满足美国国内大多数人不可满足的物欲消耗。

 

罗马帝国起源于罗马共和国。在共和国时期,罗马人通过合理的军事和经济制度相结合,实现版图的早期扩张。在共和国中后期,罗马进入执政官和元老院共治的阶段,通过平民与贵族的权力分配,形成实质的军事帝国,实现版图的大规模扩张。在奥古斯都(屋大维)成为罗马皇帝后,罗马正式成为帝国,开始实质上的衰落。公元9年,屋大维在位时期,日耳曼部落在条顿堡森林战役中消灭罗马3个军团、3队罗马同盟军骑兵和6队辅助步兵,严重虚弱罗马帝国的军力,屋大维也开始对外采取守势。图拉真在位时期,继续进行版图扩张,将罗马帝国的版图增到最大,但军事力量的削弱已经无法弥补。随后,罗马帝国内部矛盾重重,包括贫富分化、地区差异、人口素质日益低劣。而且,在停止军事扩张后,军队参与到国内政治中,导致多位皇帝被杀,进而发生分裂。随着军事力量逐渐削弱,野蛮人开始入侵罗马帝国,并且消灭西罗马帝国,西部欧洲开始进入分治状态。

 

美国最初是英国在北美的殖民地。殖民地主要采取英女王授权,当地居民以基督教为组织的共和自治模式。殖民地在打败英军、宣布自治后,曾经采取过各殖民地进行松散联合的邦联形式。由于担心英国及其它强国的入侵,各殖民地才举行会议,建立共和国联邦的美利坚合众国。各州(State,共和国)具有高度主权,联邦政府和总统权力很小。在林肯执政时期,借机发动战争。在北军打败南军,并且占领南部地区、对南部地区实施军管后,美国开始进入联邦权力高于各州权力阶段,美国开始向帝国模式转化。林肯作为帝国模式的关键开创者,也受到美国社会主流的高度颂赞。在罗斯福新政后,废除国内金本位,美联储可以根据政府的需要印钞,而且联邦政府可以通过借债,实施财政刺激政策。在经济刺激政策陷入困境后,美国逐渐参与二战,联邦政府也获得空前的权力,包括征税和扩大军队。在联邦政府掌控货币、财政、军事和税收等垄断权后,美国的帝国模式成型。 而且,经过美国总统与国会之间的深入博弈,总统拥有越来越大的权力,越来越像帝国元首,美国的帝国模式日益深入。

 

随着帝国模式的深入,美国日益衰弱。在联邦共和阶段,美国以购买和兼并的方式,加速版图的扩张。在外部扩张过程中,南北方的经济模式不相匹配。数次规模越来越大经济危机后,北方为了转嫁危机,支持对南方的战争。北方胜利后,美国统一大市场建立,经济得到迅猛增长。同时,美国在海外扩展,占领一些重要据点。但同时,美国的经济危机规模也日益增大,经过多次拯救后,美国终于迎来了1929年经济危机和大萧条。

 

实质上,罗斯福新政与希特勒经济政策一样,都属于国家社会主义经济政策。罗斯福新政与希特勒经济政策一样,都需要通过扩张来解决过剩产能,扩张的关键方式就是战争。在美国参与二战后,支持老迈的英帝国,并且与极端邪恶的苏联共产主义帝国联手,共同打击较为邪恶的德国。如果不是美国潮水般的物资涌入苏联,苏联早已在德国的打击下覆没。二战后期,罗斯福拥有超过全世界的军事力量,却将盟友中国的权利出卖给已经极为虚弱的苏联。杜鲁门上台后,否决一些欧洲战场将军继续东进、将东欧从邪恶的苏联解救出来的动议;而且,杜鲁门继续支持出卖中国的协议,由苏联占据中国东北和北部朝鲜,并且任由苏联对中国东北的掠夺。随后,杜鲁门和马歇尔与苏联一道,支持中共,卡断对中国政府的援助。最终中共在苏联的直接援助下占领中国大陆,成为共产主义阵营的一部分。可以说,罗斯福和杜鲁门共同把美国最大的盟国—中国—变成敌人,成为对美国最具深远影响的事件。

 

北韩入侵南韩后,杜鲁门迫于麦克阿瑟等将军的压力才同意出兵。在后期,联合国军具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杜鲁门禁止美军和韩军北上打垮接近崩溃的中共军队,让韩战基本以平手结局,再次拯救了中共。到了越南战场,美国已经变得极其软弱,最后被中国支持的越共打垮,把越南也送入共产主义魔爪。即使在古巴这个美国的传统势力范围,也让卡斯特罗轻易成功,开始共产主义的恐怖统治,美国似乎表现得束手无策。里根总统上台后,通过对苏联的强硬政策,最终导致苏联解体,美国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但是,这只是美国的回光返照,美国内部日益腐化,决定美国的实际力量加速下滑。

 

在美国内部,有两个相互冲突的主要力量。一是宪政共和派,以共和党中的保守派为集中代表,主张削减联邦政府权力,强化地方政府和个人权力,也就是回到美国建国初期以基督教为社会基础的宪法和法律模式。这个群体中的主要组成部分是基督教保守派的白人中产阶级、农场主、中小企业主等。近几年,一些少数族裔中的中产阶级也开始向这个群体靠拢。

 

二是帝国集权/民主派,以民主党为代表。从根本上,集权/极权和民主是一体两面,相互支持。大集权/极权宣传大民主,大民主反过来支持大集权/极权。在整个社会中,支持民主的人越多,就会支持日益强大的政府。二战前,强调民主的群体主要是工会,相当一部分人将苏联(而不是美国)看作自己的祖国,意图通过人多的方式操控美国政治方向。二战后,随着苏联逐渐恢复元气,尤其是共产主义占领中国后,共产党向美国多个群体渗透。在共产党的支持下,美国黑人平权运动和妇女解放运动轰轰烈烈开展起来,先后获得投票权,美国大民主机制逐渐成型。这个群体主要依附帝国集权机制生存获利,其中包括政府机构、大企业、大金融机构、教育和文化传媒系统,以及大多数黑人、女人和少数族裔。

 

美国的内生性经济增长是保守派力量推动的增长。美国独立的基本经济原因是英国对殖民地增收关税。由于各殖民地以基督教新教(尤其是清教)为基础、以自治的方式建立。在英国经历光荣革命后,殖民地的经济基本理念更加明确,也就是无权利者不纳税,不纳税者无权利,纳税就要享受相应的权利。英国不经过殖民地同意,随意对殖民地增税,等于把殖民地看作可以随意征税和盘剥的奴隶。所以,帕特里克亨利提出“不自由、毋宁死”的口号,根本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经济主权。

 

美国社会的发展,一方面依靠基督教为基础的社会教育,持续提高整个社会民众的创新和生产能力,另一方面通过宪法和法律维护有产者的权利,激励人们努力创新、努力工作。而在这样的社会中,不论是企业主还是中高技术的富裕工人阶层,都支持保守派立场。随着美国社会的知识积累达到爆发点,以及美国版图扩大,美国经济增长显著超越英国,到19世纪末规模总量超越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农业和工业国。

 

19世纪后期开始,美国中低收入工人阶层受马克思主义影响,以阶级斗争学说组织工会,通过罢工和暴力破坏等手段与企业主斗争以达到提高收入的目的。其中,中国工人工作过于卖命,影响了阶级斗争,其它族裔工人不仅对中国工人实施暴力袭击,还策划民主党主导的“排华法案”,基本断绝中国人到北美求生的机会。不过,在这个阶段,由于美国保守派理念的强盛,企业主的强硬立场,工会并没有获得很大的进展。

 

二战后,美国全面进入规模增长为主导的帝国经济模式。1929年经济大萧条后,高失业率支持罗斯福上台。罗斯福新政延续前任总统胡佛的救市措施,只不过更加凶猛。胡佛救市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缺乏扩张政府权力的意识。罗斯福则强力扩大政府,尤其是废除金本位,实施美元对黄金大贬值,并且进行空前的基础设施建设,并且开始推广GDP的概念。这种大政府措施致力于数量的增长,而不是质量的增长。在罗斯福第二任期时,美国经济数量扩张到达顶点,进入死气沉沉的衰退。

 

二战中,美国支援苏联,与苏联合力消灭德国,等于消灭掉欧洲的主要工业产能。二战后,随着非共产主义阵营的经济重建和发展,美国企业和金融机构开始扩张,美国的帝国经济模式逐步完善。在这个阶段,虽然美国内生性企业仍然在发展,但是在美国经济中所占份额逐步降低。美国日益依赖国际市场,包括购买能源和原材料,并且在销售美国产品,并且从国际投资中获利。

 

在美国经济的对外数量扩张过程中,企业家和中高技术工人的作用日益降低,而更多需要工人的数量增长。由于企业家和中高技术工人主要以中年以上的白人男性为主,而不论黑人平权运动还是妇女解放运动,都是以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概念,削弱高知识技术的白人男性的影响力,增加黑人和女人的话语权。随着这些概念的普及,大量黑人和妇女进入工业劳动力市场,填补劳动力数量空缺。而且,美国大量吸纳新移民,填充就业岗位,支持美国的对外经济扩张。大多数民众体会到这些概念带来的经济利益,因此越来越积极支持这些概念。

 

在大政府、大企业和大金融机构的帝国经济系统支持下,美国教育和文化传媒为了自身利益,也全面转向帝国经济的支持者,并通过对青少年和民众的思想灌输,将保守派企业和中高收入白人男性描述为阶级压迫者(资本家)和唯利是图的富人。实际上,基督教保守派的势力日益削弱,保守派企业逐渐萎缩为中小企业,中高技术的白人男性和农场主在社会中的比例日益减少。

 

随着规模扩张,工业发达地区普遍成为帝国经济和文化的主要支持者。工业发达地区拥有最多的大企业,以及最多的工业人口。在美国,由于经济金融特点,在规模增长到一定程度后,就需要按照法律法规成为上市公司。而企业规模增长到大企业或者超大企业后,股权变得极为分散。在这样的企业中,实际上已经变成民主制企业,股东通过民主投票选出自己觉得好的董事长。这时候,大多数董事长和CEO已经不是为了企业的长远发展负责,而只是为了自己在位时的短期业绩,保障企业的表面稳定,让自己得到高薪。同时,在这些地区,智力和能力较为底下的人群容易找到工作,也能够仅仅凭借劳动力或者某种单项技能而生存,所以大量向这些地区聚集。而工会利用将这些劳动力组织起来,通过罢工和谈判相结合的手段,持续向企业索取高薪。对于大企业CEO来说,企业不是自己的,所以可以从自身的利益出发处理问题。其中,很多CEO为了缓和关系,息事宁人,持续对工会让步,答应工会各种不合理的条件。这些让步的结果是,从长远损害了股东的利益,同时支持了工会和工人的贪婪与懒惰。随着工会的势力日增,工人的收入提高,整个地方的政治和文化环境也相应改变。民主党成为这些地区的绝对统治力量,民主党与大政府、大企业和工会相结合,以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人本主义观念渗透,告诉民众,帝国会照顾民众的生活。在这些地区,绝大多数民众希望在帝国的照顾下生活,所以相应的思想也最为兴盛。

 

     随着亚欧经济恢复,美国经济迅速衰落。在美国与自己支持建立的苏中共产主义进行冷战和局部热战时,欧洲和东亚经济开始迅猛增长。其中,日本和德国从废墟上重建,成为恢复增长的典型。而且,日本德国是典型的质量增长型经济大国,通过持续进行产品升级,生产出质优、价廉或者节能的产品,与美国数量导向的产品进行竞争。其中,日本是隐形财阀与企业家相结合的机制,而德国更多是家族企业管理方式,都强调企业主能力与中高技术人员的特殊地位。而同时,东亚、东南亚、南欧等国则进入中低端产品市场,同样与美国进行竞争。在欧亚的竞争压力下,美国经济遭遇严重困境。其中,中低端产品市场的工作机会大量流失,不过因为对帝国投资回报的影响较小,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而美国重工业产品生产已经转变为规模主导,而且工会极力保护能力低下、工作散漫、甚至故意破坏生产的工人,导致产品质量低劣。在日德等国的竞争下,美国曾经大为领先的钢铁、机械、汽车、造船等行业遭到沉重打击。在国际竞争的压力下,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观念并没有救美国,没有提高美国企业竞争力。同时,这些观念与美国传统的基督教保守派具有根本的冲突,美国工业无法回归到以保守派主导的内生质量导向经济上。

 

帝国经济模式是完整系统。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直接竞争是产业和企业之间的竞争,间接竞争是各国政治和经济模式的竞争,而根本的竞争是教育的竞争。美国在19世纪崛起的根本原因在于,从殖民地时期进行的基督教基础教育。在17-18世纪,不仅殖民地民众的识字率达到95%以上,而且培养出民众坚强的性格和较为突出的技术能力。只有基于这样的民众基础,北美殖民地民兵才在缺衣少食的极端劣势条件下,打败处于绝对优势的英军而获得独立。二战后,在帝国经济主导的教育系统中,持续对基督教保守教育进行清除,同时加上与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人本主义相匹配的内容,导致美国教育系统的质量急剧下降。随着政府控制大多数中小学的学校,这些公立中小学校迅速垃圾化,相当一部分成为垃圾学校。而且,在政府不仅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反而变本加厉,进一步干涉高质量的教会学校和私立学校,导致这些学校的教育质量也在持续下降。结果是,青少年的智商和创新能力比1950年代显著下降,而且身体和精神更脆弱。当青少年成长后,美国员工总体的敬业精神和综合知识技能严重衰退,意味着美国重工业从基础上失去竞争力。在越来越绝望的情况下,美国企业试图通过帝国思维模式进行解决:对内,美国企业以爱国为口号,要求美国人买国产车,消费美国产品;对外,美国政府压制日本,要求日本“自觉”减少对美国产品的竞争。但是,美国消费者在经历一次次劣质产品的损害之后,决定抛弃美国车。而日本企业则通过在美国设厂,绕过美国政府对日本的压力,对美国企业进行更直接的打击。

 

重工业的衰败,对美国的帝国经济造成重创。帝国经济的基础是大型经济,也就是大规模投资,获得大规模产出,进而实现大规模回报。在罗马帝国时代,战争是最大的投资,战利品是最大的回报。而在工业革命后,工业成为主要投资,尤其重工业是最大的投资和回报领域。虽然随着经济发展,服务业占据经济的主要比重,但是重工业在经济中的地位并没有实质改变。在以日德等国的重工业竞争下,美国重工业大幅衰退,大量大中型工业企业倒闭,严重动摇帝国经济基础。曾经最为发达的美国东北部重工业地区,逐渐成为严重拖累美国经济的“钢铁生锈带”。钢铁生锈带的形成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数十年的过程。在整个过程中,有一些经济学家和管理学家提出过问题,并且希望美国企业能够应对国际竞争。但是,美国的整体系统已经转向帝国经济,根本无法快速掉头,所以美国重工业继续朝着既定的方向衰败。2008年次贷危机后,美国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汽车破产,福特汽车和通用电气接近破产,成为美国重工业濒临全面破产,帝国经济被拖垮的关键标志。

 

2008年次贷危机后,美国重工业表面上得到恢复,但实际经济质量并没有明显改善。经过美联储史无前例的3QE印钞,美国经济在钞票的支持下,表面上逐渐复苏。其中,通用汽车进行重组,克莱斯勒被菲亚特收购,福特汽车和通用电气重新获得大量利润。不过,如果仔细观察这些重工业企业的实际经营状况,虽然内生性质量得到不同程度的提高,但是大部分企业的利润仍然主要依靠规模扩张。在2008年之后,中国实施4万亿经济刺激,进一步推进世界历史上史无前例的铁公基和造楼运动。汽车业作为铁公基和房地产的附属产业,在中国也进一步迅猛增长,成为世界汽车第一大市场。中国成为通用汽车、福特、通用电气、卡特彼勒等重工业厂商的主要市场和利润来源地。但同时,大企业也在将生产厂向中国和墨西哥等国搬迁,一方面更贴近中国市场,另一方面利用国外的廉价劳动力。从表面上,帝国经济似乎在复苏,而且股票市场屡创新高。但是,如果从劳动力就业市场的角度,就会发现经济质量并没有明显改善。因为,在重工业中,工作机会多,工人工资较高或者很高。而在美国重工业恢复的过程中,一方面由于刚刚经受重创,自身积累已经耗尽,另一方面由于美国工人的工作效率和质量较低,所以已经无力支付过高的工资,所以纷纷通过不同方式降薪。而且,在工厂向外搬迁的过程中,这些中高收入岗位纷纷离开。在高工资岗位离开后,一方面影响地方的高消费服务业,进而影响整个社会经济;另一方面新增就业岗位更多是低收入岗位,或者是part-time岗位。所以,虽然重工业有所复苏,帝国经济在重工业税收、相关行业和地区服务业税收、以及个人所得税上,都损失惨重,难以恢复。而且,帝国还得为低收入人群提供补贴,进一步加速失血。

 

同时,帝国的各方面消费仍然在急剧上升。在美国社会发展早期,基督教保守派的原则是实用和节约。而政府是最低效和浪费的机构,所以早期政府相当简陋。而帝国运转最重要的就是强化政府力量,让政府成为主导者。更重要的是,随着帝国经济文化模式深入,政府规模日益扩大,也越来越不把钱当做钱。例如,奥巴马上台后,不论出行还是度假,其排场豪华、消费巨大,基本按照帝国皇帝的标准执行。而根据彭博社20149月的报道,一个功能相对简单、使用人数较少的奥巴马医疗网站花费已经超过20亿美元,而且经常运营出问题。如果私营机构经营这样的网站,可能只需要花费数百万或者数千万美元-也就是政府百分之一以下的费用,而且运营稳定。不过,只有总统如皇帝般的排场和20亿美元网站的高消费,才能体现出帝国的财力,说明美国有多么强大。而这些具体事件背后,是日益庞大的政府系统和公务员队伍,在加剧相关的经济消耗。而且,由于帝国给民众承诺越来越多的福利,在真实失业率高企、低收入就业人群持续增加的情况下,政府还需要拿出更多的钱来补贴低收入人群,应付各种福利花销。而且,在补贴和福利过程中,由于政府的运作方式,相当一部分资金都由政府消耗掉,使相关消耗进一步成比例增加。有的项目经过政府转手后,费用可以轻易倍增。

 

为了增加收入,各级政府开始集中压榨中小企业和中高收入人群。在二战后的帝国经济的扩张期,由于大企业和大金融机构通过扩张,给政府带来大量的税收,所以税收条件较为宽松,中小企业和中高收入人群税率较低。但是,随着重工业和大企业的收益持续下降,甚至到了2008年需要联邦政府拿出来数千亿美元救助大企业和金融机构,意味着政府的税收潜力已经耗尽。为了应对日益庞大的开支,帝国采取两方面的措施,一是通过极低利率和大规模QE的方式,稀释人们手中的货币含金量,实施印钞税;二是增加个人和企业税收,尤其对中小企业主和中产阶级加税。而且,为了给增税正名,政府开动宣传机器,将中小企业主和中产阶级看作邪恶的富人,要求这些富人交更多的税。例如,在2012年美国总统竞选过程中,共和党竞选人、原麻州州长米特 罗姆尼就被民主党的宣传机器渲染成这样的富人,将资产转移到海外避税,以此来逃避公民责任。在另外一方面,不论征收印钞税还是增加个人税收,都危害到经济保守派的利益。这些经济保守派辛苦赚钱,辛苦工作,获得较高的收入,但是中间越来越多的部分被政府拿走。而且他们中很多人精打细算,克勤克俭,一点点积累现金。随着QE实施,手中的财富急剧缩水。这些人看着自己手里的钱被偷走后,变成政府救助大机构的资金和政府的奢侈消费,因此极为愤怒。GOP运动开始兴起,经济保守派要求美国回到小政府、公民自食其力和节俭的时代。

 

高科技领域是帝国经济的另一个突出表现领域。高科技是体现一个国家内在竞争力的主要领域,而美国在高科技领域的优势地位无可替代。表面上,美国高科技领域体现出来的竞争活力,显得美国不像是帝国经济。但是,如果观察美国高科技领域的变迁,就可以看出美国经济帝国化的快速演变。进入21世纪,以互联网为基干的IT技术成为高科技的代表,占据高科技经济的主要份额。IT技术起源于二战前,在二战后得到迅猛发展,80-90年代进入计算机时代;美国互联网战略成型与老布什总统时期,在克林顿时期得到大力推广,在21世纪初的小布什总统时期得到广泛实现。互联网推广的是站点之间平等互联的原则,推动使用者的沟通直接化,以及使用者组织结构扁平化。不过,互联网实现的背后推动力量,则需要强有力的国家力量实现。不仅国家在主导互联网的发展方向和进程,支持互联网实现和扩张的企业也成为大型企业。随着互联网发展,并且在全世界推广,美国逐渐培养出大型IT企业集群。IBM, IntelCisco,微软,OracleGoogle,苹果,高通,德州仪器等等企业,围绕互联网成为销售金额多、利润丰厚的大企业。另外,硅谷在孵化大量新企业,不论已经发展起来的FacebookTwitter等知名企业,还是众多不知名的公司,也都希望借助互联网成为新的大公司。这些企业的特点是,自身属于内生性经济公司,但是外部支持帝国经济系统,借助帝国经济的力量实现在国际市场的扩张,依靠国际市场获得主要的收入和利润。

 

在具体的市场开发上,这些大公司支持帝国经济,自然也支持民主党大政府。如果没有美国的雄厚实力,他们也无法得到巨大的发展。而且,像IBM和苹果这样的公司,也无法依靠互联网和国际市场而起死回生。尤其是在苹果发展过程中,上百万中国廉价劳工起到关键的生产组装作用(具体内容参见我的著作《国际产业链解体》)。而国际产业链的维持和运转,也需要美国做后盾。大公司支持帝国经济的目的在于,虽然表面上高喊所谓的普世价值,但是为了赚钱可以打破法律底线。在美国大公司进军中国市场的过程中,除了Google的业务与中共的根本利益冲突,最后退出中国市场之外,其它大公司都在积极参与到中共经济系统中。在大公司在中国开展业务的过程中,普遍采取给回扣贿赂的方式。为了规避美国对外的反贿赂法,大都利用中间公司进行操作,例如以支付咨询费的名义给回扣。在中共对网络控制日益严格的情况下,美国大公司纷纷配合或者主动支持中共的行为。Cisco公司则直接给中共提供防火墙技术,支持中共对国内网民的信息封锁。Facebook的扎克伯格为了进入中国市场,积极向试图独裁、严厉封杀言论的习近平示好,还在办公室的个人摆拍照片中,专门摆放习近平的书籍做主要背景。不过,随着中国的所谓崛起,美国影响力大幅下滑,美国大公司开始经历困境。一方面,欧盟和中国政府为了捞钱支持频临崩溃的经济,开始对美国大公司开刀,征收巨额的反垄断罚款。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为了节约外汇,降低成本,要求政府采购尽量实现中国国内产品替代。对于美国大公司来说,这种消息更加恐怖。而越是面对经济风险和损失,大公司越希望美国政府强硬,希望帝国以强力压制其它国家的类似行为。

 

另外,高科技领域的雇员模式,更显著表明美国经济的帝国特征。从19世纪中期开始,美国超越英国,成为最具技术创新能力的国家。从19世纪末开始,世界大多数的重大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都出自美国。不论希特勒德国的兴盛,苏联在30年代的工业经济迅猛增长,还是日本在二战后的重新发展,都受到美国技术转移的支持。在美国强大的教育和研发基础上,美国再接受来自世界(尤其是来自德国)的科技人员,支持美国的强大科技创新能力。不过,从1960年代开始,美国政府实施“伟大社会”计划,包括向贫困宣战、教育、健康等等政策。在美国政府开始大规模干预教育后,中小学的教育质量开始持续下降。一方面,美国需要越来越多的高科技人才;另一方面,由于基础教育质量严重下降,虽然美国大学生毕业人数在急剧增加,但是产业所需要的高技术人才反而在减少。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一大批苏联优秀科技人才流入美国,加上从欧洲流入美国的人才,给美国高科技带来大量新鲜血液。随后,俄国高科技人才枯竭,美国开始大幅转向中国和印度招募人才,硅谷开始充斥中国人和印度人的面孔。与美德俄国等高科技人才相比,中印高科技人才数量多,供应充足;但是绝大多数以机械式读书学习方法为主,学习和模仿能力强,但是创新能力弱,只能做跟随辅助的中低级工作。而美国招募中印雇员,也是表面上工作体面、工资较高,但实际按照奴工的模式使用。中印雇员中很多都到美国读5年博士,部分时间做教授的廉价劳动力。在毕业后,想法找公司接受自己,往往接受较低的工资和较为苛刻的条件,然后长期在公司任劳任怨工作,苦熬数年等待拿绿卡。而中印员工之所以愿意在美国做实际的奴工,只不过因为印度的种姓制度和中国共产主义极权奴隶制,相对生活更差。美国政府和媒体以自由平等人权等理由,对拉美偷渡者敞开大门,并且特赦大量非法移民;同时,这些勤勤恳恳工作的中印雇员则得不到任何优待措施,无法提早拿到绿卡。而在对待中印雇员的问题上,美国政府和媒体普遍闭嘴,不再涉及自由平等人权。另外,虽然美国IT行业发展火热,但是很多美国IT技术人员难以找到工作。而美国公司则不断要求政府增加高科技领域的工作签证,从中印(尤其是印度)雇佣低价员工,降低运营成本,提高公司利润,也给美国政府更多的税收。

 

在帝国经济模式下,金融业获得极大发展。在帝国经济中,最核心的是金融业,也就是金钱为导向。在《圣经》中,对于金钱具有高度的警惕性,以最为严厉的态度批判崇拜金钱的思想和行为。在基督教保守派占上风时,美国保持着对于金钱的警惕,同时对金融业的发展壮大保持着敌视的态度。因此,当摩根筹集大规模资本收购美国钢铁和爱迪生的GE公司,洛克菲勒通过托拉斯(trust,信托基金)建立石油运输和冶炼垄断企业后,美国民众惊呼资本的力量,并且对这些掌控巨额资金的资本家表现出极大的反感。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在小政府时代,通过法律诉讼肢解洛克菲勒集团,打破金钱收购形成的行业垄断。不过,随着富兰克林罗斯福新政的实施,政府垄断国家权力的帝国经济局面开始形成,而印钞机和金融业成为帝国经济的核心产业。随着帝国经济的扩张,金融业开始起到日益重要的作用。从罗斯福新政废除美国国内金本位,到二战后美元与黄金挂钩的国际货币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再到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元成为世界主要的硬通货,金融业都起着重要的支持作用,金融业自身也逐渐获得发展和扩张。不过,在这些时期,由于金融主要用来支持工业和贸易,所以虽然发展扩张速度较快,但是主要跟随国际贸易和国际产业投资而发展。所以,虽然金融业持续增长,但是整体规模并不算很大,而金融业从业人员的收入并不突出。而在帝国经济开始加速衰落,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持续增加之后,金融业开始迎来急速发展阶段。

 

随着帝国政府的规模持续扩大,金融业随之急速扩大。随着帝国经济加速衰落,同时社会消费急剧增加,美国逐渐从贸易顺差国转为贸易逆差国。贸易逆差意味着,整个美国开始消耗过去的储蓄,进而借债度日,逐渐成为二战后的最大债权国成为最大债务国。其中,帝国政府规模还在持续扩大,成为主要消费者,财政支出持续增长,意味着政府从财政盈余变为财政赤字,政府债务也在快速增长。在克林顿时代,政府采取增税和削减开支等手段,表面上控制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但是,克林顿签署法案,支持支付能力差的穷人,在政府保险公司的支持下买房。另外,克林顿政府取消对中国的制裁,并且签署NAFTA,支持廉价的中国和墨西哥商品大量涌入美国。美国消费者虽然面临一些工作机会的流失,但是在极为便宜的产品面前,仍然选择支持廉价产品消费,而且越来越多使用分期付款购买产品。随着新一代在帝国教育环境下成长起来,开始习惯于享受各种所谓的权利,追求超前消费和借贷消费。贷款买房和信贷消费的急剧增加,既给政府带来更多税收,又支持金融业继续发展。在小布什任总统期间,开始为克林顿时期的经济和外交政策买单。在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美国遭到初步打击。在本拉登实施911恐怖袭击后,小布什政府发动反恐战争,大幅增加联邦政府支出,联邦政府债务加速增长。而随着中国对美国出口迅猛增长,造成美国贸易逆差屡创新高。一方面工作机会加速向中国流失,另一方面美国消费者的贷款消费到极致,达到无以为继的程度。同时,美国地方政府也在急剧增加开始,债务迅速积累。对穷人房贷的次贷规模更是迅猛增长,随着美联储开始加息,风险开始释放,美国经济从2007年开始陷入衰退。多种因素美国经济加速衰落,消费贷款、次级房贷和次债发行、以及美国各级政府债务的规模急剧扩大,让金融机构极为繁忙,通过急剧扩大规模满足业务需要。

 

2009年之后,金融业开始进入疯狂赚钱阶段,表明帝国经济已经开始进入最后阶段。2008年第四季度,次贷危机扩大成为国际金融危机,美国经济直接冰冻,美国重工业和金融业实质上处于倒闭状态。无数相信美国经济的强大实力,购买美国次贷债券的外国投资者损失惨重。面对危机,小布什政府开始第一轮7000美的救助,对大企业和大金融机构注资。到2008年底,小布什总统任期8年时间,美国国债总额增加5.8万亿美元,到任期结束时增加到11.6万亿美元(包括为奥巴马任期内第一年增加的债务负部分责任)。奥巴马上台后,为了稳定局势,联邦政府在美联储QE的支持下,继续大量进行财政刺激政策。而且,奥巴马推行奥巴马医疗,增加各种社会福利项目,大幅增加政府开支,到2015年第一季度超过18万亿美元,6年增加了6万多亿。在美联储三轮大规模QE印钞的过程中,大量购买联邦政府债券和房地产债券。金融机构作为最直接被救助者、国债业务承接者和美联储印钞连带效应受益者,不仅摆脱危机倒闭的困境,而且获得大量直接注资和业务收入。在美元扩张的推动下,美国资金大量进入中国和其它国家市场,美国金融机构成为主要执行者,同样获得丰厚的收益。另外,欧美股市暴涨,也给金融机构带来丰厚收益。在这个阶段,帝国经济已经从二战后初期的重工业主导,转型到高科技推动,再变成到美元印钞拉动。如果说重工业主导主要依赖企业竞争力,高科技推动则很大依靠美国实力维护知识产权和经济秩序,到了印钞和金融阶段,则意味着帝国经济完全进入透支信用的阶段。在金融业疯狂赚钱的同时,美国印钞表面上刺激世界经济的增长。但是,这样增长的实质是,绝大多数人更穷,房地产价格暴涨,资金和其它财富快速集中到少数富人手中。不论美国、中国、加澳、中东和其它资源国家,都表现出这样的特点。而欧洲因为经济货币一体化,则表现为德国更富,其它多国更穷的特点。

 

靠金融业支持的帝国经济已经将近走到尽头。在印钞和财政赤字的支持下,金融业急剧扩张意味着帝国经济已经走到尽头。在金融市场的火热状况下,美国最聪明、最有创意的群体已经不像过去进入重工业和高科技领域,而是主要目标为金融机构,年收入起点为十几万到几十万,优秀者可以轻易赚到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QE印钞导致美元持续贬值,严重危害美国的国家信誉(货币信誉),同时加剧美国国内通胀,让大多数人生活日益艰难。随着美国国债持续增加,美国政府已经不考虑还债,还在继续通过巨额赤字,持续大幅增加债务总额。即使立即停止借债,实现收支平衡,而且逐渐实现财政盈余。在通胀不严重的情况下,即使世界经济扔维持目前的规模,最少也需要两代人节衣缩食,才能还清债务。这还是在美联储维持历史最低利率的情况下,美债利率极低、付息很少的情况下的设想。如果美联储加息,18万亿国债的付息金额将急剧增加,让政府还本付息变成不可能的任务。而一旦美债违约,意味着美国政府违约破产,帝国经济也随之瓦解。所以,美联储需要持续QE印钞,支持美国政府的运转。但是,随着美国实际通胀增加,美联储已经不敢再继续印钞,从2013年底开始缩减qe规模,到2014年底完全结束qe。 一般来说,国内货币政策因为滞后因素,实施后起到效果大致为半年到一年。而美联储印钞是面对世界发行,在世界经济中循环。在更大的循环过程中,根据美联储qe对美国房地产市场的影响评估,滞后期大致为2-3年。也就是说,即使美联储拖延加息时间,到2015年四季度左右,美国通胀将因为美元加速回流而重新开始抬头,美联储面对新一轮经济停滞加通胀的困境,将不得不加息。而加息则直接威胁到美债,进而威胁到美国政府运转,开始威胁到帝国经济的运转。

 

当危机到来的时候,帝国将暴露虚弱的实质,形势不可收拾。在罗斯福新政初步建立帝国经济的时候,美国是工农业的顺差国,拥有勤俭节约的基督教保守文化、世界最强的教育系统、最强的社会创新机制、最多的创新公司、极少的政府和军事开支等等。但是,到不到80年后的2015年,这些过去的基础已经大部分消失。除了农业顺差之外,美国轻工业大部分转移到落后国家,重工业被日德等国抢占市场,保持着持续的贸易逆差。虽然在2008年后,中产阶级开始节衣缩食,重新储蓄,但是大多数富人和穷人仍然在增加开支,政府和军费开支也规模巨大。在劳动力市场中,重工业领域的人才持续退休,新技术人员群体的敬业精神、知识技能和创新水平与20-30年前相比落差巨大;高科技领域中中印雇员的比例还在增大,而在最需要创新的领域中,中印雇员的主流是为了保住饭碗,自身缺乏创新能力,主观上也没有追求卓越的动力;美国最聪明的人集中在不创造财富,只负责转移财富的金融领域,而金融领域越发达,财富转移的规模越大,对美国社会基础的危害也越大。最根本还是在教育领域,公立教育已经毁掉了一大批青少年,这些青少年成长起来后,他们的子女再经历公立教育,意味着综合素质和能力更差。在林登约翰逊总统实施伟大社会计划50年后的今天,民主党重点照顾争取的黑人群体,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对于很多黑人来说,50年意味着3代人。而在很多黑人集中的地区,公立学校8年级学生中,具有基础阅读能力的黑人降低到20%以下,具有基础数学能力的人比例更低。另外,拉美裔大量进入美国,也整体拉低了美国的教育水平。而大多数白人青少年也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虚空概念的宣传下,追求所谓的个性化,强调心理感受、超前消费,同时放弃基督教保守主义的认真、谨慎、节俭、敬业等习惯,导致心理承受能力越来越差,越来越狭隘短视,失去创新进取精神。另外,2008年只是初步危机,经过几年的消耗后,帝国经济的资源调动整合能力已经基本走到尽头。随着新的危机再度到来,帝国将失去应对能力,不可避免地衰败。

 

新的危机可能将来自中国。如果按照社会形态分类,中国是共产主义帝国,而美国基本符合社会主义帝国形态(参看我在《中国大物理》中的社会形态分析)。在美国多次挽救中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中国后,中国在2008年之后,对美国的帝国经济形成重大支持。20084万亿的实施,比美联储第一轮和第二轮QE更加坚决果断,实际规模也更大,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也越大。连美国主流经济学家们都在为中国欢呼,认为中国的措施得力,希望美国能够效仿中国。当然,既然美国以帝国经济为主,主流经济学家自然也是为帝国进行宣传和服务的人群。而这些主流经济学家的态度表明,他们认为共产主义帝国的资源动员能力更强,比美国这个社会主义帝国更便于操控,而且控制措施更彻底。不过,经济刺激本身就是竭泽而渔的短期行为,进行经济刺激的能力,表明竭泽而渔的能力。而中国在2008年的4万亿是最大规模、也是最后一次、极端彻底耗尽中国所有资源潜力的行为。

 

随着资源潜力彻底耗尽,中国经济从2011年开始逐级崩溃,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进入全面崩溃阶段。从2015年中期开始,将从经济深度崩溃进入社会崩溃阶段。社会崩溃意味着大部分非生活必需品需求消失,大量失业无收入的人群为了生存,开始进行犯罪活动,社会治安开始全面失控。而随着中国社会崩溃深入,尤其是外储清空、外汇管制后,将开启中国大物理进程,预计超过10亿人死亡。届时,美国在中国的所有投资、对中国的所有销售、借给中国的所有款项,都将化为乌有,对美国经济形成全面打击。受到打击之后,美国的帝国经济迅速解体,进而引发远远超过1929年的经济危机以及随后的社会危机。

 

2017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粤ICP备15032271号-1
  •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否则追究法律责任。